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年男子见吕欣童终究记不起自己是谁来,心中不免有些沮丧,蹙眉低头,默不作语。

  眼见局面僵硬,吕效尧哪里还坐得住,忙上前打圆场。手捋花白胡须,对欣童小姐言道:“丫头,你可还记得为父有一位师兄,也就是你的师伯,贵姓李,双字延江?记得么?”一双慈目盯着欣童小姐。

  吕欣童丝毫不加考虑,脱口而出:“当然记得,两年前不是已经死掉了嘛!”话刚出口,猛地意识到言语有误,对长者颇为不敬。然话已出口,悔已无及,忙用手捂住嘴巴,嘻嘻傻笑个不停。

  果然,吕效尧对此颇为不悦,剑眉一挑,嗔怒道:“臭丫头,怎么说话呢?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吕欣童颇觉羞愧,抬手搔搔云鬓,嘿嘿笑道:“对不起,爹爹!孩儿知道错了!”俏脸含羞,低头不语。

  吕效尧深知自己的宝贝女儿生性外向,大大咧咧,说话做事向来不走脑子,也就不跟她一般见识。继续提醒道:“那你可还记得,你李师伯有一名大弟子,姓真名夏竜的?”

  “嗯?!”吕欣童蹙促眉头,手抚下巴,略加思索,终于想起来,打了个响指:“哦……!我想起来了!敢情是这小子!”话才刚出口,再次地伸手掩住嘴巴。

  吕效尧眉毛上挑,撇了她一眼,笑道:“对了!这位就是你的真夏竜真师兄!丫头,还不赶快过来见礼!”

  一想起方才真夏竜直勾勾瞧向自己的眼神,吕欣童的心头就来气,压根懒得搭理他。然父亲有命,却又不得不遵从,嘟着小嘴,缓缓走上前来,朝真夏竜拘一万福:“真师兄好!”见过礼,连瞅都不带瞅一眼的,忙朝后躲开。

  吕大小姐对待自己的态度如此冷淡,教真夏竜的心里直觉拔凉拔凉的,颇为不好受。心情一坏,忽觉右臂一阵钻心的疼,方知伤势复发。

  吕效尧站立身侧,不经意地瞧见真夏竜眉头紧皱,额头上渗出硕大的汗珠,右臂还不停地颤抖,便已知道详情,热心上前询问:“咋啦?贤侄!伤口又疼了?”

  真夏竜手捂伤处,微微点头,“嗯”了一声,勉强笑了两声,颤抖道:“师叔不必担心,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瞧他表情痛苦,说话时中气不足,有气无力,便知真夏竜强自硬撑,心中一酸,寻思:他是师兄的弟子,一师之承,便如自己的弟子无二,遭难来投,自己身为长辈,理应多加照料。急令下人即刻整治饭菜,待吃饱喝足,令真夏竜早刻回房安歇,养歇身体。怎料真夏竜心情郁闷,更兼有心事,哪里能吃得下?朝师叔道过晚安,转身离开书房,临走过吕欣童身边之时,又忍不住朝她多瞧看一眼,见她神色冷淡,对自己爱搭不理的,心情更糟,连话都懒得多说一句,怅然摇头,悻悻地离去,回转房中休息去了。

  待真夏竜离开,吕欣童快步走到父亲的身前来,嬉皮笑脸地问道:“爹,姓真的小子,到底咋啦?”

  吕效尧撇了女儿一眼,回归座位,手捋胡须,叹气道:“你既不待见人家,又何必多问的?”

  吕欣童伸伸舌头,趋步绕到父亲身后,一边用手替父亲轻轻捶打肩头,一面嘻嘻笑道:“爹爹!你就告诉女儿么?好不好呀?爹!”

  瞧她为求真相,一时之间竟能学乖,吕效尧的心里颇为受用,回过手,轻轻拍打女儿柔嫩细滑的玉手,长叹一口气,这才将有关真夏竜来到此间的经过详细道来:

  真夏竜,自打艺满出师,拜别恩师,投身到绥州府虎威镖局林本才门前充当镖师,一干就是五年。岂料,数日前,虎威镖局押送一批价值不菲的货物前往川府,途经绥州府安阳山下,突遇贼人打劫,不但丢失了货物不说,连同林本才在内,负责押镖的五十佘名镖师悉数遭难,幸亏真夏竜本人颇有手段,受伤之余仍可逃脱厄难,走投无路之际,这才前来松月山庄投靠师叔吕效尧。

  知悉事情的经过,吕欣童柳眉稍皱,朱唇微咬,一顿足,忿恨道:“这帮该遭天杀的贼子,实在太可恶了!捉住以后,非得将他们个个扒皮抽筋不可!”一面说,手上还不停地比划。

  “对!还得丢下油锅,炸熟了喂野狗!”丫鬟小翠附和道。咒骂一通,俩姑娘相视而笑,颇为得意。

  瞧自己的宝贝女儿如此嫉恶如仇,吕效尧忍不住哈哈大笑:“行啦!别气了,不值当的!外头疯玩了一天,想必也累了!赶紧地,陪爹去吃饭,然后回房好好睡上一觉!”

  闻听这话,吕欣童这才想起,丫鬟小翠可还饿着肚子呢!扯过父亲的手臂,小嘴儿一撅,嗔怪道:“爹爹,你好狠的心呦!”

  吕效尧一愣,眨巴眨巴眼睛,笑道:“这从何说起?”

  吕欣童冲父亲努努觜,嘻笑道:“你干嘛不准小翠吃饭的,若是饿坏了她,女儿定与你没完!”

  “呦!敢情是这么回事呀!”吕效尧方知丫鬟小翠定是朝女儿告了自己一状,这才兴师问罪来的,狠狠撇了眼站立一旁的小翠,吓得她花容失色,急忙低下头来,只顾玩弄着自己的衣衫下摆,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回过神,抚了抚女儿的香肩,朝她致歉:“好啦!是爹不好,爹不该处罚她的。这样吧,为了表达歉意,爹准许她今天晚上,陪同咱父女俩同桌进餐,这总成了吧?”吕效尧对女儿一向娇惯的厉害,事事依顺,生怕她受气受屈,由此可见一斑。

  吕欣童美眸微眨,嘿嘿笑道:“这还差不多!”父女俩并肩在前,丫鬟小翠紧随在后,说说笑笑,三人同朝客厅走来。

  吃过晚饭,吕欣童朝父亲道过晚安,由丫鬟小翠陪同,回转闺房,洗漱完毕,宽衣解带后,进入青罗纬账就枕安歇。一夜平安无事,自不必多说。

  次日凌晨,天刚拂晓,朦朦胧胧地,吕欣童听到窗外传来“唰唰唰”一阵舞剑声,心头一惊:“咦,谁起这么早吵人家睡不好觉呀?真讨厌!”呼唤过丫鬟小翠来,服侍自己起床穿衣,一切伺候停当,急忙出屋瞧看,原来是真夏竜。见他手持长剑疾舞,剑势收发自如,宛如行云流水一般,窜高纵矮,身轻矫健,实在好不精彩!瞧到好处,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

  真夏竜收剑回鞘,走到近前来,两眼瞧视着吕欣童,伸手搔头,呵呵一笑,道:“吕师妹,起得好早啊!”

  瞧他一脸色相,吕欣童很是不爽,不屑地撇了真夏竜一眼,手掐小蛮腰,躬身收腹,冷冷地说道:“哼!你才早呢!”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绕过他身前,一溜小碎步直朝父亲房间奔来。瞧视着吕欣童离去的身影,果真是芳姿倩影,令人好不心酥!摇头吁叹,转身回房。

  且说吕欣童来敲父亲房门,根本无人回应,胆子一壮,轻轻推开房门,趋步进屋,四下里一瞧,哪里有父亲的半点影子,心头一愣:“咦?大清早地,去哪儿了?”回首问过小翠,这才知道,父亲受真夏竜的影响,起早前往庄子后头的林子中练功去了,一顿足,抬脚奔后门赶来。

  旭日初升,白云当头,枝高叶密的林子里一片寂赖,隐隐传来一声声鸟叫与蝉鸣,依然听不很清楚。伴随着一阵“咯哒、咯哒”的脚步声,翠绿绣花的鞋儿踏过地上片片湿辘辘的青草嫩叶,吕欣童悄悄来到林子中,朝四下里张望,完全找寻不见父亲的身影,搔搔云鬓:“哎呦,这老头儿到底跑哪儿去了?”小嘴一努,娇足频顿,继续向林子深处前行。

  行不过百步,突然,听到由林中传来一阵呼呼风声,侧耳倾听,完全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倒有几分颇似拳术名家习练拳脚功夫时发出来的赫赫掌风,心下甚喜:“嘿……!找到了!没错,一定是爹爹!”靠前几步,果然瞧见有人正在林间空地上习练拳功,吕欣童掩嘴一笑,急忙隐身树后偷偷观瞧:

  但见这人,忽而纵身腾空,长拳直挺;忽而悠然落下,虎躯微矬;忽而变拳为掌,斜劈长空;忽而化掌成拳,劲打金风,果真是虎虎生风,势不可当!随着拳起脚落,地上溅起阵阵尘沙,树上的叶儿飒飒作响,让人噍得热血沸腾,好不热闹!

  突然,这人好似电光火石一般滑步前行,长拳挺出,直奔一株腰粗的柏树袭来,拳到处,一声暴喝:“开”,“咔嚓”,柏树瞬间断作两截,吓得吕欣童“妈呀”尖叫出声来。

  吕效尧习练完毕,收势回神,脸不红,气不喘,不曾回转身来,呵呵笑道:“丫头,出来吧!”

  吕欣童稍定心神,美眸微眨,流光一闪,小嘴嘟嘟道:“原来爹爹早就发现我了!”再也难以隐藏,颇不情愿地由树后闪出身来,玩弄了两把裙带,扭扭捏捏地走上前来:“爹!你起得好早呦!”扯过父亲的手臂,轻轻吹了吹:“爹爹!不痛么?”

  摇了摇头,“不痛!”瞧女儿忸忸怩怩的,颇觉好笑,伸过手,捏了捏她红润娇嫩的脸蛋儿,嘲弄道:“小懒虫,终于睡醒啦?”

  见父亲有意取笑自己,吕欣童吐吐舌头,轻轻怼了父亲手臂一拳,反唇相讥:“讨厌!我是小懒虫,那你是什么?岂不成了大懒虫、老懒虫了么?!”

  吕效尧非但不恼,反而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一阵,手捋胡须,正色道:“童儿,偷看可以,但不可偷学,知道么?”

  吕欣童一愣:“为什么?”

  吕效尧表情严肃,语气低沉:“这是你娘亲的临终遗愿,不准你学武,难道又忘了?”

  原来,吕效尧的妻子姚月秀,也是身怀绝技之人,一手柳叶刀法令江湖群豪无不赞服。九年前,吕欣童年仅九岁,吕效尧夫妇二人将幼女留置家中,出游江湖,偶逢“西山四怪”祸害商旅,一时侠义心起,双方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搏斗过程中,姚月秀虽射中四怪之首,“铁爪雄鹰”赫霸天的右眼,可自己也遭受重创,性命难保。吕效尧惊怒之下,大展神威,连毙两人,砍伤一人,身携奄奄一息的爱妻纵身逃离险地。姚月秀临死之前,颇生懊悔,倘非习武之人,夫妇二人未尝不可恩爱一生,携手到白头。避免幼女将来同自己一般遭受厄运,再三叮嘱丈夫,万万不可让她习武,只求她能够无忧无虑,平平安安渡过一生!妻子亡故后,吕效尧心灰意懒,决心远离江湖上的是是非非,多年来一直闲居松月山庄,与爱女相依相伴,安然度日,再未涉足江湖。

  孰料,女儿吕欣童天性活泼好动,丝毫没有女孩家该有的矜持羞涩,不但不喜欢待在闺房绣花做女红,反而喜欢骑马四处游玩,对习武之事更是煞有趣味。不负亡妻临终嘱托,任她百般胡闹,吕效尧终究不肯答应传她武艺,正因此故,日前父女倆大吵一架,吕欣童一气之下离庄出游。

  现下重提旧事,吕效尧仍是不答应,吕欣童不禁恼怒,大小姐脾气再次爆发,冲着父亲质问道:“哼!老头儿,既然不肯让我习武,那你自己为什么偏跑来偷练的?”

  “我……”吕效尧一时语塞,半晌,吱唔道:“我这不过是强身健体,并非用来逞强斗狠,与人为仇!”

  吕欣童眨眨眼睛,再次央求:“爹!我习武也是为了强健体魄的呀!你就教教我吧,好不好嘛?爹爹!”

  孰料,吕效尧依旧如故,大手一挥,严辞拒绝:“不成!”

  吕欣童花容顿显怒色,小嘴儿一撅,差点儿没哭出声来:“妈!你瞧见没!爹爹他好坏呦,他又来欺负女儿了!”

  吕大小姐这么一哭闹,吕老英雄还真没辙了。本来嘛,吕效尧对待自己这个宝贝女儿一向娇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生怕她受到半点委屈,明知她作假,可偏偏又心疼。然终究不能负了妻子的嘱托,咋办呢?有了——

  吕效尧回过手,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笑道:“童童,你是真心想学武艺么?”

  吕欣童亳不迟疑,欣喜应口:“当然啦!爹,你肯教我了?嗳呦!太好了!爹爹!你可真是我的好爹爹,是天底下最好的爹爹……”一时欣喜若狂,抓住父亲的胳膊可劲儿地摇呦,多少肉麻的话,叽哩咕噜全都冒出嘴来了。

  吕效尧简直哭笑不得,连连摆手:“行了,行啦!少拍爹的马屁!想学武,成!不过嘛,为父有一个要求,只要你能够办到,二话不说,立马教你!”

  “什么要求?快说!本小姐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吕欣童脸上充满了期待。

  吕效尧也不搭腔,四下里寻摸一番,终于,从倒在地上的上半段树干上折下一根拇指般粗的树枝来,对吕欣童说道:“呶!丫头,瞧见没?只要你能把这根枝条给拔出来,为父二话不说,立马答应教你学功夫!”话刚出口,丹田气吐,运转于臂,渐行于掌,“哧”,一下子将树枝插入树桩子一尺来深,可奇怪的是,树枝竟未曾折断。眼见父亲竟有此等神技,吕欣童又惊又羡,半天合不拢嘴巴。吕效尧笑道:“丫头,开始吧?”

  吕欣童不知晓其中厉害,嘻嘻一笑:“我当是什么呢,原来就这个,小意思!老头儿,你就瞧好吧。”抡胳膊抹袖子,绕着树桩子转了三圈,一咬牙,两只玉手握住枝头,猛地用力,“咦?怎么不动呀?再加把劲儿!”到最后,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仍旧拔不出来。

  瞧女儿咬牙皱眉,俏脸涨得通红,可仍旧不济事儿,吕效尧手捋胡须,笑声不绝!吕欣童仍不泄气,翻眼皮撇了父亲一眼,窄小金莲踏在桩子上,一较力,“咔吱”、“咕咚”,一个趔趄仰栽地上,摔得直用手抚摸翘臀:“哎呦,摔死我了,屁股成八瓣儿了!”低头一瞧,“咦?拔出来了!”兴奋地跃起身来,哈哈笑道:“爹!你瞧!我给拔出来了!怎么样,你闺女很了不起吧?”

  吕效尧由女儿手中接过被她折断的半截树枝,呵呵笑道:“丫头!我可是要你将整根树枝由桩子里拔出来,而不是要你将它给折断呦!你没办到,学武之事,也就甭想啦!”

  “你……”气得吕大小姐直跺脚,一张俏脸好似熟透了的蕃茄,“哇呀呀”一通吼叫:“你耍赖!哼!臭老头儿,本小姐再也不理你了!”抢过半截树枝,“啪”,摔到了父亲的身上,“还给你!”掉头跑开了。

  也不知道咱们这位跟野小子似的吕大小姐,到底能不能得偿心愿的?如果有时间的话,请接着往下看吧。拜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