首页 > 我是哈利波特 > 第三章 教堂里的交易(1)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教堂里的交易(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入眼的不是想象中高大辉煌的教堂,哪怕只是大门都必须有数人和抱那么大,用着昂贵的黄花梨木或是经过特殊热处理后的钢材,而是一扇很普通的不锈钢门,这座教堂也只是与民居没多大区别的矮小建筑,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推开虚掩的不锈钢门,哈利快速朝里面打量一圈,里面灯光明亮,并且透光性极好,快要下山的太阳余晖没丝毫浪费地照射进来。

  从外面看,这座教堂寒酸得有些逼仄,但走进去,其实内部空间还算是宽敞,教堂最显眼的位置是一处高台,穿白色祭袍的神父正站在那上面,双手捧着本厚实书籍,他所站的高台下侧是圈朝高台簇拥起来摆放的座椅,那种用力一掰便分开或成平板状的折叠式座椅,简易...但确实实用。

  哈利盯着神父,一步步走过去,皇后区离这里有十一公里远,飞行咒语带他来到这片陌生街道,进入一个从没进过的酒吧,静静等待时机,因为此刻自己即将所做之事,必须等到教堂里没有一位信徒时。

  虽然....随着社会发展,除了星期天来教堂做礼拜外,大部分人已经很少去教堂了。

  站在高台上的神父捧着书,抑扬顿挫且庄重地念叨,没过多久,哈利便走到了足够听清的地方。

  “愿恶人的恶断绝,愿你坚立义人,因为公义的神查验人的心肠肺腑。”

  圣经诗篇?

  哈利蹙起眉头,于是翡翠般的瞳孔跟着骤缩,教堂里刮起一阵不明显的风,上方挂着的吊灯轻轻摇晃。

  男孩继续往前走,而高台上吟唱诗篇的中年神父或许过于沉浸了,没有发现哈利,继续念着诗篇。

  “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陷阱里。”

  “他的毒害必降到他自己头上,他的强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脑袋上。”

  “我要照着主的公义谢称他,歌颂主至高者的名。”

  “不从恶人的道路,不站在杀人者身旁......”

  神父正想看书页上后半部分内容,哪知一阵骤急气流经过自己身旁,那圣经便被吹得哗啦啦翻动,等这阵风停下时,中年神父捻着书页,却不知道该翻到何处,自己又从哪里断了开来。

  他想要看看是哪扇窗户没关好,一抬头却发现不知何时,身前站着一个人,这人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身后地面上阴影宛若伺机扑上来的野兽般,而自己看向这人时,这人毫不介意地与自己对视。

  神父镇定下心神,然后,哑然失笑得发现,原来高台下站着的只是一个孩子,这孩子身后那道阴影也仅是落日黄昏下造成的光影效果,臃肿而低矮。

  ‘估摸着是趁自己沉浸诗篇时靠近自己的吧’,神父想,他挂起微笑,柔和地看向男孩,正要说话,男孩却抢先一步说了。

  “害怕不会使你愧疚有半分减损的,神父。”,哈利说,面无表情,仿佛在看一块木头,“这就如你的愧疚不会减免你的罪恶一般,所以即使是在傍晚时分,快要离开教堂前多念几首诗篇也是没任何用的。”

  神父脸僵硬了起来,这孩子....

  他僵硬得眼珠左右摇摆了下,转而道:“愧疚当然不会减免罪恶,但是向神袒露内心的话,你会获得平静哦,孩子,你的父母呢?

  “在家,我自己一个人出门的。”

  “这不是什么好习惯,快点回家去吧。”

  哈利抬起头,露出一个听见笑话后的表情,“难道不问问我来这干什么的?人总不能踏入教堂后却什么都不干,然后大摇大摆得走出去吧!”

  听了这话,神父笑起来,“时常徜徉神的怀抱,感受他温柔气息是有好处的,那么这位...小先生,你来我这是想告解吗?”

  告解?

  男孩犹豫了下,这和自己来这的目的南辕北辙,他来这可不是为了徜徉神温柔气息,相反或许是代替...撒旦来让某个人快点滚蛋下地狱。

  他斜睨起双眼,轻轻点头,不过进入告解室,似乎更不容易让教堂外大街上路过的行人听见.....惨叫。

  走到告解室前,这时神父把圣经放在了高台上的讲桌上,进入了告解室内,告解室内外有通光孔似的结构(或像是开了窗,只是没安置玻璃。),这个结构由一块帘布虚掩。

  帘布后坐着神父,帘布外站着哈利,所谓告解便是,每当人们做下让他们不安的坏事时,或是内心产生了什么罪恶想法,便找上神父,在告解室前一吐心思,以求获取神谅解和净化自己内心。

  帘布后,神父说:“孩子,你有什么需要和我说的?”

  “有。”,哈利站在帘布前,从腰间抽取出魔杖,“我杀了一些人,这些人罪大恶极,所做之事罄竹难书,关键之处还在于我认为法律已经无法解决他们。”

  “就好像这座城市里的英雄——蜘蛛侠一样,我杀了一些人。”

  男孩说完后,教堂内顷刻沉寂,明亮的教堂内部,因此可以清晰听见外面接踵而来的汽车鸣笛声,少顷告诫室内传来中年神父声音。

  “孩子,告解是和神对话,不能乱开玩笑,希望神看在你年纪上不会生气。但是如果你心里已经有这样子的想法,孩子我要告诉你,杀人是不对的,首先这违反法律,然后最重要的,这会让你下地狱,神不会再保护你。”

  “蜘蛛侠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丑,他争先当义务警察,造成许多公民财产的不必要破坏,但是他也没有杀过人啊。”

  “如果你已经在心里默默想着某些人死,那么我希望你虔诚悔改,向神吐露.....”

  哈利抬起魔杖,冷冷地瞅向帘布,“不,神父你没明白,我说的不是彼时彼刻所发生的事,而是此时此刻在发生的事,以及某时某刻要发生的事。”

  他猛地探身前去,一把扯下帘布,接着挥动魔杖,一道巨大阴影从哈利肩膀上爬了起来,把张大着嘴巴要叫出声的神父打飞了出去,腾飞数米,撞在墙壁上。

  与此同时,教堂内光线霎那间黯淡,灯泡一个个碎裂,窗户外的光线像是被人吞吃般凭白消失,化为一团团黑点,黑点外有幸存的光线,以致令黑点有如有圈光晕。

  深红色光芒从教堂地面升起,一团团火焰和熔岩喷射而出,带着呕人的硫磺味,黑暗中的教堂内唯有地上喷射的火焰和流淌的熔浆发着光,空气里开始飘溢类似煤灰的东西,乍看之下竟像是雪花。

  顷刻间,教堂。。。。化作如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