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吕效尧与慕容独苏一交上手,处处小心在意,提防他的腿上功夫,心里暗暗骂道:“娘的,短短九年不见,这厮的腿上功夫竟练得如此了得,当真是了不起。”

  再说慕容独苏,眼瞧吕效尧拳劲刚猛,势不可当,心里也着实佩服:“好个吕松老儿,整日里悠闲过活,锦衣玉食的,手上功夫居然半点儿也不曾落下,甚至比当年还要精进,真够他娘的有毅力。”

  两人紧紧缠斗在一起,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打斗的好不热闹。渐渐地,两人额头上均已见汗,早已累得气喘吁吁,臭汗透气,可是仍旧不肯罢手。

  吕欣童远远站在一旁观战,眼瞧父亲气力不继,左支右绌,心中甚是担心,手抚下巴,灵动有韵的眼珠儿稍微这么一转,忽地想出一个好办法来。用手指刮了刮脸蛋儿,手捧喇叭状,冲着慕容独苏合着拍子唱道:“呸呸呸,不知羞!打家劫舍他在行,杀人放火属他牛!若问他是哪一个?嘿呦!慕容老贼坏得直流油!呵……”心下甚是得意,掩住樱桃小口嬉笑不止。

  慕容独苏闻听吕大小姐出言嘲讽自己,心中甚是不悦,暗暗骂道:“臭丫头!待我打倒了吕松老儿,看我不过去撕烂你的嘴。”稍一分神,躲的稍微慢了些,被吕效尧给一拳揍到右肩上,手臂登时脱臼,痛的呲牙咧嘴,“哇呀呀”一阵咒骂,抬脚直朝吕效尧猛踢过来,吕效尧稍侧身闪过,一抄左手抓住这厮的脚踝,右手攥拳猛击他的脚掌,慕容独苏只觉一阵钻心的疼痛,整条右腿先痛后麻,渐渐失去知觉,仿佛根本不存在了一样。吕效尧顺势抬脚狠狠地踢向他的胸口,慕容独苏瞬间飞出一丈开外,“咕咚”,栽倒在地上,口吐鲜血,蜷腿抱膝,杀猪似的嚎叫不止。

  吕欣童远远的一瞧,隐隐瞧见慕容独苏的脚掌上扎着一点绿油油的东西,伸手一摸云鬓,奇道:“咦?我的翠玉簪子,怎么跑到这家伙的臭脚丫子上去了?”恍然醒悟道:“哦……!我晓得了,定然是爹爹方才摸我头的时候给偷去了。哼!偷人家东西,也不跟人家知会一声,真不知羞!”

  萧鸿峰见慕容独苏败得如此惨,摇了摇头,暗自叹息:“唉,枉自慕容堂主空有一身上好的功夫,终究还是着了人家父女俩的道儿,可惜!可惜!”

  吕效尧见自己得手,心中大喜,哈哈大笑三声,高声喝道:“慕容老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拿命来吧!”一声喝罢,挥拳猛扑过去。

  孰料,眼看拳头将要落实在慕容独苏的脑袋上,忽见一堵墙似地不明物体遮挡住自己的拳锋,只觉一股强劲的力道袭来,自己抵挡不住,瞬间给掀翻了出去,“噔噔噔”,朝后连连退出十步不止。待稳住脚步,定睛一瞧,原来是萧鸿峰上前用衣袖遮挡住自己的拳头,一遮一掀,终于救下了慕容独苏的性命。吕效尧咬牙愤恨,暗暗心惊:“我这一拳力道何止千斤,连树都能震断,竟被他轻轻松松的给化解掉,此人功力胜我何止十倍,吾不如也。”

  萧鸿峰施展奇功救下慕容独苏,卷起衣袖,缓迈步来到吕效尧的跟前,语气平和的说道:“吕大庄主,得饶人处且饶人!方才慕容堂主若是对你痛下杀手,此刻焉有你的命在?你既已将他重伤,又何苦非要制他于死地不可的。”

  吕效尧剑眉倒竖,虎目圆睁,咬牙忿喝道:“杀妻之仇,不共戴天!我今日非杀他不可,阁下定要一力阻止吗?”

  萧鸿峰哈哈大笑道:“他是我的属下,我岂能见死不救。阁下既然定要杀他,就必须先要过我这一关。”朝后微转项,吩咐道:“来人!速抬慕容堂主出庄,回去好好救治,不得有误!”

  “遵命!”两名黑衣人上前将慕独苏驾起身来,迅速离开了庄子。吕效尧眼见仇人被人抬走,却又无可奈何,唯有哀怨叹息不止。

  慕容独苏虽侥幸逃得性命,然被吕效尧伤的着实不轻,右腿被吕效尧用簪子扎透涌泉穴,又被铁拳劲力震断腿上经脉,一条右腿彻底报废,也正因为这样,才给吕大小姐日后杀他报仇,省了不少气力,这是后话,在此姑且不表。

  慕容独苏被人救走后,萧鸿峰呵呵冷笑两声,开口言道:“一个时辰不到,吕庄主竟连败我两名手下,果然了不起!无怪乎圣教主对你如此重视。吕庄主,可否敢与萧某走上两招的?”

  吕效尧稍作沉吟,吁叹了一口气,颓然道:“阁下神技惊人,吕某自愧不如,避免当众出丑,还是不比也罢!”

  萧鸿峰哼哼冷笑两声,言道:“既是如此,还请吕庄主依照前言,将碧眼金蟾交与在下,如何?”说着,朝前伸出右手。

  “这……”吕效尧心中实无主意,然决不肯甘心让出宝物,将手一摆,昂然喝道:“恕难从命。”

  萧鸿峰心中稍有不悦,冷言道:“如此,还是请吕庄主下场赐招儿吧。”

  吕效尧毫不畏惧,凌然喝道:“如此,得罪了!”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冲上前来,运使劲力于臂上,挥拳便打。孰料,眼前青影一幌,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忽觉对方的手已然贴在自己后背心上,不禁大惊失色,暗暗叫苦:“糟糕,我命休矣!”闭眼等死。

  呆了半晌,发觉对手内劲含蓄不吐,待回过神来,萧鸿峰已然撤回掌势,方知对方根本不曾打算对自己下杀手,心中稍感欠安,惊吓之余,早已汗流浃背,甚是狼狈不堪。回过身来,朝萧鸿峰双手抱拳施过一礼,歉然道:“惭愧!惭愧!在下自负拳功精深,竟连阁下一招都抵不过,甚是汗颜!在此谢过阁下饶命之恩!”

  萧鸿峰摆了摆手,笑道:“吕庄主言重了!吕庄主功力深厚,拳法精奇,萧某甚是佩服!只因庄主方才连斗两场,内力已然消耗不少,萧某一时侥幸这才得手,庄主又何需介怀?!请庄主先行歇息片刻,待回复气力,你我二人再行切磋也不迟!”

  吕效尧知道这是萧鸿峰的谦虚之辞,目前別无他法,也只好依他之言。

  见父亲悻悻地走回正厅来,吕欣童忙朝丫鬟小翠吩咐道:“小翠,赶紧地,沏一茶好茶端过来!”小翠点头称是,转身准备去了。

  吕效尧缓缓坐下身来,倚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吕欣童趋步来到父亲身后,伸过纤纤玉手替父亲捶肩解乏,面带微笑道:“爹爹!你是小偷!”

  吕效尧一愣:“这话从何说起的?”

  吕欣童小嘴儿一撅,嗔怪道:“你少装糊涂了!方才也不知道是谁,趁人家不注意,偷偷摘走了人家头上的翠玉簪子。偷拿不说,偏偏还将它扎在了那王八蛋的臭脚丫子上。哼!你必须陪人家一枝新的。要不然,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有心思计较这些,让吕效尧好不“气恼”,拍了拍女儿的手,哼笑道:“成!等以后有时间,爹重新买一枝一模一样的,还给你就是了。”

  吕欣童嘻嘻一笑,扭怩道:“这还差不多。”

  不多时,茶水端上前来。小翠倒上一杯,递到吕效尧的手上。吕效尧接过手来,压低声音,对小翠吩咐道:“小翠,呆会儿我尽全力缠住那厮,你带小姐由后门离开,火速逃出庄去,走得越远越好,记住没?”

  “可是……”

  未及小翠把话说出口,忽听萧鸿峰哈哈笑道:“吕庄主!你把萧某瞧成什么人了,萧某纵非英雄好汉,又岂会厚颜无耻的去为难两个姑娘家的!你这样做,岂不太小瞧萧某了?”

  吕效尧瞠目结舌,半天说不上话来,惊叹道:“这厮内功果然了得,相隔这么远,我说的这样小声,他竟还能听进耳去,实在匪夷所思。”

  喝完了茶,起身走上跟前,吕效尧双手抱拳:“吕某已然休息够了,阁下请赐招吧。”

  萧鸿峰微微点点头,一扬手,礼让道:“甚好!请!”话刚出口,二人立马斗到一处。萧鸿峰只是伸手招架,并不主动进攻,饶是如此,吕效尧依然占不到半点便宜。斗不到三十回合,吕效尧忽觉得自己浑身酸软,四肢乏力,又惊又疑:“咦?我这到底是怎么了?”勉强招架住萧鸿峰发来的一掌,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身来,尝试着提一口气,哪里还能提得起半点内力来的?这才意识到,自己中毒了。

  见父亲倒地,吕欣童忙奔上前来:“爹,你怎么了?”

  吕效尧长吸了一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我中毒了!”

  “什么?中毒?”吕欣童满肚狐疑:“奇怪?好端端的,爹爹怎会中毒?”忽的想起,方才爹爹喝了一杯茶,愤怒不已,二话没说,“啪”,扬手朝丫鬟小翠的脸上搧了一巴掌,骂道:“贱人,枉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竟敢下毒害我爹爹,你的良心难道让狗给吃了?”

  小翠手抚痛处,晶莹的泪珠儿簌簌的滚落下来,委屈道:“小姐,你冤苦小翠了,小翠感念小姐和老爷的大恩大德还来不及呢,又怎会下毒害老爷的?”

  吕欣童手指桌子上的茶水,愤然喝道:“这茶不是你沏的吗?”

  “是小翠沏得不假,可是……”正说间,猛然想起一件事情来,转过头来,指向站立一旁的真夏竜,恼羞成怒的喝道:“真少爷,我想起来了,方才我沏茶的时候,你曾到过屋子里来的,而且还挨到我的身边来。说!你为何要害小翠的?”话刚出口,“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面对小翠的指控,真夏竜脸上顿显慌乱,摆了摆手,吱唔道:“不,不是我,这不是我干的,分明是你自己下的软筋散,你休要胡乱冤枉好人。”

  一听真夏竜道出“软筋散”仨字,吕效尧什么都明白了,甚是心寒,呵呵冷笑两声,凄然叹道:“枉我吕效尧英明一世,想不到,人还未老,竟已然成为了有眼无珠的老糊涂,错把满心算计的狼崽子给当成了好师侄,哼!真是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听过父亲的话,吕欣童知道自己错怪小翠了,忙朝她赔不是。转而指责真夏竜道:“姓真的,好你个臭不要脸的,枉我爹爹好心好意的照顾你,你竟然狼心狗肺的下毒害他,你他娘的还是人吗?你连畜生都不如。”姑娘家的忍无可忍,满口脏话嗖嗖的溜出口来。

  “我……”真夏竜羞得面红耳赤,扑通一声,跪倒在吕效尧的跟前,仍旧辩解道:“师叔,你误会我了,真的不是我呀!”

  “滚开!我不是你师叔。”吕效尧愤然骂道:“如果不是你,你又怎会知道是软筋散?还有,我若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受到姓萧的指使,前来我家盗取碧眼金蟾的吧?”无奈的摇了摇头,惨然道:“我早该料到是这样的。林总镖头武功高出你不知有多少倍,尚且敌不过人家而身死,五十人当中,唯有你安然无恙的逃过劫难,当真是你技艺超群吗?狗屁!就凭你那两下子,只怕连人家一招都接不住,若不是受了人家的胁迫,甘当走狗,又岂能苟活性命的?哼哼,我实在是替师兄感到不值呀!竟然收了你这等狼心狗肺,没有骨气的徒弟,当真是丢尽了他老人家脸面。”怒目圆睁,瞪视着真夏竜,恨不得将他给生吞活剥了。

  真夏竜仍欲开口诡辩,忽闻站立一旁的萧鸿峰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一阵,上前说道:“真公子,有道是大丈夫敢作敢当,既然做了,又有何不敢认的?”

  事已至此,真夏竜无言可辩,“噌”地跳起身来,两眼通红,直指着萧鸿峰的面门,骂道:“是你,是你!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全都是被你个狗贼给害的,如果不是中了你给我下的三日消魂散之毒,如果不是受了你的胁迫,我干嘛要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到这里谋害我师叔的?姓萧的,横竖都是个死,大爷我跟你拼了。”话音未落,犹如疯狗一般朝着萧鸿峰猛扑过来,萧鸿峰也不躲闪,哼哼冷笑道:“就凭你!”轻轻一挥袖,真夏竜好似断了线的风筝,直飞出去两丈远,“咕咚”栽跌到地上吐血不止。萧鸿峰缓缓走上前来,俯瞰着躺在地上痛苦不堪的真夏竜,冷言讥讽道:“小子,就凭你这块料,也配跟我动手,你配吗?像你这种没有骨气的狗东西,根本不配服用我天狼教的圣药!”

  真夏竜心头一阵惊颤:“那,那是……”

  萧鸿峰冷笑道:“实话告诉你吧,那不过是一般的麻筋散罢了。”

  真夏竜这才知道自己并未中毒,心中大喜,匍匐在地上,朝着萧鸿峰连连叩头乞饶:“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小人方才不是有意冒犯,还请您老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高抬贵手,放过小的一条狗命吧。”瞧他跟赖皮狗似的趴在地上摇尾乞怜,吕欣童心里甚是鄙夷:“呸,不要脸!一点骨气都没有。”

  萧鸿峰哈哈一笑:“放心,就你这种货色,还不配死在我的手上。”言语中净是轻蔑与鄙视。回转身,走到吕效尧的跟前来,语气缓和的说道:“吕大庄主,事到如今,可还有话说?”

  吕效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啐口道:“呸,要杀就杀,何必啰嗦。要想吕某像那狗东西一样,对你摇尾乞怜,却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萧鸿峰哈哈大笑道:“吕庄主是铁骨铮铮的硬汉子,当然不会跟他似的!不过嘛,圣教主有命,不准伤害你性命,萧某不敢不遵!可是,至于其他人,可就未必了。”说着,撇了眼蹲在吕效尧身旁的吕欣童,吓得她花容失色,浑身不住的颤抖起来。

  吕效尧紧紧握住女儿的手,愤然喝道:“你敢?”

  萧鸿峰哈哈一笑,厉声喝道:“有何不敢?”话音未落,一抬手朝向站立旁侧的一名家丁,运转内劲,“嗖”,瞬间将他给吸了过来,用手掐住他的脖子,冷森森道:“若再不交出碧眼金蟾,这就是下场。”手一使劲,“咔”,扭断了这人的脖子,吓的吕欣童“哇呀”一声尖叫,一头扎进了父亲的怀抱里,娇躯犹如筛糠般颤抖不止,声音瑟抖道:“爹,我怕!”

  吕效尧紧紧揽抱住女儿的身体,“童童不怕,有爹爹在,不会有事的。”嘴上说不怕,可心里怕的要命。他倒并不是在意自己的生死,而是生怕女儿会有危险。怒眼直盯着萧鸿峰,冷笑道:“姓萧的,你果然够威风,够霸道,够狠毒。吕某活了大半辈子,今天终于是大开眼界了。”

  萧鸿峰呵呵笑了笑,道:“不急!这只是小意思,如果吕庄主想看的话,更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吕效尧心头一阵惊颤:“你还想咋滴?莫非,还要斩尽杀绝不成。”

  萧鸿峰厉声喝道:“没错!上有所命,吕庄主我是不敢杀,可是其他人,我根本不瞧在眼里。”蹲身在吕效尧的面前,接着说道:“吕庄主,如果萧某没有估算错的话,连同令爱在内,你这庄子上,少说有三十来人吧。若是加上刚才滚出门去的那些,只怕不下百十号人。怎么样?吕庄主!敢不敢跟萧某赌上一把,如果你还是不肯交出碧眼金蟾的话,那么这些人,一个也别想活!”

  “你……”方才的一幕,令吕效尧心有余悸,这魔头抬手便可杀人,手段何其残忍,定然说的出做得到,心想:“碧眼金蟾固然贵重,然与这百十条性命相比,又何足道哉?罢了,罢了!”唤了声:“小翠!”

  半晌,无人答应,又唤一声,仍无人肯应,回过头来一瞧,发现小翠瘫坐在地上,小脸惨白如纸,全无半点血色,身子还不停的颤抖着,方知她吓的着实不轻,回过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孩子,别怕!听我的话,赶紧地,到我的房间里头,把左首抽屉里那只紫檀木的盒子拿过来,快去!”

  “嗯!”小翠从地上吃力的爬起身来,依言前往。走起路来,犹如身处云端里,双腿直打飘,仿佛身子完全不是自己的了。

  过时不久,小翠手捧紫檀木漆盒缓缓走出屋来,萧鸿峰一抬手,“嗖”地一下子,盒子瞬间被吸了过来,小翠吓傻了,呆愣在原地半晌未曾动弹分毫,低头一瞧,两手空空如也,“妈呀”尖叫一声,头也不回的躲回屋里去了。

  萧鸿峰将盒子打开,里面盛装的,果然是一只宛若手掌般大小,金灿灿的蟾蜍,两只碧绿色宝石点缀成的眼睛,真好如活物一般,美轮美奂,栩栩如生,让人瞧得爱不释手。萧鸿峰欣喜万分,哈哈笑道:“没错,就是它,碧眼金蟾!终于不负圣教主所托,第一件事总算是办成了。”将盒子揣入怀里,俯下身来,冲着吕效尧呵呵笑道:“吕庄主,接下来,咱们再来谈第二件事情——”

  “啥?还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