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御兽世界里卖盲盒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关伶收到了吊坠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一章 关伶收到了吊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确定其他队友都睡着了之后,周钰身上突然冒出了粉色的雾气,这股武器弥漫了整个营地,并且笼罩在了所有人,包括林琳小队在内的人和御兽身上。

  这是萌萌的天赋技能,此刻正在调解他们的身体,并且加速他们的修炼,恢复精神力等等,不然怎么说梦梦云是最强的辅助御兽呢,这种效果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等这技能放完,粉色的雾气又全都回到了周钰身边,还特意在周钰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才回到了御兽空间。

  周钰这才闭眼真正开始睡觉,至于没有覆盖到的关伶,总会有机会的。

  他睡了不知道多久,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微亮了,差不多到了早上六点了。

  周钰小心翼翼的从睡袋中爬了出来,没有惊动庄白,套上了自己的外套,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揉了一下脸颊,瞬间精神了起来。

  他的右手现在似乎有有些力气了,能简单的做一些动作了,经过御兽师和御兽的治疗,他的手臂好的很快。

  这秘境中没有春夏秋冬,每天都是这种凉快的天气,早上甚至有些冷,他一路来到了山坡上面,关伶此刻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

  “怎么不多睡会!”

  “怎么不叫醒我?”

  两人同时出声,都是在问对方。

  “我说昨天你为什么都不说话的,原来准备好了不叫醒我等到我们自然醒。”周钰坐在了她身边,看向四周,此刻的树林格外的寂静,甚至比晚上还寂静,晚上还会时不时有野兽的叫声。

  “睡不着。”关伶摇了摇头,将头埋在膝盖处,声音有些小,似乎有些悲伤。

  周钰还是第一次见到关伶露出这种姿态,有些愣住了,不明所以。

  “你说我是不是攻击手段太过单一,昨天我都没法帮你们,只能看着你们在努力对付虫群,我讨厌这种排不上用场的感觉。”关伶扁着嘴,这让她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怎么会?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处,你对付虫群确实不擅长,但是如果遇到单只凶兽,你会是我们这里最强的战力。”周钰摸了摸她的头,“别乱想了,去休息吧。”

  “你知道为什么这届少战队是到了高考前才临时组建的吗?”关伶突然说道。

  这周钰还真的不知道,少战队这种东西距离原本的他太远了,根本没有关注过。

  “我原本是有一个小队的,那才是真正的少战队,他们各个实力强大,甚至有一个队友比我还强,我们六人都是兽巢前线士兵的孩子,出生就在战场附近,从小就接触战斗,长大后从事各种任务。”

  “当时同龄人里面,就我们六个最强,所以所有人的希望都放在我们身上,就连等级比我们高的那些军官也对我们客客气气,但是这是有代价的,那就是我们需要接取一些十分危险的任务。”

谷</span>  “在一次任务中,我们面对的是一群B级的莫树蛙,这种凶兽属于群居,还和绿毒蝇是共生关系,我的朱厌身上爬满了绿毒蝇,被它们寄生幼虫,一点办法都没有,全靠队友在对付。”

  “但是....但是最后只有我活下来了,他们为了让我先走,用非常直白的话告诉我,我的御兽不适合对付这种群体凶兽,留下来也只能拖后腿。”

  “我知道他们是为了让我不要管他们直接走,但是他们说的话却是实话,等我找到援军赶到的时候,只看到六具被啃噬干净的白骨,还有他们的御兽骸骨。”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想要契约一直能应对这种情况的御兽,至少不能拖后腿,但是这次又是这样,我只能站在屏障中看着你们战斗,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可是我的修炼从那之后就像是停滞了一般,再怎么修炼都无法突破到四级,原本按照军部的预估,我应该早就突破了才对。”她说道这里眼眶已经有些微红。

  周钰摇了摇头,这还是因为关伶的性格太过强势,她总是想着自己来保护队友,不管遇到什么危险,她总是冲在第一个,可是人不是完美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

  “关伶!”

  周钰看着这个只到自己胸部的女孩,如果不知道她的真实年龄,可能会以为这是一个初中生。

  “你是小队的一员,小队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分工,我知道你实力很强,你也很想要保护队友,但是你想一想,如果不管什么事情都是你来解决,那其他队友呢?”

  “而且队友,是互相依赖的,是互相补齐对方的短板的,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将自己的长处去弥补其他人的短处才是一个小队应该有的样子。”

  “我相信一句话,真正厉害的小队并不一定要六个最强的人待在一起,而是像一块拼图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口,也都有自己的特长,正确的六个人走在一起后,就像拼图拼在一起之后却没有一丝缝隙。”

  “而你,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最后一块拼图!”周钰从怀里拿出了一条吊坠,放在了面前。

  关伶看着这条吊坠一愣,心中升起了一丝欣喜,但是随后又一阵难过。

  “我知道,你必须退出军部才能加入我的小队,但是我不强求,你可以再考虑,我只是向你表明,只要你愿意,那么你就是我们小队的一员。”

  随后周钰拉过关伶的手摊开,将吊坠放在了她的手心,“你随时都能带着吊坠来找我。”

  这相当于一个承诺,承诺关伶能随时加入他们。

  “噗呲!”关伶看着周钰,突然笑了出来,“我原本来的目的是要邀请你进入军部的,没想到现在被你邀请脱离军部加入你的小队。”

  “不过我会认真考虑的,这吊坠现在是我的了,不会还给你了哦!”关伶抬起头,似乎恢复了之前那个傲气满满的样子。

  “你想守夜你守吧,我要去睡觉了,不陪你了!”她甩了甩自己的头发,干净利落的往营地走去,留下周钰在山顶微笑着看着她的背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