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人不是别的,正是给少年好生一番戏弄的朱家兄弟。

  这俩家伙为何会来到这里的?敢情这对贼兄弟,遭受到人家的戏弄,不出心头这口恶气,实在憋屈的厉害,互相搀扶着一起往家赶,碰巧也来到镇子上,偏偏又瞧见少年的小红马拴在茶楼的门外,心中既喜且恨,正想着悄无声息地走进茶楼来寻人,怎料到,被小红马一声长嘶给破坏算计。少年微皱眉头,暗暗叫苦:“娘的!冤家路窄!”

  少年见贼兄弟走到近前来,并不惊慌,单手支颐,仰瞧二贼,呵呵笑道:“呦!二位来得好快呀!赶紧地,坐下来喝杯茶吧!”

  贼人心头有气,并不发作,狠狠地瞪视少年一眼,闷“哼”一声:“兔崽子,看你这回怎么逃?”索性,搬过两条凳子来,挨坐桌前,随时准备动手“报仇”!

  瞧这二位满面的怒气,两对小老鼠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口中发出“呲呲”的磨牙声,真恨不得立时将自己给生吞活剥了。少年心里明镜似的,方才戏耍贼人成功,只不过是占据了有利形势,如今与二贼同挤在这间窄小的茶楼里,如果真得动起手来,以一敌二,自己万万占不得半点上风。眼珠一转,忽生一计。

  少年端起一杯尚温的茶水,朝二人轮流作了一揖,伸伸舌头,嘻嘻笑道:“来!小弟不才,先敬二位大哥一杯茶水,以赔不是!”二贼一瞧,呦呵!敢情这小子,倒也识进退,眼见形势不利于己,服软了!互相瞧了对方一眼,点头示意,心中另有盘算。

  趁贼人错愕之际,少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将茶水朝坐在对面的朱大面上直泼过去,反手将茶杯子(cei)到坐在自己身左侧的朱二脑袋瓜子上,“泼”、“cei”一气呵成,容不得半点迟疑,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少年麻溜地起身朝右后侧转身,一脚踢翻凳子,拦截到朱二的跟前,脚下发力,一阵风似的夺路出门。

  贼人朱二离他虽近,然毕竟身上带伤,形动迟缓,待到起身来追,少年早已奔出门外。眼见少年逃走,二贼气得“哇呀呀”一通乱叫:“奶奶的,捉住他!”朱大用袖子将脸上的茶水胡乱抹一把,抬脚追出门去。朱二倒是不慌不忙,气定神闲的倒了杯茶水灌下,又抓过一枚枣糕㩙进嘴里,这才起身挪步出门。茶楼的伙计一瞧这阵势,瞠目结舌,心中甚是疑惑,伸手搔搔头,轻声喃喃道:“嘿!好家伙,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呀?”心中颇为好奇,索性也不做活了,三两步奔到门前来,斜倚靠着门框,张头探脑,观瞧热闹。

  且见少年奔出茶楼后,并未立时逃走,而是站立街道中央,双手掐腰,格格笑个不停,一面笑,还一面直朝贼人招手挑衅:“来呀!来呀!有本事再过来呀!”

  朱大眼见对方如此嚣张,心头火气更盛,“哇呀呀”一通乱骂,抡起锤子一般大小的拳头,犹如黑狗熊出栏一般,直朝少年身前猛扑过去。少年眼见贼人来势甚是凶恶,不敢硬接,巧挪步,微侧颈,避过贼人的拳锋,由下往上巧挥拳,“啪”,正揍在贼人的鼻梁骨上,疼得这家伙嗷嗷直叫,张开鹰爪似的双手直抓少年的肩头。少年嘻嘻一笑,来一个低头弯腰,直接从贼人腋下钻了过去,绕到身后,一抬脚,“呯”,踹在了朱大的后腰上,一个趔趄朝前扑,一个噔噔往后退。贼人大怒,回手又是一拳,少年闪身避过,贼人追上前来猛扑,少年伸脚朝他腿上一钩,“咕咚”,贼人立时摔倒地上,少年欢呼雀跃,附掌大笑,甚是得意。

  双方你来我往,交锋数十回合,任凭朱大如何蛮冲猛突,抡拳踢脚,少年始终不与他正面冲突,只是轻巧地闪躲腾挪,避开对方的纠缠,见缝插针,乘隙发动攻势,直揍得贼人晕头转向,臭汗透体。

  朱二见兄长频频不能得手,反而被人给当猴子耍,气得两眼直冒火,也顾不得疼痛,“哇呀”一声暴叫,左高右低,一瘸一拐地直蹦上前,张开双手猛扑少年。

  且说这时候,少年正顾着戏耍贼人有趣,一时意得志满,竟未曾提防身后有人袭来,待到发觉,为时晚矣!见贼人已扑到近身前,惊得面容失色,暗叫“不妙”,急忙侧转身,躲过贼人的双爪,可毕竟迟了一些,还是给贼人的指尖擦胸而过,微觉生疼!

  朱二偷袭未能成功,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地上。可他并不恼怒,两只小老鼠眼睛直盯着自己的爪子瞧个没完,呵呵傻笑个没够。朱大见他这般怪状,还以为他得了失心疯,“啪”,搧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喝斥道:“咋的啦?抽疯呢你?”

  朱二并不恼火,依旧呵呵傻笑:“哥!他……,她是娘们!”

  “啥?”朱大瞠目咂舌,不明所以。

  原来,眼前这位少年,果真是一位正值妙龄的女子乔装。她姓吕,闺名欣童,乃是关西一带赫赫有名的,松月山庄庄主、人称“铁臂神拳”吕松吕效尧的独生爰女,年芳二九,只因和家人怄气,受了点儿委屈,一时气不过,这才巧扮男装,偷偷溜出来玩儿的,怎奈稍不留神,被人给识破身份不说,还给人家碰到了私密部位,姑娘家又羞又恼,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宛如熟透了的杏子一般,气得直顿足。

  朱大闻听兄弟之言,起初还不敢相信,壮着胆子上前细细观瞧,但见她怒目圆睁,柳眉倒竖,银牙微咬,小嘴嘟嘟,秀气俊美的脸上泛起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方才快活得意的神色完全消失不见,俨然一副青春美少女发怒的模样。朱大心头的火气顿时减半,有道是,“好男不跟女斗”,既知对方是女儿身,如再厚着脸皮冲上前去与人家硬缠蛮打,岂不为人齿笑!双手抱拳,施礼道:“不知姑娘因何要与我兄弟二人为难?”

  吕欣童给人家占了便宜,岂能不恼火?更兼她是松月山庄的大小姐,众星捧月,一向娇惯的厉害,平日里只有她欺负人,哪儿有人敢欺负她?骨子里的小野蛮脾气被彻底激发了,“哇呀”一声尖叫,挥拳便打!贼人朱大顿觉惊慌,连连朝后闪躲避让,却不料,这位吕大小姐恼羞成狂,得势不饶人,稚嫩的粉拳毫不客气地招呼到他的身上。朱大一面忙于招架,一面竭力辩解,却哪里还凑半点效?眼见姑娘家犹如发了疯一般,急忙转身逃走,避开锋芒。怎料,朱大前脚才刚逃上街旁药材铺的石阶,姑娘家业已追到,照他飞起一脚,“呯”,正踹在这家伙的屁股上,“库擦”闯进了门里,“咕咚”栽趴到地上。

  且说这时候,药材铺掌柜的正在柜台前忙着盘算账目,冷不丁地闯进一人来,还是以这等“绝妙姿势”进入到店里来的,掌柜的先是一惊,转而笑道:“呦!客官买药啊?”

  朱大被摔的痛楚难禁,“哎呦”了几声,喝道:“我不买药,我是给人踹进来的!”

  “啊?”掌柜的一听这话,甚是好笑,朝门外一瞧,可不是么?只见外头街上俩人正打着呢:一个个头稍微高些的瘦子,被一个个头稍微矮些的瘦子给逼得连连倒退,眼瞧个头稍高的瘦子被个头稍矮的瘦子给揍的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可个头稍矮的瘦子仍不打算放过个头稍高的瘦子,到最后,个头稍高的瘦子,“咕咚”仰栽地下,再也不能动弹分亳,个头稍矮的瘦子仍不解气,抬腿朝着躺在地上瘦子的屁股狠狠地补上一脚,这才心满意足,蹦蹦哒哒的转身离开。

  街上围观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凑上前来,俯身一瞧,哎呦喂!朱二这家伙,被人给揍得那可真叫一个惨呦:

  脸给打成了彩屏的,脑袋给打成了震动的,耳朵给打成了和弦的,门牙给打成了移动的,舌头给打成了直板的,鼻子给打成了翻盖的。用现在的话来讲,活脱脱一款手机限量版。

  朱大由药材铺走到街上,凑过去一瞧,眼见自己的亲弟弟,挺躺在地上一动也一动,只有进的气儿,没有出的气儿,心疼得直哆嗦,差点儿没掉下眼泪来,再也难以容忍,“哇呀”大骂一声,挥拳直朝吕欣童身后猛扑过去。

  且说这时候,吕大小姐正忙着解拴马的绳索,准备离开镇子赶回家去。忽觉身后一阵恶风袭来,柳眉倒竖,碎玉微咬,回转身来抡拳便打。岂料,姑娘家的拳头并不曾挨上贼人身上的衣物,耳中闻听“哎呦”一声惨叫,朱大两脚离地,瞬间朝后倒飞了出去。

  也许有人会说了,咦?不对呀!没揍上人咋飞出去了?难不成活见鬼了?

  看官,莫要忘了,吕大小姐身边可还有一匹身如漆碳的小红马呢!这匹小红马极具灵性,贼人身后扑来之时,它早已惊觉:好小子,敢对我主人不利,这还得了?有道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人能忍马儿也不忍”,纵起后蹄,“呯”,一蹶子将贼人朱大给踹飞了出去。要我说,朱大呀!你小子这不是茅坑里翻跟头——找死嘛!挨到马蹄子上,能好受得了么?纵使踹不死你,至少,半条命总没了罢!活该!自找的!

  吕大小姐眼见自己的马儿立下此等功劳,心中甚是喜悦,手抚马儿鬃鬓,连声赞道:“好样的,小红!回到家里,姐姐一定好好犒劳犒劳你!”小红马得到主人赞许,伸出舌头舔舔主人嫩白如雪的手背,纵声嘶鸣,神态甚是得意!

  吕欣童认镫上马,一声呦呵,纵马离了镇子,按原路返回家去了。

  酉时将近,暮色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堆满绚烂晚霞的天空,也渐渐地平淡下来,没有了色彩。黄昏降临,一弯新月悄悄升上枝头,在它的周围,还有几颗星星发出微弱的光亮。

  “吱”地一声轻响,偌大的松月山庄宅院的后角门处,缓缓地闪开一条缝,借着幽暗不明的夜色,隐隐可以瞧见,有一人的脑袋悄悄地探进门来,朝四下里张望一眼,见无人发现,这才稍感心安,蹑手蹑脚地迈步入门,悄无声息地进入到松月山庄的后院子里,她不是别人,正是松月山庄的大小姐——吕欣童。

  吕欣童未经征得父亲的同意,女扮男装,偷偷地溜出庄子游玩,生怕遭受到父亲的训斥,不敢打由正门进庄,迫不得已才转由后门溜回庄子,希望可以逃过一劫。

  两脚才刚踏入院子,突然,身后的小红马纵声长嘶,吓得吕欣童一激灵,忙回手拍打小红马的脖颈,低声斥道:“嘘!别吵!”关好院门,牵过缰绳,朝马厩方向缓步前行!

  迈出尚不足十步远,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苍劲浑厚的声音:“丫头,外头疯够了,终于舍得回家来了!”不用说,正是吕欣童的父亲,松月山庄的主人吕效尧!

  吕欣童心头一惊,暗暗叫苦:“崴了!躲不过去了!”回转过身来,瞧见父亲和两名家丁,以及自己的贴身丫鬟小翠,正站在身后,伸手搔头,强作笑颜:“爹爹!时候不早了,你咋还没睡的?”

  瞧她一脸的调皮相,吕效尧又气又笑,轻“哼”一声,佯怒道:“自家闺女走丢了,我这个当爹的,若还睡得着,那才真教没心没肺呢!”言下之意,责备她完全不顾及父亲的担心与挂念,私自出庄贪玩,当真是没心没肺!

  吕欣童何等聪慧,又岂有听不出来的?忙丢掉手中的缰绳,回奔到父亲身旁,扯过父亲的手臂撒起娇来:“哎呦,好啦!爹爹!童童知道错了,你就原谅童童这一回,好不好呀?爹!”依偎在父亲的怀里,直冲他扮鬼脸。

  瞧着女儿活泼顽皮的模样,吕效尧哪里还能生出半点气来,伸过厚重温和的手掌,爱抚着宝贝女儿柔弱的娇躯,轻嗔薄怒道:“臭丫头!就会跟爹整这一出,真拿你没半点法子!”右手两指扯了扯女儿的衣袖,苦笑道:“你瞧瞧,一个姑娘家的,穿成这副样子,成何体统?赶紧地,回房拾掇利整的,到书房来见我!”

  吕欣童应了声:“是!”将缰绳交由家丁,由丫鬟陪同,欢欢喜喜地回房去了。

  回转闺房,丫鬟小翠一面替吕欣童更换服装,一面对她倾诉苦水:“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若再晚回来半刻,小翠可就真得再也见不到你了!”

  吕欣童美眸频闪,心中甚是不解,奇道:“为什么?”

  小翠扁扁嘴,委屈道:“自打老爷发现你偷离开庄子,就罚我不准吃饭,到现在,肚皮实在饿得厉害!”

  吕欣童闻言,甚觉可笑,伸手捏捏她水嫩细滑的脸蛋儿,哂笑道:“傻丫头,真没出息!才一顿没吃,饿不死你的!”

  丫鬟小翠冲她吐吐舌头,努觜道:“你若再不回来,晚饭也没得吃,岂不就死翘翘了!”

  瞧她可怜相,吕欣童忍不住格格笑个不停:“好……!傻丫头!呆会儿由本小姐替你讨还公道,一定教你吃得饱饱的,这总成了吧?”

  “嘿……!”小翠欣喜不已,忙拘万福:“谢谢小姐!”一切穿戴妥当,主仆二人手牵手朝书房走来。

  且说这时候,吕效尧正陪同一青年男子在书房对座闲谈,兴致正酣,忽闻门外有脚步声,环佩叮当,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门帘启处,走进来俩年轻姑娘,一个身着翠绿色裙衫,满面秀气,正是丫鬟小翠。再瞧另一位,个头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线条柔和,恰到妙处。身穿淡粉色莲花裙,巧梳云鬓,头戴金钗,腰悬玲琅环玉佩,瓜子脸,面如玉脂桃花,柳眉弯弯,杏眼闪闪,樱桃小口,淡抹朱唇,好似九天仙女临凡一般,正是吕效尧的独生女儿吕欣童。

  青年男子见到吕家小姐来到,又惊又喜,情不自禁地张大嘴巴,瞧得眼睛都直了,身不由主地直立起身来,直觉脸上顿时生出一股灼灼的辣热感,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吕欣童瞧这人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很是不爽,不禁心头有气,柳眉稍皱,嗔怒道:“爹,他是谁?”

  未及吕效尧开口,青年男子朝前迈上三步,颤声道:“吕师妹,你,你不认识我啦?”听他说话的声音,心情颇显激动。

  吕欣童心头一惊,眉间蹙促,将他由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一番,但瞧这人相貌还算俊朗,颇有几分英气,瞧着有些面熟,可始终想不起来是谁,柳眉上挑,抬手直指男子面门,不耐烦道:“你到底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