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月的天气骄阳似火,刺眼的阳光照射在身上,让人感觉到像被蒸烤一样难以忍受。

  吕欣童纵马狂奔,连夜逃出松月山庄。巳时时分,小红马载着呼呼大睡的吕欣童,来到了一处地界,名叫鹰愁峡,顾名思义,连搏击长空的老鹰飞到这里都会感到发愁。但见这一带,是山连山,岭连岭,怪石横生,立岩似刀,卧石如虎,迭岭层峦,险峻山坡。两旁都是悬崖峭壁,行走在夹在当间的崎岖山道上,高石峭壁遮住日头,让人直感觉到阴森可怕,不寒而栗。

  有道是,穷山恶水地,多出盗贼人。那些穷凶极恶,无恶不作的强盗匪寇,大多数都喜欢选择这种山势险恶的地方作为据点,为嘛呢?但凡有人胆敢来到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便是陷入进退两难之地,定叫你有来无回,落一个人财两空。无人来到此处,嗨!他们照样有财源,往往会选择那些近处的乡村市镇作为下手的目标,着实好不厉害。倘若官兵带队前来攻打,他们占据有利地形,据守险要,以少战多,以寡击众,是进可攻,退可守,令你吹胡子瞪眼干着急,呲牙咧嘴没脾气。嗨!你说气不气人?

  闲言少叙,言归正传。

  小红马驼着呼呼睡大觉的大懒虫吕欣童正走着嘞,忽然瞧见前方有一彪人马挡住了去路,心里想:“娘耶!崴鼻子了!一不留神闯进贼窝子里来了!”没办法,这才发出嘶鸣向主人示警:“大懒虫,快别睡了,你瞧瞧咱这是走到哪里来了?”吕欣童睁眼一瞧:“哎呦!妈呀!”险些没从马上栽跌下来。

  你瞧瞧挡住去路的这些人,少说也有二十来号嘛!是黑、白、丑、俊,高、矮、胖、瘦,样样皆有。打个比方说,就好像那个东北人最好的那口铁锅大杂烩似的,聚的也忒全乎了点儿吧。手中的家伙什儿更是五花八门,有大刀片儿,有陀螺杆儿,有大长枪,也有烧火棍,钢叉、铁斧,那是样样可见。这些人往这儿一摆,好家伙嘛!整儿个的一个杂牌军队呀!

  其佘的人咱姑且不论,单说一说打前的这位骑大马的,也就是这支杂牌队伍的长官头儿,嘿,好家伙嘛!长得也忒难看点儿吧,倘若往地上一站,是没有一丈也有九尺,长得是膀阔腰圆,五大三粗,手一伸出来,呵!俺的娘耶!大夏天能拿来当扇子使,这两只脚丫子,就好像两只小船儿似的,穿的那鞋,也得是特制的,一般地方肯定买不到呀。这家伙的胳膊,好像房檩一样粗,这大腿嘛,呵!就跟房柁子似地,如果长上毛的话,好家伙嘛,就跟个大狗熊似的。

  您再瞧瞧他这长相吧,呵!是面如黑锅底,眼似探照灯,一对招风耳,狮子鼻外翻,海盆大阔口,还有满嘴的大黄板牙,嘴巴上还多少长着点连鬓络腮胡,是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白天跟前站,保准吓死鬼!你说当初他妈是怎么生出他来的?他娘这一瞧,“哎呦,俺的娘耶!”当时就得吓得背过气儿去。他爹一瞧,得咧!扔山沟子去吧!“嗖!”来到了这地界,落在这儿当山大王咧!

  也许你会问咧,这人是谁呀?实话告诉你吧,正是这一带出了名的贼头,鹰愁峡卧虎山上鬼王寨的二当家的,姓房,名叫房大庆,人称“黑面金刚”,倒也对得上他这烟熏火燎的长相嘞,今年是四十不到,三十出头的年纪。这人是心狠手黑,杀人如麻,做下的恶事是特别得多。不但如此,而且房大庆这个人,是特别的好色,别看他自己长得怪难看的,还特别的喜欢漂亮姑娘,那是色中的魔鬼,花中的魔王,但凡能给他瞧上眼的,是吃饭惦记,睡觉也惦记,非得把她给搞到手不可!这可好了,咱们这位貌似天仙的吕大小姐,今儿个走了倒霉运咧,你说你往哪儿走不好,偏偏走到这地方来,葳鼻子了不?撞枪口上了不?往哪儿买这后悔药去呦?!不过老话说得好,好人有好报,吕大小姐福星高照,呆会儿自会有人及时赶来搭救她的,你也就甭替她过于担心咧!

  且说这个“黑面金刚”房大庆,一瞧眼前的这个姑娘:“哎呦喂,这妞长得可真俊呐!比俺老房可强多咧!”废话!人家是如花似玉的姑娘家,又怎么能够是你这个黑了吧唧的大狗熊比得了的。

  再说咱们这位吕欣童吕大小姐,一瞧王大庆这个长相,娘耶!吓的心里直哆嗦,小嘴儿一撅,开始埋怨上了:“小红呀!你可把俺害苦了!这可该咋办呀?”灵动有神,漆黑如宝石的眼珠儿一转,心里开始想主意了,想来想去,想得脑袋都大了,还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心里直叫苦。

  房大庆眼瞅着眼前这位貌美如花,赛似天仙的姑娘,心里这个喜欢呀,甭提了!下边儿这两个房柁子一夹:“驾——!”驱马朝前缓缓走来,两只探照灯,将姑娘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手摸了摸锃光瓦亮的秃脑袋壳子,俩眼一眯,海盆大嘴朝两边这么一咧,嘿嘿笑了笑,顿时露出满嘴的大黄扳牙来,嗡里嗡气地说道:“小娘子,叫什么名字?打哪儿来呀?”

  吕欣童杏眼一瞪,小嘴儿一撅,啐口道:“呸,臭不要脸的!”

  房大庆一听,“嘎嘎嘎嘎嘎”,跟鸭子叫似的乐上了:“有个性,爷儿喜欢。”笑过一阵,“姑娘,既然来到这里,就别走了!干脆,跟我回到山上过快活日子去吧。二爷保证,定会好好待你,叫你穿金戴银,使奴唤婢,吃香的喝辣的,绝对受不了半点儿的委屈。”

  吕欣童一听,心里头这个气呀:“王八羔子,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姑奶奶我嫁猪嫁狗,也绝不嫁你这黑狗熊。”将心一横:“今儿个如果实在逃不过去,大不了一头撞死这里,也绝不让这个畜生崽子得逞,倒也落个干净。”眨动水汪汪的眼眸,将眼前的情形瞧着个清楚,人数虽然不少,但骑马的只有一个,只要设法将他闪过,纵马狂奔,未必没有逃出去的可能。左手勒住缰绳,右手朝后裤兜里这么一伸,抓过一把东西来,樱桃小口绽开,冲着房大庆这么嘿嘿一笑:“大爷,你瞧瞧这是什么呀?绝对是好东西!”话音刚落,一扬手,朝着房大庆的秃脑袋壳劈头盖脸的就洒了过来,房大庆一惊,生怕是厉害的劳什子,急忙勒马闪过。吕欣童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一声大喝,纵马将房大庆闪了过去,扬起手中的马鞭子朝着群贼这么胡乱一抽,大喝道:“闪开!”加上小红马奋力疾奔,势头甚急,吓得贼人“哇呀呀”直朝后躲,嗨!你猜怎么着?吕大小姐还真冲了过去。

  房大庆低头往地上这么一瞧,心里这个气呀:“妈的!臭娘们,敢耍我?驾——”纵马直追了过去。有个好事的贼崽子凑上来这么一瞧,咧嘴笑了:“嘿……!原来是瓜子儿。”捡起俩来嘎巴嘎巴嗑上了。

  见贼人朝自己直追了过来,离得越来越近了,欣童小姐心里头这个急呀,一扬马鞭子,“啪”,大喝道:“小红!快跑!”小红马一声长嘶,奋蹄急奔。

  要说房大庆跨下的这匹马,还真不含糊,那是有名的黄膘马,膘肥体壮,纵蹄如飞,比小红马有过之而无不及。

  追着,追着,相隔不过一丈远,房大庆朝马鞍子底下这么一掏,一扬手,“嗖”,吕欣童一凛:“坏了!”“哎呦”一声,从马背上直跌了下来,摔得身子像散了架似的,好家伙!差点儿没给摔死!

  房大庆人马上跳下身来,三步一晃,两步一摇,大摇大摆的走到吕欣童的跟前来,俯视着栽跌地上的美娘子,嘿嘿笑了起来:“臭丫头,你倒是再跑呀!”

  吕欣童吃力的从地上坐起身子来,低头一瞧,呦呵!自己身上套了根大拇搁般粗的黄麻绳子,绳子的一头,正握在房大庆的手里头,这下明白了:敢情自己是被人家甩过来的绳套给套上了。其实,这是房大庆练熟的绝活,就像《水浒传》中的扈三娘似的,专用绳套马上拿人,只要一给套上,两下里一较力,绳索这么一收一紧,那人还跑得了么?

  吕欣童又急又气,张口就骂上了:“臭贼人!烂贼人!你快放了我,放了我。”

  贼人无耻地笑道:“放了你?没问题!等咱俩拜过堂,成了亲,到了洞房里头,二爷我,自然放了你。”

  吕欣童怒不可遏,啐口道:“呸,不要脸!打死我也不会依了你的。”

  房大庆哈哈大笑道:“那可由不得你喽。”上前就拉吕欣童从地上起来,准备拖到马背上去。吕大小姐一张口,“哎呦!”得!咬上了!疼的贼人龇牙咧嘴,怒眉瞪眼,恶狠狠的骂道:“臭娘们儿,敢咬我!”“呯”,一脚将吕欣童踢躺在地上。

  吕欣童再次坐起身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视着贼人喝道:“兔崽子!有种的,赶紧把姑奶奶杀了!要不然,姑奶奶非咬死你不可。”

  房大庆气的身上直哆嗦,“哼”了一声:“杀了你?想得美!二爷我稀罕你还来不及呢,又怎舍得杀了你的?”这时,后头那帮贼崽子们三三两两的跑了过来,累的直弯下腰,抬胳膊抹袖子胡乱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气喘吁吁的,齐声道:“恭喜二寨主!贺喜二寨主!又得了位貌美如花的压寨夫人。”

  房大庆听的心里美滋滋的,嘎嘎嘎嘎嘎鸭子叫上了:“好!说得好!今儿个晚上,二爷我又要成亲了,心里高兴的紧,全寨上下,每人都赏十两银子!”

  群贼听闻这等好消息,个个喜得手舞足蹈,欢呼雀跃起来。贼人的欢呼声,令欣童小姐心里直作呕,又气又怒,更多的是心惊胆颤,心里这个苦呀:“完了,躲不过去了。”这可真是:才脱虎穴,又入狼窝。

  吕欣童眼见逃走无望,心里直叫“爹爹”,晶莹如玉的泪珠儿,由嫩白细滑的脸颊上刷刷地滚落下来。小红马瞧主人遭擒,不忍直视过去:“完了!主人受委屈了,这可咋整啊?”罢了,不看了!眼不见心不烦,忙用手捂眼睛。咦?手呢?哦,想起来了,自己是马,没手!索性,低下头吧。

  俩贼人走上前,拖起欣童小姐便走,这个时候,吕欣童也顾不上淑女不淑女了,扯开嗓子大喊大叫起来:“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

  房大庆回头一瞧,心笑道:“这丫头吓傻了,荒山野岭的,哪儿会有人赶来救你?”认镫上马,催马使行。

  马蹄子走出才没几步远,房大庆耳闻“嗖”地一声轻响,好家伙!有一白影,好似一阵风掠过,从自己头顶上飞了过去,心里一惊,朝马前一瞧,见一衣袂飘飘,白衫似雪的芳姿倩影玉立跟前。但瞧这人,背对着自己,一身素衣白裳,好似轻烟,朦胧而迷离。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好似瀑布般倾泻背上,右手隐于身前,左手握一柄墨绿色鲨鱼皮制的青锋宝剑,剑柄并无剑穗,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冷飕飕的寒意,让人望而却步,不敢轻易靠前。

  房大庆单透过她的身影,和方才显露的好似飞燕般轻身功夫,便知站在自己跟前的,是一位年岁不大,身怀绝技的美貌女子,他虽生性好色,却也不敢对她冒然心生歹意,脸色凝重,语气低沉的问道:“敢问姑娘何人?因何阻我去路?”

  白衣女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语轻言厉:“放开姑娘,滚回山去!”闻听她说话时候的声音,亦然透着一股子冷嗖嗖的寒意,听得人心里甚是冰凉。

  “你……”房大庆甚是恼怒。多年来,他在这一带横行霸道惯了,无论做什么,从来没有人敢冒出头来干预过他,更没有人敢来阻止他。不想今日,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不识好歹的小女子来与他为非作对!房大庆不敢贸然动武,强压心头怒火,哼哼笑道:“我若不放呢?”

  “那就一个也别想活。”话音儿还没完全散去,只瞧白衣女子身子未动分亳,朝后这么一挥右手,耳轮闻听“啊”地一声惨叫,房大庆朝后这么一瞧,好家伙!在自己右后侧,瞬间横尸一具,隐隐瞧见尸体的喉间绽开一点红,分明是被暗器给打中了。房大庆“哇呀呀”暴叫不止,“噌”地由身后抽出金刃宽背大砍刀来,这就要奔上前来,大战白衣侠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