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受不过萧鸿峰的胁迫,吕效尧不得不将碧眼金蟾交到他手上。

  孰料,萧鸿峰仍不罢休,还有第二件事情要他去办。吕效尧剑眉倒竖,虎目圆睁,仇视着萧鸿峰,忿恨道:“姓萧的,碧眼金蟾我已交出,你到底还想怎样?”

  萧鸿峰呵呵笑道:“不想怎样!”突然,面朝东北方向,双膝跪倒地上,先是双手加额,后是双臂交叉叠在胸前,最后,双手扶地,恭恭敬敬的磕在地上,如此反复三次。萧鸿峰行叩拜礼的同时,与他一同前来的另外一十九人,以同样的方式行礼叩拜。礼毕,见那一十九人,仍旧屁股撅的高高的,叩首在地。

  原来,这是天狼教的规矩,在宣读天狼教主命令之前,无论教徒身在何方,必须朝向总坛方向行礼叩拜,以示对教主的崇敬。

  萧鸿峰,双手抱拳,面向东北,朗声道:“尊奉天狼圣教主圣谕,有请松月山庄庄主‘铁臂神拳’吕效尧,前往圣教麒麟圣殿,拜谒尊前!”言语毕,重复前番动作,随后站起身来,其余一十九人亦是如此。

  吕欣童见这些人动作甚是滑稽,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爹,你瞧瞧他们这些人,在干嘛呢?真好玩儿!”

  吕效尧朝她打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道:“嘘!别胡说!依我看,他们这是朝天狼教主行叩拜礼的。”

  吕欣童小嘴儿一撅,嘟哝道:“哼!干嘛要对他叩拜呀,他又不是皇帝老儿,真无聊!这些人也真是的,不嫌麻烦。”

  吕效尧吓得一哆嗦,生怕她言语不当激怒了萧鸿峰,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嗔怪的:“臭丫头,你别再说话了,成不成?”

  萧鸿峰何等人,吕欣童方才的每一句均被他听的清清楚楚,手背身后,俯瞰坐在地上的吕大小姐,语气颇为和善地笑道:“姑娘,有道是国有国法,教有教规,对主上行礼叩拜,这是规矩,又有什么好笑的?”

  吕欣童伸手拿掉父亲捂住自己嘴巴的手,冲萧鸿峰骂道:“哼!哪来这么多的臭规矩,撅着屁股趴在地上,跟哈巴狗似的,也不嫌丢人。呸!”

  吕效尧心里大叫不妙:“哎呦!我的傻闺女呦!你怎可对魔头说这话来着,当真不想活了?”急忙朝萧鸿锋施过一礼:“萧大侠,小女年幼无知,言语不当之处,还请萧大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一切罪过,皆由吕某一人承担!纵使立时杀了在下,也毫无怨言,只求放小女一条生路。”你瞧,避免爱女遭人毒手,他竟然违心的朝人家叫起“萧大侠”来。

  “爹,你……”

  未及吕欣童继续说下去,吕效尧冲她厉声喝道:“闭嘴!不知死活的臭丫头,你别再说话了成不?”

  见到父亲对自己这般凶,吕大小姐甚是委屈,撅着小嘴儿道:“爹爹,你干嘛对女儿这般凶的?女儿又没做错什么!哼!我再也不理你了。”冲着父亲吐了吐舌头,扭过脸去生闷气。

  萧鸿峰见他父女俩这般,甚是有趣,哈哈笑道:“吕庄主大可放心,令爱率真可爱,甚是讨人喜欢!童言无忌,萧某断不会与她为难的。”吕效尧这才稍感心安,称谢不止。

  听姓萧的道出“童言无忌”四字来,摆明了是在讽刺自己,吕欣童心中甚是恼火,柳眉上扬,杏眼圆睁,啐口道:“呸!你才是儿童呢!”傻姑娘这般乖淘,惹得萧鸿峰忍不住再次的大笑起来,笑过一阵,正色道:“吕庄主,萧某问你,现下,你总该知道这第二件事情是什么了吧?”

  有道是,说话听声儿,锣鼓听音儿。吕效尧又不是傻子,岂有听不出来的?心里骂道:“哼!好个狗贼,原来是想让我入狼窝,跟一帮狼崽子混到一块儿,这可万万使不得。”用眼一瞧,不好!萧鸿峰的左臂微曲着,手背朝上,手心向下,掌锋微斜,指尖直逼自己女儿的脑袋,倘若自己不肯答应,万一惹得他恼羞成怒,狼性大发,只消手掌一翻,倾刻间便会取了女儿的性命。吕效尧登时惊出一身冷汗来,思道:“童童万不可有半点闪失,这些家丁仆人又都是无辜的,岂可因我一人而遭罪!古人尚有舍己为人之义举,我吕效尧不过一介武夫,又如何做不到的。倘若牺牲我一人,能够救得这许多人的性命,又有何不可?好!就这么办!”朝着萧鸿峰恭恭敬敬地揖了一礼,说道:“在下何德何能,竟能得到贵教主的赏识?也罢,吕某就随阁下走一遭。”

  吕效尧答应的如此顺利,实在是出乎萧鸿峰的意料之外,哈哈一笑,收回掌势。

  原来,萧鸿峰果真做好了准备,只要吕效尧开口说个“不”字,他会毫不客气的将吕欣童这朵“貌美花”给打成烂桃花,然后将全庄上下杀个鸡犬不留,最后才取吕效尧的性命。

  天狼教主图谋大事,招揽人才,为己所用,首先着重的,便是那些身怀绝技的江湖豪杰。天狼教一贯实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野蛮政策,凡是不识好歹的主,绝对没有好下场,这比当年侵华的小日本儿鬼子的“三光政策”差不到哪儿去。

  数日前,天狼教四大尊者之首,青龙尊者萧鸿峰,奉天狼教主之命,前往潞州府马王寨请“铁爪雄鹰”赫霸天,只因赫霸天嫌对方开的筹码太低,道了句“容我三思”,立时惹得萧鸿峰大怒,纵身上前,一掌将他击了个骨断筋折,气断魂消,不仅连累全寨上下五十余口与他一同遭难,到最后,连他自己的脑袋瓜子还给人家拿来当礼物送人。因为这样,萧鸿峰遭到了天狼教主的严厉斥责,嫌他办事情太过于鲁莽。这次奉命前来松月山庄请吕效尧,尽量地克制自己,容忍再三,终没杀太多人。

  萧鸿峰大喜,亲自上前将吕效尧扶起身来,哈哈笑道:“太好了,吕庄主果然识时务!日后你我同为圣教主效力,自当如亲兄弟一般!”

  吕效尧心里骂道:“可笑!谁肯与你做兄弟的!”怒不形于色,佯喜道:“甚好!”

  萧鸿峰从怀中取出软筋散的解药,递与吕效尧:“吕庄主,你我既为兄弟,这解药嘛,自当奉上!服下之后,只消一炷香的功夫,庄主便可无碍。”

  吕效尧大喜,接过手来,道了声谢,将解药服下,一炷香后,果然恢复如初。避免夜长梦多,对萧鸿峰说道:“萧兄,小弟已然亲见阁下神技,甚是佩服!然实不知贵教主究竟何许人也,实在仰慕的紧,可否请萧兄引领小弟速去拜会!”

  吕欣童见父亲转眼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居然肉麻的拍起人家马屁来,甚是疑惑:“咦?爹爹这是咋的了?中邪了?怎么变的连我都不认识了。”她哪里知道,自己的父亲这是和对手耍心计的,还不是为了保护她这个只知道耍宝的傻闺女么!

  再说萧鸿峰,起初不以为然,见吕效尧转得好快,和先前判若两人。纵使吕效尧竭尽全力的演好这出戏,可他低估了萧鸿峰,这人不但武艺出众,而且为人精细,观察事物细致入微。他发现,吕效尧同自己说话的时候,眼光闪烁不定,神色颇为不自然,注意力全放在吕欣童的身上,萧鸿峰心中开始起疑:“这老东西,莫非另有打算,想与我玩儿心机不成?哼!你还太嫩了。”携过吕效尧的手,笑道:“好!既然好此,吕庄主,你我不妨即刻动身,前往总坛拜谒教主。我相信,教主见到吕兄弟后,一定会很高兴的!不过嘛……”

  “什么?不过?”吕效尧心中一激灵,不知这厮又打什么鬼主意,问道:“不过什么?”

  萧鸿峰哈哈一笑,道:“萧某以为,吕老弟离开山庄这段日子里,难保不会有人胆大妄为,赶来这里滋扰事端,找令爱的麻烦。您想,令爱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家,手无缚鸡之力,她能应付得来么?为了免除庄主的后顾之忧,更为了令爱的安全着想,我看不如这样吧……”未及说下去,唤过白福彪,吩咐道:“白堂主!留下俩弟兄,由你带领,好好照顾吕家小姐,随行保护,不准任何人对她滋扰半分,如有差池,定斩不饶!”

  白福彪知晓萧鸿峰的用意,不敢怠慢,由随行队伍中挑选出两名好手,与自己一起留守松月山庄。

  吕效尧心中暗叫不好:“这老贼是想对我女儿实施软禁啊!以此来令我掣肘,如此,我的计划岂不泡汤了?”吕效尧本打算,自己随姓萧的离开,令女儿火速离开山庄,远走天涯,自己半道上图个自尽,以全声誉。天下之大,天狼教再神通广大,也未必能够找得到她。可是,他的“妙计”岂能瞒过萧鸿峰的?萧鸿峰从方才他对吕欣童的言语中,已然听出门道儿,对症下药,作出这一安排,果真打乱了吕效尧的计划。

  萧鸿峰拂过吕效尧的手腕,暗使内劲,笑道:“吕老弟,这下总该安心了吧?只要吕老弟日后与萧某一起,一心一意,踏踏实实的为圣教主效力,那咱就是一家人,萧某保证,从今而后,江湖上绝对没人敢对令爱有半点不敬,除非他活得不耐烦,存心要与咱天狼教为敌,萧某定教他全家不得好死,通通斩尽诛绝!”言下之意,你若是敢与老子玩儿花花肠子,不但你自己会没命,连你的宝贝女儿也一样会不得善终。

  萧鸿峰的一番隐含威胁之词,令吕效尧听得好不胆寒,直感觉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真好似三九天被冷水浇头一般,摆了摆手,勉强笑道:“萧兄且慢!容小弟对小女交待几句话,再走也不迟!”转身来到吕欣童跟前,牵过她的小手,拉到一旁,离的萧鸿峰远远的,生怕被萧鸿峰听进耳去,把声音压到最低,暗示女儿道:“丫头!以后爹爹不在身边,一定要懂的好好照顾自己。一有空,多出去走走,四下里溜达溜达,见见世面,别总闷在家里,憋屈坏了。”

  吕欣童心下甚是奇怪,抬头搔搔云鬓,眨巴眨巴眼睛,“咦”了一声,道:“爹,你这是咋的了?平日里,你不是总担心女儿会给你惹麻烦,不准女儿出庄子的么?怎么今儿个不一样了?”

  吕效尧心里是既想笑又无奈:“唉,这傻丫头,平日里挺机灵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变白痴了呢?”生怕被萧鸿峰给听出意思来,摆了摆手,道:“啥也别说了,以后多注意就行了,出门在外,一定要多注意防范坏人,知道了吗?”

  吕欣童嘻嘻笑了笑:“爹爹放心,在爹爹回家来之前,女儿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头,等爹爹回来,不出庄胡闹就是了。”

  吕效尧无奈的摇了摇头:“咳,傻闺女,还是没听懂。”避免萧鸿峰起疑,不敢多说,只求她自谋多福了。随着萧鸿峰等人一起,离了庄子,朝着东北方去了。

  望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身影,吕欣童差点儿没落下泪来,手捧喇叭状,高声喊道:“爹,你一定要尽快回家来,女儿乖乖在家等着你。”

  吕效尧骑在马上,远远听到女儿的呼声,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暗暗叹息道:“傻丫头,只怕以后,爹爹再也回不来了,你可一定要平安无事哟!”

  待到再也瞧不见不父亲的身影,吕欣童这才回转庄子,见真夏竜仍旧呆在这儿,柳眉上扬,杏眼怒睁,骂道:“好你个臭不要脸的,你怎么还待在这里的,赶紧给我滚出庄去,我们吕家不欢迎你,赶紧滚!滚!!!”

  萧鸿峰一行人等离开后,真夏竜心里总算是踏实下来,见欣童小姐这般恼恨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然他毕竟行走江湖多年,见识颇广,知道吕小姐现在的处境,皮笑肉不笑:“吕大小姐,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是我要告诉你,你现在很危险,还是赶紧离开的好。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爹爹,他恐怕永远也回不来了。”

  吕欣童怒不可遏,破口大骂:“放屁!王八蛋,你还敢咒我爹爹,看我不打死你。”从墙嘎哈抄起一扫帚来,一边追打,一边大骂:“我打死你个王八蛋,打死你个臭不要脸的,滚!滚!赶紧给我滚!”真夏竜狼狈不堪的逃出了松月山庄的大门。

  走在街上,他好生懊悔,好悔恨,实在是悔不当初。因为自己的无耻行径,以至于失去了与吕欣童进一步接进的机会,失去了与她结鸳鸯盟的可能,他感觉前途一片渺茫,黯然无光。他累了,他好想休息,好想睡在地上,一觉不起。一边走着,一边寻思:“师叔恼苦了我,欣童又是这般的恨我,想要与她结为夫妻,只怕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了。”心里又悔又恨,竟然产生了自暴自弃的念头:“世人尽道我是贪生怕死,没有骨气的怂包软蛋,却又有谁能够晓得我心里的半点苦衷。天大地大,我到底该去往何处?只怕再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也罢,走一步算一步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把山洞住。山洞不能住,咳!爷上歪脖树。”

  白日间的一番激战,吓的家丁仆人着实不轻,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自打吕效尧离开庄子,陆陆续续走了不少人,偌大的松月山庄顿时冷清了许多。

  到了晚上,吃过晚饭,父亲不在自己身边,吕欣童的心里感觉空落落的,没有了依靠,没有了陪伴,没有了可以尽情撒娇的对象,她孤单,她寂寞。斜倚窗前,单手支颐,仰望浩瀚无垠的夜空,明月当头,心萦乱飞,小嘴儿喃喃道:“爹爹,你什么时候回家来呀?女儿好想你呀!”泪眼盈盈,茫然不知所以。没有办法,只好将丫鬟小翠叫到自己房间来,坐在榻上,陪着自己谈笑聊天,藉此来缓解心中压抑的苦闷。

  正说笑间,忽地,一个黑影嗖地闪进门来,两个姑娘家吓得着实不轻,紧紧相拥在一起,险些没叫出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