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方才的遭遇,让吕欣童心有余悸,实在是不敢想象,如果不是人家张紫涵恰巧赶来这里,自己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只怕是凶多吉少。

  赶往百花谷的路上,姑娘家心里头有委屈,总该发泄出来,没办法!又朝人家“小红”骂上了:“臭小红!都怪你不好!你干嘛带我来这儿的?差点儿被你给害死了!打死你……”一边骂,一边朝着小红马的脖子就一个劲儿的拍打起来。

  小红马心里头这个委屈呀:“赖俺干嘛?不是你催俺走这条道上来的么?再说了,俺不是提前给你示警了么,谁叫你自儿个贪睡的!大懒虫!”

  心里头委屈,可说不出来。为了得到主人的原谅,一个劲儿的“耳鬓厮磨”,小舌头还伸出来直舔姑娘的手,那亲热劲儿就甭提了。姑娘家受不过它的“道歉”,也就解气了,抚了抚马儿的鬃鬓,嘻嘻笑道:“好了!小红!姐姐原谅你了!记住,如果再有下一次,我,我可不要你喽!”小红马一声长嘶,倒也高兴起来。

  张紫涵眼瞧吕欣童与爱马之间这般默契,心中觉得挺有趣:“这丫头,连马儿都怪罪,真够刁蛮的。”

  一路上,二人边走边聊,渐渐地熟识了许多,互道了姓名与年岁,吕欣童硬是要认张紫涵做姐姐,张紫涵拗不过她,便不再以姑娘相称,改口称呼她为妹子。

  看官,不知你可否还记得下面这段文字: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想起来没?

  没错!正是淘渊明老先生撰写的《桃花源记》。也许你会说了,咦,这不是陶渊明虚构出来的么?没错!还真是。这篇文章,是陶渊明陶老爷子为抨击现实黑暗,表达自己内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所写的,是一种思想寄托,咱们可以联系一下人家陶老爷子的为人,“不为五斗米折腰”嘛!而且文中也有交代,“遂迷,不复得路”,这就暗示了桃花源的虚构性,为文章增加了一层传奇色彩。可是,人家吕欣童吕大小姐,还真得就来到了一片桃花源。

  穿过鹰愁峡,朝西南方向行走了十几里路,来到一山谷的入口处。谷口夹于两山间,朝向东方,甚是窄小,高不过一丈,宽不俞半丈,勉强能容一人一马通过。

  歇马在谷口前,张紫涵对吕欣童说道:“妹子,你先留在这里歇息片刻,容我进去同师父商量商量,看她是否准允你进谷的!”

  吕欣童牵过张紫涵的手,嘻嘻笑道:“怎会不允许的?姐姐是好人,姐姐的师父也一定是好人,不会怠慢客人的。”

  张紫涵冷冷的笑了一声:“妹子,你有所不知,我师父的脾气古怪的很,她最讨厌与外人打交道了。不瞒你说,我十二岁那年,有一伙商人被山贼追得紧,无奈逃进谷去,不料,我师父大怒之下,不容分说,将这些商人连同贼人一并杀死了。”

  “啊?”吕欣童惊愕不已:“这,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你说什么?”张紫涵面上稍显愠色。

  吕欣童只觉一阵寒意袭来,心中一凛,连连摆手道:“哦,没,没什么。”暗暗心惊:“以后在姐姐面前,还是少说话为妙,免得惹她生气。”

  张紫涵哼了一声,道:“好了!不说这些了。记住,在我没赶来接你之前,千万别擅自走进谷去,若是惹怒了师父,连我也救不了你。”

  吕欣童点了点头:“好!我记下了!姐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乖乖呆在这儿等你来接我!”

  张紫涵转身进谷,没走两步,回转头来,再次叮嘱道:“一定记住,在我赶来接你之前,千万别擅自进谷。”

  吕欣童手捧喇叭状:“知道了啦!”张紫涵这才放心走进谷去。

  来到师父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获得师父的准允,这才敢推门进屋。见师父仍旧端坐在供奉观音菩萨香案前的铺团上,手捻佛珠,诚心诵念佛经,张紫涵双手交叠腹部,恭恭敬敬的站在师父的身后,不敢发一言。

  半晌,百花谷主做完功课,身子未动,开口问道:“徒儿!有何事来找为师的?”

  张紫涵不知该咋向师父道明情况,抿抿嘴,先告罪道:“师父,弟子未经获得师父准允,擅自出谷,还请师父责罚!”

  百花谷主幽怨的叹了口气,道:“这也全然怪不得你!为师皈依佛门,清修二十余年,尚且不能尽消心中戾气,你年纪尚轻,修为尚浅,身负杀家深仇,又如何能够是自己左右得了的?

  先不说这些了,为师闻你呼吸不匀,气息不稳,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

  张紫涵一惊:“果然瞒不过师父。”稍作思考,想了套说词,对师父说道:“不瞒师父!弟子出谷后,赶到了鹰愁峡,恰好见到一伙贼人欺负一姑娘家的,弟子气不过,上前杀散贼人,救下了姑娘,眼下姑娘伤势甚重,弟子不忍心见她伤重不治亡于荒野间,未经请示师父,斗胆将她带到百花谷口外。弟子实无主意,特来请示,不知师父该如何处置这位姑娘?”

  百花谷主听罢,心中颇有感触,叹息一声,道:“佛祖慈悲,菩萨救难,眼见有人遭难,岂有见死不救之理。不管如何,你且将她带进谷来再说。”

  张紫涵甚喜,揖礼道:“是!师父。”

  正欲出屋,忽闻屋外传来一女子的欢呼声,分明就是吕欣童,心中大惊,暗叫不妙:“糟了!这丫头果然还是闯进谷来了!”

  百花谷主心中甚是恼怒,喝道:“何人如此大胆,未经我允许,擅自进谷,找死!”也未见她如何起身,“嗖”地一道白影掠过,张紫涵还未曾反应过来,人已然飘出门外,不见了踪影,顿足道:“臭丫头!你可闯下大祸了!”哪还来得及多想,急忙转身跑出门外。

  且说吕欣童,独自守在谷口外,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心里就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加之她是松月山庄的大小姐,打小娇惯坏了,办起事情向来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哪里顾得了这许多,把张紫涵的嘱咐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牵着小红马,走进谷来。

  挤过窄小的山谷口,朝里走了不过几丈远,眼前豁然一片新的天地,天呐!宛如一个天然的大花园,这里栽种有红、黄、绿、紫、白等各色各样的鲜花异草,阵阵花香沁人肺腑,顿时感到心旷神怡。花园边上,挨着山岩,栽有一株株枝高叶茂的树木,有梧桐,有松柏,有柳槐,还有银杏,品种不下十余种,鸟儿雀跃枝头,唧唧喳喳,叫声清脆响亮,好生悦耳!仰瞧环绕四周的群山,高不逾百丈,不似鹰愁峡险峰恶岭那般阴森恐怖,郁郁葱葱,透着一股子钟灵毓秀之气,置身在这座犹如处于盥盆底部的大花园之中,就像到了世外桃源,吕欣童精神顿时一振,心里高兴极了,身子上的疼痛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瞧向正南方,哎呦呵!依山面北,有一排用竹子搭建而成的竹屋,细细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六间,天然花园正中央处,有一座翠绿竹子搭建成的八角竹凉亭,八面有八个犄角,由八株碗口般粗的翠绿竹子支撑着,甚是雅观整洁。竹亭间,摆有一方尺寸丈佘的圆形石桌,绕石桌周围,整齐码列着四只石凳,可供人坐下身来养神安歇。栖身在竹凉亭间,品茶下棋,凉风袭袭,花香扑鼻,实在是再美妙不过的事情了。

  景色实在太过于美妙,吕欣童一时情难自禁,竟自忘却了张紫涵临离开前的再三嘱咐,撇了小红马,一股脑儿的跑了过去,伸展开双臂,纵情欢笑,弯下腰来,鼻嗅香花,手弄嫩草,完全沉浸其中,忘乎所以。这下可好,傻丫头,惹祸了吧:

  忽闻一阵冷峻严厉的喝声传来:“哪儿来的野丫头,敢到这儿来大呼小叫,活腻歪了!”

  闻听这人言语不善,吕欣童甚恼,才刚要开口反驳,“嗖”地一声,人已临近身前,一手抓向左肩来,吕欣童顿觉奇痛难忍,尖叫不止:“痛——!好痛!”

  百花谷主冷冷喝道:“痛?马上就不痛了!”扬手直击吕欣童脑顶泥丸宫。

  “师父!手下留情!”眼见师父对吕欣童狠下杀手,张紫涵顾不了许多,纵身跃上前来,横起剑柄拦挡上前。百花谷主手掌离吕欣童头顶仅留有一寸间隙,掌势收住了,转向张紫涵,喝厉道:“你敢拦我?”

  张紫涵吓得也着实不轻,然不敢撤手,否则吕欣童顷刻之间便会没命的。停剑不前,“师父!莫要杀她!她就是徒儿救下的那位伤重的姑娘呀!”

  “什么?”百花谷主又惊又愕,撇了眼吕欣童,瞧她小脸煞白,浑身瑟瑟发抖,显然吓得不轻,哼了一声,撤回掌来。吕欣童这条小命总算是保住了,两腿一软,“咕咚”栽跌地上,再也站不起身来。

  俯瞰着瘫坐在地上的吕欣童,百花谷主冷冷笑道:“大呼小叫的,哪有半点受伤的样子。徒儿,你莫不是敢欺骗为师吧?”

  张紫涵一惊,急忙跪倒地上,叩头道:“师父息怒!弟子万不敢撒谎,欺骗师父。”

  吕欣童虽然吓得着实不轻,可鬼精的厉害,一瞧眼前情形,全然明白了,“咕嘟”倒跌地上,直打起滚来:“哎呦!疼,疼,疼死我了。”

  百花谷主喝道:“哪里疼?”

  吕欣童一面装势,一面“哎呦”道:“腿疼胳膊疼,腰疼屁股疼,连肩膀也疼起来了!哎呦!浑身上下哪儿都疼!疼死我啦……”躺在地上直打滚,就是不肯起来。

  百花谷主一瞧,半信半疑,问道:“怎么搞的?”

  “我被贼人给从马上摔了下来,又给人拿棍子打了一顿!而且,而且他们还要欺负我!”瞧!这丫头半真半假的胡诌上了。张紫涵一瞧,心里笑了:“臭丫头,装的还挺像。”

  百花谷主瞧她说的有鼻子有眼儿,开始有些相信了,又问道:“你说他们欺负你,怎么欺负你的?”

  “这……”吕欣童未曾防备人家问这个,心想:“这可咋说?怪丢人的。”可性命攸关,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吃力地从地上坐起身来,伸过手,解开左肩上已然系好的衣服,瞬间将嫩白如雪的左肩显露出来,仰瞧着百花谷主,说道:“呶,你自己瞧,他们把我衣服都给撕破了,难道还不是欺负我吗?”朝着跪在地上的张紫涵瞧了一眼,继续说道:“要不是姐姐及时赶来救我,估计我就……”未再说下去,小脸羞得通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百花谷主一瞧,气的脸都绿了,身子直乱抖,朝张紫涵问道:“紫涵,是不是这样?”

  “啊?”张紫涵哪里瞧见过这一幕的,她哪里知道,吕欣童这丫头,将真夏竜做下的恶事情全都栽给房大庆了,然眼下容不得多想,忙点头道:“是……!徒儿亲眼见到,那帮畜生对姑娘动手动脚,一时气不过,这才上前杀了贼人,救下姑娘的!”话才刚出口,急忙低下头去。从小到大,她这是第二次说谎,生怕给师父瞧出端倪来。

  百花谷主愤怒到了极点,“啊”地暴叫一声,一抬手,“咔嚓”,不远处的一株犹如腰粗的柳树瞬间折断,“哗啦啦”栽倒下来,忿喝道:“杀的好,杀的好!”转向张紫涵,两眼通红,朝她问道:“徒儿,你可曾放走一个贼人?”

  张紫涵知道师父已然信过这是事实,见师父气得发狂,心中又惊又喜,连连摆手道:“没——没有!绝对没有!弟子岂容这些恶徒再活人间!”

  “好!这样最好!”百花谷主怒气稍趋平和,转而面向吕欣童道:“姑娘!方才我李元梅错怪你了,莫要气恼才好!”

  吕欣童一听:“呦!敢情姐姐的师父叫李元梅,非但不再杀我,反而向我道歉。”心中甚是高兴,连连摆手道:“没关系的,前辈!这全都是那些坏人的过错,我不会怪你的。”嘴上说不怪,其实方才给吓的着实不轻,心里早已默默地问候过李元梅的十八代祖宗了。

  李元梅点了点头,有如冰块儿一般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甚好!”转而向张紫涵道:“徒儿!你这就带姑娘回你房去好生养歇,顺便给她找件合身的衣服换上,衣衫不整的,也实在不像样子。为师还有功课要做,就先回屋了!”话说完,转身返回竹屋去了。

  雨过天晴,张紫涵将吕欣童由地上扶起身来,替她掸了掸身上的浮土,伸过右手食指,狠狠戳了下她的太阳穴,嗔怪道:“臭丫头,算你命大!害得我险些替你担心死!”

  吕欣童还不以为然,柳眉一挑,两手一摊,嘻嘻一笑:“现在没事儿啦!我就说嘛,姐姐是好人,姐姐的师父,也一定是好人。所以,好人是不会杀好人的。”瞧!她还瞒会抬爱自己的。姐妹俩相视而笑,携手朝张紫涵房间走来。

  正走间,忽听见传来一阵清脆的铜铃声,回转头来,朝谷口方向一瞧,一位身穿青衫的老妪,骑着一匹全身如雪的宝马,缓缓进入谷中来,吕欣童一惊,抬手搔搔云鬓,喃喃道:“咦,这谁呀?又跑来一个送死的。”

  张紫涵摆了摆手:“不会的,师父绝对舍不得杀她的。”

  “啊?”吕欣童顿生一脸茫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