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为金钱帮主 > 第三章、萧十一郎

我的书架

第三章、萧十一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间小小的茶馆,茶馆中有两个不寻常的人。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不寻常。

  男人魁梧健壮,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时候予人一种说不出的粗犷豪迈,这是个看上去可顶天立地的男人。

  不少人也都频频朝着男人方向望来。

  可这汉子也知晓这些人并非是看自己,而是看身边的那个女人。

  男人身边的女子是很美丽的,这种美丽是很风情的,简直风情万种,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成熟风韵,这个女人一举手一投足都足矣勾走男人的魂魄。

  她不是大家闺秀,绝不是大家闺秀,不过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都会令人心醉,即便她破口大骂也会有男人认为她很美艳动人。

  此时女人便以一种骂的声音开口了。

  他们也在讨论不久前高通的惨死。

  “一剑穿心高通居然死了,算这混蛋运气好,避开了老娘我的千刀万剐。”女人托着腮帮忽然轻笑道:“可有一点是很奇怪的:沦落为三流帮派的金钱帮居然有人能杀了高通,而且居然一剑杀了高通,若此人是和高通正面对决杀了高通,那么这人的本事必然不弱。”

  汉子仰头灌了杯酒,轻笑道:“点苍派的人已为高通收尸了,而根据传来的消息高通的确是被人一剑穿心的,而从剑伤的部位来看,的确是被人一剑穿心而死,可以推断得出这个叶尘的剑法必然很好,否则也不可能一剑穿了高通的心。”

  女子冷笑道:“倘若他连高通都杀不了,又怎么有资格当夺命剑客荆无命的弟子?否则荆无命也不会如此放心离开金钱帮了。”

  汉子也不得不承认:“根据不久前传出的消息,叶尘不但是荆无命的弟子,也是上官小仙的夫君,未来金钱帮的帮主,而高通因见色起意才被叶尘所杀。”

  女子也喝酒,喝得一点也不比汉子少,她喝酒的样子甚至比汉子更豪气,却也更有风情。

  女子擦了擦嘴角的酒水,道:“可如今高通死了,我们这一趟算是白了,不过我倒是对那个叶尘起了兴趣,要不你陪我去看一看。”

  汉子苦笑了一声:‘我可以拒绝吗?’

  女人抬手就拍了一下汉子的脑袋:‘你会拒绝吗?’

  汉子又只能苦笑一声,他自然不能拒绝,这个世上又有几个人敢拒绝风四娘的要求了。

  汉子无奈的倒了杯酒,他刚要喝下,喝酒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汉子忽然道:“或许我们不用跑去金钱帮看了。”

  风四娘有些诧异,她望着汉子。

  倘若这汉子不是萧十一郎,风四娘绝不相信汉子的话,可这汉子偏偏就是萧十一郎,因此风四娘也不得不相信了。

  风四娘顺着萧十一郎的视线望去,他瞧见一个年轻人骑着健马已停在茶馆前,随即走入了茶馆。

  风四娘偏头问萧十一郎:“你说他是叶尘?”

  萧十一郎指了指已出门迎接的茶馆老板道:“这个茶馆是金钱帮的产业。”

  众所周知,自上官金虹死后,金钱帮简直是名存实亡,金钱帮上下根本没有什么弟子了,众人对金钱帮的敬畏也已不再了,如今这个茶馆老板却对那年轻人如此尊敬。

  这人自然是叶尘了。

  风四娘、萧十一郎交谈间,叶尘也已进入茶楼,在一处早已准备好的茶桌前坐了下来。

  茶水器具都已准备好了,叶尘随时都可以喝茶,但叶尘动了没有动,一双眼睛望向窗外,只要有一点脑子的人都应当看得出叶尘在等人。

  可叶尘到底在等什么人呢?

  自叶尘进入茶楼以后,刚才喧哗热闹的茶楼此刻已经寂静无声了,似乎二十年前金钱帮的威严再一次回来了。

  风四娘、萧十一郎自叶尘现身的时候,萧十一郎、风四娘便在打量叶尘,萧十一郎越看越觉得深不可测,但风四娘越看越觉得有趣。

  忽然风四娘起身走到了叶尘面前。

  风四娘望着叶尘直截了当问道:“你就是杀了‘一剑穿心’高通的叶尘?”

  叶尘淡淡一笑:“我是,你是不是风四娘?”

  风四娘微微一怔,道:“你知道我?”

  叶尘道:“风四娘大名鼎鼎,谁人不知呢?更何况这里是金钱帮的地界,倘若姑娘这样的大名人来了,金钱帮还不知的话,那么金钱帮也不必存在了。”

  叶尘转过头对萧十一郎拱了拱手,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可这一拱手却令萧十一郎心头一震。

  萧十一郎知晓他的身份也被叶尘看出来了。

  风四娘也看出来了,她原本是带着几分打趣来瞧这段时间武林之中名头颇为响亮的叶尘,可才短短几句话风四娘发现叶尘实在有些高深莫测。

  不过风四娘这一生之中却也没有怕过什么人,更没有怕过事,她在叶尘面前坐了下来,可她才刚坐下,叶尘便开口了:“我在等人,如今这里恐怕不是风女侠应该坐的。”

  风四娘道:“为什么?”

  叶尘淡淡一笑道:“因为这是一场要命的约会,我也不知道是我要他的命,还是他要我的命,我只希望他不能要了我的命,我也不能要了他的命。”

  风四娘面上也已没有了笑意,她已站起身,望着叶尘:‘你要等的是谁?’

  叶尘笑着指了指窗外的街道上,道:“他已经来了。”

  街道上有一个人正走进茶馆。

  任何人只要瞧这人一眼,大概也没有法子忘记了。

  这个人的特征实在太明显了。

  他只有一只脚,是一个独脚老人!

  这个老人拄着拐杖,走入了茶馆。

  这个老人虽然拄着拐杖,却健步如飞,四肢健全的男子也未必有这个老人走的快。

  风四娘顺着陈风视线望去的时候,老人已走进了茶馆。

  风四娘收回视线的时候,那个老人也已上了楼,立在了楼梯口的位子。

  那独脚老人隔着三丈盯着叶尘。

  叶尘也抬头望向独脚老人,微微一笑道:“你来了。”

  老人声音如雷,道:‘我来了。’

  话音落下,老人便动手了。

  老人抬起拐杖狠狠打在木板上,砰的一声,一块木板飞跃而起,随即就如离弦之箭打向叶尘。

  这出手实在很突然,任何人大概也想不到这个老人会突然出手,任何人也想不到这个独脚老人的出手居然如此可怕,即便是萧十一郎、风四娘也想不到这老人的武功居然如此可怕。

  风四娘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块木板已越过她的身侧,发出尖锐破风之声对叶尘的面庞狠狠砸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