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涛黄琦郭芙 > 第113章 拘魂摄心

我的书架

第113章 拘魂摄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王涛向将军府急掠之时,昨夜在铃楼之前清扫杂物的白发老翁,缓步从铃楼之侧的阴影里,向外走去,手中还轻轻的摇晃着一个精致至极的虚幻铃铛,一阵阵音波,自内而外的如同涟漪一样传开。

“拘魂摄心?鬼界的人?”

麻衣老者韩周目光如炬,阴沉着脸冷喝一声,身侧长剑应声而出,一阵金色的光芒带起,正是大周皇朝的不传之秘《轩辕诀》的功法运转,韩周没有向铃楼方向而去,而是直奔正南方的城墙,抬手便是一剑,庞大浩瀚的金属性剑气裹挟着雷霆之威,将临轩城的城墙直接撕开了一个口子,但是剑气仍然是没有丝毫的迟缓,继续向前。

“轰”

一声巨响之后,城外的铃声戛然而止,烟尘散开,万妖铃的器魂静静的悬浮在那里,虚幻的铃铛散发着淡淡的微光,毫发无损。

周铃面色阴沉,没想到这世间真的有如此秘法,竟然能将半帝之兵的器魂拘捕,周族心血秘术再出,将万妖铃器魂牵引而回,但是城中的铃声依然未绝,躺在邱月夜怀中的秋月,面色苍白,嘴角的鲜血一缕缕的流出,明显是受了严重内伤。

城外距离韩周数十步之外,那白发老翁佝偻着腰身,双手交叉在长袖之中,一脸的慈笑与此时的场景配合,显得那样的突兀,而一阵微风轻拂而过,铃楼之前的那个白发老翁,身形缓缓消散不见。

本来端坐在次首座之上的陈世柳陈道长,眼中精光一现,身侧的道剑轻吟,就待主人一声令下,便要离鞘而去,将邪祟斩于剑下。

陈世柳对面的华衣老者嘴角泛起一丝玩弄的笑意:“鬼影残踪,当年鬼界偷学我云梦山的绝技,如今看来依旧是不伦不类,怎么?丰都开了?”

虽然相隔几百步,但是那白发老翁依旧将华衣老者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开口之后,与他慈祥的面容相差太远,这老者声音如同鬼魅,形似地狱,让人不寒而栗:“这南陲邱家面子还是大啊,竟然连云梦山的人都来了,难不成阁下便是王辰?”

此言一出,有点诛心的意味,因为传闻那云梦山的邪剑,与大周皇朝长公主有过一段孽缘,不过此等坊间传闻,真假难料,此刻这鬼界老翁的故意问之,自然是要乱了大将军邱延的道心,可惜化灵期的大修行者,岂能被这几句真假未定的言语乱心。

“鄙人,云梦山当代对外主事人,王祥,还有,我家三爷的大名,岂是你可以直呼?”来自云梦山的华衣老者,目光一沉,右手微微抬起,在场之人,境界不至化灵修士的佩剑,都轻轻颤动了一下。

那鬼界老翁看到王祥如此,一改之前的轻松之态,面色也开始严肃起来,正如同王祥刚才所言,他所用的身法,虽然不是鬼界至高身法,但是依旧可以在别人面前引以为豪,可惜的是,云梦山的残影鬼步,才是天下正统,他可是不敢托大。

此二人表态之后,剩下的来客并未说话,各自心怀鬼胎,多数人自然是想看看这南陲邱家的笑话。

“二位不用出手,我南陲,料理一个小小的鬼界余孽,还是绰绰有余的。”邱延手中已经握上一张神弓,抬手对着那鬼界老翁便是一箭而去,金箭乃是天下利器,无坚不摧,但是其中有深隐着无尽的生机,箭尾的风系真气为这一招提供了更迅捷的速度,一箭去,瞬间至:“老夫不管你是如何越过丰都结界出来的,但是既然出来的,那就不用回去了。”

鬼界老翁双手离袖,抬手便是一道鬼影分身直奔那三系金箭而去,脚下微动,就欲离开这是非之地,毕竟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再也没了什么停留下去的意思,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何苦硬要个面子呢?

但是他想走,自然也有人更多的人不想让他走,韩周手持长剑已经近身,鬼影分身更是被邱延化灵期的三系金箭一击而碎,虽然金箭黯淡五分,但是箭势不减,依旧直奔他真身而去,鬼界老翁此刻真的慌了神,他还是小瞧了腾龙大陆的修士,无数年没有战乱,但是腾龙大陆的修士,无论是实战还是境界,都不曾丢下一丝一毫。

一箭加一剑,鬼界老翁的真身轰然炸碎,韩周倒持太阿凌立虚空,双目如同鹰眼一般扫视四周,凝重的面色依旧不改,这一切也太简单了,能跨过丰都结界来到腾龙的鬼界高手,不可能如此简单就会被击杀,但是这天地之间确确实实再也没了那白发老翁的气息。

邱延对着韩周点点头,后者领会,御空离去,巡查四周,就算是那鬼界老翁用了不知名的秘法暂时隐匿了气息,想必也不会离开太远,只要他想利用神通离开,必然会引动天地律动,那时候他就再也无所遁形了。

而此刻的王涛,已经到了将军府之外的围墙之上,看热闹的人众多,虽然头顶斗笠的王涛略微显眼,但是此时此刻都没人注意他,所有人的目光自城外收回,转移至婚姻正堂之上,纯衣纁袡加身的秋月,此刻躺在这南陲世子怀中,嘴角那一缕殷红,配上略显苍白的脸色,眼中的柔情不减,真乃堪称世间绝景。

“对不起。”

两声道歉,从两位新人口中几乎同时说出,她是怕连累南陲,他是因为没能护住她不受伤害,此情至真,可惜此景却是大煞。

邱月夜看着怀中的佳人,无声的柔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要再说了,我都懂,秋月也笑了,笑的很幸福,虽然她知道自己,或许活不过今日了。

“大周南陲要与妖族联姻,怎么我们一点风声都不曾收到?前段时间听闻大周皇朝的舰队去了沧海,怎么?是要打开沧海妖界的大门吗?”

一声阴阳怪气的疑问从人群中传出,若是之前有人这么问,定然会被南陲邱家揪出来打杀,可惜此刻将军府内已经没心思再去理会是谁说的这句话,因为,就算只有‘妖族’两个字是事实,那么,整句话的真假,自然也就没那么多人去考量了,有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同来自阴诡地狱之中的笑声,此刻再次不合时宜,却又是恰到好处的响起,韩周拎剑而至,可惜的是,四面八方都充斥着那鬼界老翁的气息,仿若无处不在,但又无一处在。

“你南陲邱家不行,大周皇朝不行,妖族更是不行,大世之争,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这句话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畔,鬼界独特的音波攻击,让在场之人一时间无法找寻到鬼界老者的真身所在,无法对其进行狙杀。

陈世柳本来微闭着的双目陡然睁开,手边道剑刹那间带着一声清脆的金鸣之音离鞘而去,正是武当太乙玄门剑的第三剑:拨云见日。

虚空炸碎,这一剑直接从原本什么都没有的虚空之中,将鬼界老翁的身躯带出,剑气搅碎了他的魂魄,道剑在半空回旋一周,再次归鞘。

但是还没等有人吹捧这一剑的时候,那阴诡地狱的声音再次响起。

“武当山?可笑罢了,道门末路,可笑可笑。”

王祥本来有节奏轻轻敲击手边桌面的双指突然用力狠狠砸下,一道虚幻的剑影从高空笔直落下,这道剑影比寻常三尺青锋大了五六倍,但是轮廓极为清晰,正是云梦山演武场正中心的那柄巨大石剑的虚影。

“王家,沽名钓誉,你们必将......”

那阴诡的声音到此中止,天地之间的所有气息都消散的无影无踪。

“腾龙剑巅,名不虚传。”陈世柳微笑着轻轻点头。

王祥点头回礼:“若不是陈道长的抛砖引玉,老夫这一剑,也是无从下手啊。”

常言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乍一看来,武当与云梦的剑术差距甚大,但是二人如此一言,便是将那些没有看懂这两剑之人的心中疑惑解除,一引一斩,只能说此二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遥远的鬼界之中,阴风如刀,无尽的黑暗笼罩着紫色的大地,数不尽的孤魂野鬼游荡,没有一点点的生命气息,一处高大的祭台之上,被黑雾缭绕的一个身影突然剧烈的颤动,良久才平息下来,明显是魂体受了严重的伤害。

“云梦...”

“武当...”

充满的怒意的四个字,自祭坛传播开来,所到之处,万鬼臣服,一个个魂魄都匍匐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对帝王这股不知名的怒意,没有一个鬼敢质疑,阴风吹动的更大了,天上那轮虚幻的血月,开始有了些许凝实。

有一道身披黑袍的身影,缓缓的落在了祭坛之上,这道身影身上的生气,与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分身被击碎,对你来说根本就是无伤大雅,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任谁都无法独善其身。”苍老沉稳的声音,从黑袍之下缓缓传出。

“妖界那边,希望真的如你所言,腾龙,终究要回去了。”黑雾之中也传出声音。

一人一鬼不再言语,都同样抬起头看向天上逐渐开始凝实的血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