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天晚上,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偷偷的摸进了范府,并未让人察觉,他一路向范府内范闲得房间前进。

  走到范闲的房门前时,他停了一会,就是这么一会,房内的范闲就察觉到了门外有人,随后泡了一壶茶便躺在了床上。

  黑夜人进了范闲的房间,刚走到范闲的床边时,范闲起了身。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范闲边说边眼泪汪汪地扑向黑夜人的怀里,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只是范闲的双手太短,所以环不过来,只好用力地抓着黑夜人的衣服,似乎是怕对方就此跑了。

  也许是因为抓的时候太用力,所以嘶的一声,范闲的手上便撕下了黑夜人的一块布料。

  夜行人眉头一皱,也不见他怎么动作,整个人便从范闲的怀抱里脱身而出,呆呆地站在原地,似乎是在思考为什么这个司南伯爵的私生子要叫自己爸爸。

  “爸爸你终于来看我了,你还以为你不要我了。”范闲眼睛泪汪汪的说道。

  “我不是你父亲。”黑衣人说道。

  “不,你就是,他说的。”范闲指着桌子旁得空气说道。

  那黑衣人听了后,转身过去一看,没有人!黑衣人心里有点怵的慌。

  就在黑衣人发愣的时候,范闲跑回床上,拿起枕头就往那黑衣人得头上砸了过去,黑衣人倒在地上,随后又起了身,范闲又是一枕头砸过去,枕头碎了黑衣人便也昏倒了过去。

  而范闲却不知道他只是砸晕了黑衣人,他以为自己砸死了黑衣人,范闲得心里很慌。便急匆匆的跑出了范府。

  范闲跑到了范府对面一条街得杂货店铺门前。

  急忙敲着门

  “铺子关门了,买什么,明天再来吧!”铺子内的人说道。

  “有人要杀我!”门外的范闲急忙说道。

  “要不要我替你报官。”门内的人平静的说道。

  “你总得管管我吧!五竹叔!五竹叔,你快开门”范闲说道。

  屋内得人开了门。

  范闲走了进去。

  “我杀人了!!!”范闲说道。

  随后,五竹变跟着范闲回了范府。到了范闲的房内,到了黑衣人的面前,扯下了黑衣人的面罩,摸着动脉“没死。”五竹说道。

  这时,黑衣人动了一下。

  “要醒!”范闲说道。

  说着就把凳子拿起来,对着黑衣人的头又砸了下去。黑衣人又晕了过去。

  “他叫费介,是京都检察院第三处的主办,是自己人。”五竹说道。

  “啊!那为什么我砸的时候你又不说。”范闲说道。

  “你又没问!”五竹说道。

  “那怎么办,前前后后砸了三遍,他不记仇吧!自己人为什么长这么猥琐!”范闲说道。

  随后,范闲便把费介扶到了一旁,让他靠着墙坐着,而范闲则看着书。

  过了一会,费介醒了。

  “哎呦。”费介摸着头说道。

  “你醒了”范闲说道。

  “我刚才怎么了?”费介对着范闲问道。

  “你刚才坐着睡着了。”范闲对着费介回答道。

  费介感觉到头很痛,摸着头后面,手上有血,把手拿给范闲看。

  “你其实被人砸晕了。”范闲说道。

  “是你吧!”费介对着范闲说道。

  “不是我呀!”范闲急忙回答道。

  “不是你是谁啊!”费介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