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御兽世界里卖盲盒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见到另外一只母虫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七章 见到另外一只母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这一击符篆下,虫群再一次被清理干净,整片空地已经一片狼藉,树木早就被燃烧一空,就连地面也看不到一根草的存在,泥土都是焦黑的。

  “这次应该不会再有了吧。”唐辉心有余悸的看着那栋建筑,要是再来一波虫群他们可能也就只有落荒而逃一个选项了。

  “周钰,你!”庄白的注意力一直都是在周钰这边的,第一个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现在的他整个人晕乎乎的,精神力已经透支,右臂无力的垂在身边,可能不止是脱臼了。

  “念想术·治愈!”

  庄白急忙放了一个治愈术然后抱住了他,以往都是周钰作为她的依靠,这次她将周钰抱在了怀中,想要尽力保护她。

  “快速治疗!”刘软也冲了过来,对着周钰的手臂放了一个她的治疗,她和庄白的治疗是属于两种不同的,庄白偏向于治疗内伤,而她偏向于治疗外伤。

  余雅也靠了上来,她不仅是培育师,同时也是一位医生,有她在,能保证不会因为两名队友的治疗术给周钰留下什么二次创伤。

  “让我看看,我有学过医术。”如果他的手臂骨折了,在没有打板子的情况下直接治疗的话很可能会导致手臂畸形等情况。

  她用自己白皙的手在周钰手臂上捏了几下,然后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突然一扭。

  “咔嚓!”

  一声骨头摩擦的声音响起,让周钰的手臂位置似乎合理了一些。

  “脱臼了,带有轻微的骨折,不过不用上固定板。”

  三个女孩子围着周钰在讨论他的伤势,三个算得上美女的女孩围着他,让他迷糊之中只闻到几种不同的香味。

  说实话,如果只是一种的话那是一件没事,三种截然不同的香味混合在一起似乎有点刺鼻。

  “咳咳!”

  这反而让周钰意识清晰了一些,这才发现是庄白和刘软余雅围着自己。

  据他所知,庄白是没有用香水的,她身上是一种带着淡淡奶味的体香,另外两人就不知道了。

  关伶也皱着眉头走了上来,有些责备的看着周钰:“为什么不让我来用那个道具?”

  她很清楚的看到,刚刚那一击是周钰手中的符篆发出来的,这种封印着御兽全力一击的道具她并不陌生,甚至还使用过,只不过威力比他这个小多了。

  “如果是我来用的话,完全不会受伤!”

  她有些气鼓鼓的,周钰可是他们这群人的主心骨,如果他倒了,恐怕其他人并不会一条心的在这里一起作战,新的指挥又有谁能当?

  “可是....”周钰轻笑着说道:“使用那符篆需要大量的精神力,这正好不是你擅长的,如果你强行使用的话被抽干精神力,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

  这同时也是他以前不能拿出来使用的原因。

  他这一席话让关伶没了言语,她的精神力确实不强,甚至可以说是低于正常水平的,这也是她这个功法的一个短板,本来她还有其他技能的,但是为了留着精神力使用属性复制,她几乎没练过。

  “让我来背他吧,你背不动的。”关伶伸手抓住了周钰的胳膊,想要让自己来。

  刚刚那一场战斗中她几乎没有出什么力气,这让战力目前第一的她有些愧疚,如果她能发挥作用的话根本不需要周钰来用那张符篆。

  余雅在一边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还是我来吧,我的力气也不小,而且你们来的话容易碰到他的伤口。”

  她伸手想接过周钰,但是庄白拒绝了。

  “我们也懂一些医学知识的,没关系的。”然后看向了关伶,关伶说的很对,但是周钰是她的男朋友,要让他和女人密切接触毕竟有些隔阂,但是关伶的话就好多了。

  关伶也点了点头,“我在军队的时候对于这种伤势很熟悉,让我来吧。”

  林琳看了一眼互相争抢的三人,颇有些兴趣的说道:“要不我来吧!”

  她就是纯凑热闹的,而且周钰确实是她们的领导者,保护他是应该的。

  周哲文在一旁看着几个妹子抢着要照顾周钰,靠在了唐辉身上,小声的说道:“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来照顾他是最好的选择。”

  孟少云笑着戳了戳周哲文的手臂,“怎么?羡慕嫉妒了?你都没有那个桃花运。”

  “什么?我怎么会!我可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然后他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周钰和唐辉,和这两个比起来他好像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透明。

  “好了,我们不要管她们,反正我什么都没看见。”唐辉眼睛看向了别处,做出了一副啥也不知道的表情。

  那边的女孩子们终于决定好了谁来负责照顾周钰,最后还是关伶这个实力强大能保护,又懂得一些医学知识的人将周钰背在了背后。

  而周钰这时候才意识清晰了起来,那股晕乎乎的感觉过去之后他感觉自己很虚弱,而且很困。

  “别让那母虫跑了!”他细小的声音传了出来,但是在场的都是御兽师,大家都能听见这一声,他们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的目的。

  “放心,我一直在让我的母虫注意建筑内的情况,那母虫还在建筑内。”

  一直装透明的唐辉出声了,他手中的母虫一脸渴望的看着建筑内,就差出口说话让这些人类别墨迹了快点进去给它找另一只母虫吞噬了。

  “那就好,快进去吧!”

  孟少云走在了第一个,诅咒娃娃在他的肩膀上,面对那些没有什么智商的凶兽,就算有什么埋伏,他的诅咒娃娃能让它们吃大亏。

  当他们一起踏入那大门的那一刻,他们才发现里面的空间有多大,在外面看起来黑乎乎的大门进去之后却一片亮堂。

  这里是一处巨大的大厅,两边纹着古怪花纹的柱子上挂着几面旗帜,大厅的最中间是一个池子,池子周围画着一些他们看不懂的符号,里面还堆积着满满的白色尸骨。

  而大厅的最上方,是一个阶梯高台,高台之上,几只硕大的闪着光芒的黑色虫子围着一只白白的肥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