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闲掘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抱歉,因为我现在读高二,所以还有寒假作业,所以。。。

  “上什么课?”范闲问道。

  “学医。”费介回答道。

  “学医?”范闲说道。

  随后,费介喝完粥后,便回到了范府给自己安排的房间内睡觉起了,而范闲也回了自己得房间休息。

  到了晚上。

  费介起了床,到了范闲的房间门口。敲响了范闲的门。

  “谁啊?”范闲说道。

  “我,费介,你老师。”费介说道。

  范闲听后便开门去了。

  “老师,大半夜的您来我这干什么呀!”范闲问道。

  “当然是学习啊!”费介说道。

  “学习?现在?”范闲说道。

  “没错,学医,就得现在才好学,好了,不要问了,跟我走吧!”费介对着范闲说完话后,便向着范府门外走去了。范闲见此也是无奈得更了上去。费介和范闲一路出了城。

  “这是乱坟岗。”费介指着周围说道。

  “看得出来。”范闲说道。

  随后费介指着周围的坟墓说道“那就,选一个吧!”

  范闲看了看周围的坟墓,指着其中得一个墓说道“就他了。”

  “那就去挖吧!”费介说道。

  范闲听后也没有说什么,就拿着周围的一个墓碑就开始挖墓了。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范闲才挖好了墓。

  “好了。”范闲拍了拍手说道。

  “开馆。”费介说道。

  “好的。”范闲回答道。

  “哎,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费介问道。

  “问什么?”范闲问道。

  “为什么掘坟开馆。”费介说道。

  “得先了解人体啊,找个死体解刨,作为学习的第一步,挺正常的啊!”范闲回答道。

  “呵呵,开。”费介笑了一下喝了一口酒后说道。

  随后范闲便开了馆。费介走了下去,拿出了一把匕首,那给了范闲。

  “尸体还算挺新鲜的,刨开看看。”费介说道。

  范闲接过了匕首,看了看尸体,有一点迟疑。

  “你是不是害怕了?”费介说道。

  “都是细菌,总得来个保护吧!”范闲指着尸体说道。

  “什么是细菌哪?”费介问道。

  “总之是很脏的东西,好歹带个手套吧!。”范闲无奈拿出双手的说道。

  “刨尸,是在细小甚微处做文章,手套臃肿,刨尸和其不便。”费介说道。

  “不是冬天带的那种,手术手套非常的薄,贴着手的那种,懂吗?”范闲解释道。

  “你说那手套,我……我从来没有听过,你动完刀,你。你好好洗手不就完了。”费介说道。

  范闲没有再说什么了。便去刨尸了。

  “五竹叔很厉害?”范闲边刨尸边对费介问道。

  “可以和四大宗师比肩,五大人不怎么出手,名声不显,不然这天下宗师就有五位了。”费介说道。

  “我娘和五竹叔是什么关系啊!”范闲问道。

  “五大人是你娘的仆人。”费介解释道。

  “那我娘岂不是更厉害?”范闲说道。

  “你娘确实是天下无双啊!”费介说道。

  “那我娘当年是怎么死的。”范闲追问道。

  “那不能说。”费介摇着头说道。

  “你就透露一点嘛。”范闲撒娇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