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紫涵虽然拿住了贼人,可死活审不出他的底细来。没办法,舍了贼人,趋步来到床前,瞧瞧吕欣童的情况:“呦!妹子睡得真香!”嗨!给迷晕了,能不香么?没有解药,恐怕到天亮都醒不过来。

  正自左右为难之际,忽听传来敲门声,张紫涵持剑在手,靠身门前,轻声问道:“谁?”

  门外传来一中年妇人的声音:“姑娘莫要疑心,是我。”张紫涵一听,是这家店女掌柜的,不再多心,“吱”,闪开房门。见店家两口子均站在门外,深更半夜,男人家进女孩子房间不太方便,男掌柜的只好留守门外。

  女掌柜的给张紫涵让进屋来,低头一瞧:“哟,这儿咋还躺着个人嘞?”瞧他的行头打扮,便知不是好人。

  张紫涵朝妇人问道:“大婶,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跑我房里来干啥?”

  妇人摆了摆手,笑道:“嗨,甭提了,婆子我就住在姑娘隔壁,睡的正香咧,忽然听见传来叮叮哒哒的声响,吵得婆子我连觉都睡不好,这才叫起我家老头子,赶过来瞧一眼的。这不,正好遇上这事儿了。”一摊手,满脸的苦表情。俯下身来,朝躺在地上少年问道:“嗳,小伙子,你到底是哪家的孩子,闲着没事儿,跑到咱店里来想干啥子?”

  少年啐了一口,喝道:“呸,老贼婆子,小爷到这儿来,干你啥事儿?”

  婆子一冷笑:“呦呵,岁数不大,脾气还蛮横的。这是我开的店,你跑这儿来惊扰我的客人,你说关我啥事儿?”冷不丁地,一眼瞧见少年身子下压着的“小仙鹤”,拽过手来一瞧,认识!登时就急了:“好呀,合着你是釆花的小淫贼。”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骂道:“臭小子,小小年纪不学好,跑到这儿来瞎胡搞,你到底想干啥?”

  少年耳朵吃痛的紧,一拨楞脑袋,横眉瞪眼,恶狠狠的骂道:“呸,老贼婆子,休要诬赖好人。小爷才不屑干这种下流勾当来着。”

  婆子一瞪眼:“好人?你随身携带这种东西还敢说是好人?臭小子,快说,这到底打哪儿来的?”

  少年一仰脖,冷笑两声:“你管不着。”

  张紫涵将“小仙鹤”拿过手来,仔细地瞧了瞧。姑娘家的到底冰雪聪明,冷眉上扬,喝道:“小贼,房大庆是你什么人?”她将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联系到一块儿,隐隐觉得这少年与鬼王寨一伙有关系。

  果然,少年暴喝道:“好个贼婆娘!果然厉害!实话告诉你吧,房大庆是我舅舅,我是他外甥。贼婆娘,你已然杀了我爹我娘,还问这么多干什么,趁早一剑将小爷给杀了,免得麻烦。”

  张紫涵一听,心里头有了主意,语气稍微缓和了些:“原来,你是卧虎山鬼王寨大当家的儿子!”

  少年恶眉上扬,暴喝道:“不错!小爷正是鬼王寨的少当家的!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小爷姓房,名叫房小江,今儿个到这儿来,专门找你报仇来的。

  贼婆娘,我爹我娘,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将他们给杀了?你也忒歹毒了!”这小子,倒随了母姓!咳!也难怪,谁叫人家周宝同是上寨女婿来着。

  贼人无理搅三分,甚是可恶!张紫涵喝道:“你爹你娘,聚众为匪,打家劫舍,强抢良家女子,哪桩哪件不是恶行?但凡有半点良心的,见到这种恶贼人,个个都要将他给杀了。你年纪尚小,见识尚浅,我且饶你不死!快把解药拿来!”说着,伸过右手。

  贼人愤怒不已,喝道:“呸!休想!贼婆娘,有本事将小爷杀了!想救那小贱人,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你……”见他小小年纪不学好,口齿还甚是了得!张紫涵碎玉咬得咯咯作响,挺剑上前:“可恶,我杀了你!”

  婆子一惊,忙摆手:“姑娘且慢!我这里可是正经营生,千万不可在这儿杀人的。”

  张紫涵一瞧,又愧又恼,还剑入鞘:“大婶,你说该咋办?”

  婆子擦了把额头上惊出的冷汗,眼珠一转,说道:“姑娘,依婆子看,不如这样吧。先把这小子给绑起来,等天亮以后,把他扭送县衙,交由官家处置,你看如何?”

  张紫涵稍作沉思,点了点头:“也好!毕竟他还是个孩子,我还真不忍心杀了他的。希望他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改过自新!也好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瞧,人家姑娘就是心善。

  就这样,婆子将自家男人唤进屋来,三人合力,将房小江扭转过双臂,用粗麻绳子给反绑了起来。房小江又气又怒,破口大骂,哪里还济事儿的?这小子骂的实在难听,店家忍无可忍,只好取过抺布将他嘴给㩙上了。得!只能听到唔唔声,哪里还能骂出半个脏字儿来的?店家两口子合力将他给扭进了柴房,关了起来,待天亮以后,扭送县衙。

  折腾了半宿,张紫涵再也难以入睡,索性,先替昏昏沉睡的吕欣童解下衣服,替她盖好被子,好似母亲一般,守护着她,盘坐榻上,打坐调息,运行小周天。

  “咯……”,鸡叫三遍,天露鱼肚白。

  大懒虫吕欣童,终于清醒过来,揉了揉惺忪睡眼,一瞧身边:“咦,姐姐呢?”手按床板,正欲起身。只觉头脑昏沉沉,着实难受的厉害。勉强坐起身来,好似孩子似的呼叫道:“姐姐,你在哪儿?姐姐……!”

  且说这时候,张紫涵正在屋外净面洗手,忽听见吕欣童呼唤自己,忙跑进屋来:“妹子!终于醒了。”

  吕欣童小嘴儿一撅,抱怨道:“姐姐,你干嘛撇下人家一个人不管的?”

  瞧她跟个小孩子似的,还爱撒娇,张紫涵忍不住笑了笑,道:“好了,妹子!别生气,都是姐姐的不是。赶紧的,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吧!”

  “哦!”吕欣童一面穿衣,一面问道:“姐姐,昨儿个晚上,贼人到底来了没?”

  “呃……”避免让她过于担心,张紫涵摆了摆手:“没有!昨晚是姐姐多心,压根儿没人来的!”其实,一大早地,店家就伙同俩伙计,将房小江由柴房取将出来,套上马车,扭送十里开外的县衙去了。

  吕欣童信以为真:“哦,那便好。”

  待吕欣童一切整理妥当,姐妹俩简单的吃了些早点,同女掌柜的将房饭钱一并结算清楚,趁着天凉,继续朝着松月山庄方向赶来。

  一路上,姐妹俩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得寂寞。只不过,小白没人家小红争气,跑的也忒慢了点儿,吕欣童总爱时不时地勒马前方,朝张紫涵挥挥手,格格笑个不停:“姐姐,快点儿的。”

  临近巳时,隐隐瞧见一座颇为气派的庄院就在前方,吕欣童抬手一指:“姐姐,你瞧!那儿就是我家。”

  张紫涵一瞧:“呦!妹妹!你家房子还蛮大的嘛!”

  吕欣童嘻嘻一笑:“当然了,我可是堂堂松月山庄的大小姐耶!”语气中颇显自豪。

  纵马来到松月山庄的正门前,但见高门楼,朱红门,甚是气派,果然是大户人家。在门的两旁,分别矗立一只石雕的大狮子,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甚是威武不凡。仰瞧匾额,赫然四个镏金大字:“松月山庄!”

  院门紧闭,似乎没有人。吕欣童下马走上台阶,尝试着推门,压根儿推不开,手指“嗒嗒嗒”,敲了几下大门,半晌无人肯应。吕大小姐心里颇觉沮丧:“看来,爹爹还是没能回来。”心中一酸,眼泪噗噗落了下来。

  张紫涵走上前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她道:“妹子大可放心,我相信,吕叔叔他一定吉人有天相,绝对不会有事情的。兴许,正在赶往家来的路上呢!”

  吕欣童知道她这是在宽慰自己,微微的点了点头:“但愿吧。”吕大小姐不死心,伸过手,再次敲了几下大门。

  约摸半柱香的功夫,终于有人肯来开门了:“谁呀?”

  闻听这声音虽然苍老,但甚是熟悉,吕欣童好生欢喜:“钟伯,是我,我是童童。”

  门里人甚是惊喜:“呦!是大小姐,大小姐你可回来了。”“吱”地一声,朱桐漆的大门缓缓打了开来,从门里走出一位身着青布衫,满头银发,模样慈祥的老人,估摸着,这人少说也有六七十岁了。老人用眼一瞧,门外站着俩姑娘,其中一位,正是松月山庄的少主人吕欣童,老人喜极而泣:“大小姐,你走了一个多月,可算是回家来了。”

  吕欣童上前一把握住老人布满老茧的双手,哽咽道:“嗯!钟伯!童童回来了,童童终于回家来了。钟伯,不知我爹爹,可曾回来没?”言语都充斥着殷切。

  钟伯摆了摆手,叹了口气:“咳,别提了,自打那天以后,老爷压根儿没回来过。”朝门里一礼让:“小姐,既然回来了,赶紧进屋,别在这儿干晒着!”

  “好!”三人分前后脚走进庄来,钟伯顺手将院门关好。这时,由侧院跑过两名家丁,接过马的缰绳,朝后院走去。吕欣童携过张紫涵的手:“姐姐!屋里请!”

  “好!”

  来到正厅,高大宽敞,方砖铺地,光滑平整,天花板,亮粉墙,墙上挂着几幅水墨丹青,八仙桌,太师椅,丹朱墨宝,非常庄重。

  钟伯亲自端过一壶沏好的花茶,分别给两个姑娘倒上,将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对吕欣童一一道来:

  自打吕欣童逃离松月山庄,当天夜里,真夏竜已然逃走,一个月来,半点音信皆无。

  至于白福彪、张三、李四仨贼人,眼见追不回吕欣童来,甚是懊恼,滞留庄子十几天,迟迟不见吕欣童归来,也就悻悻地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接下来的几天里,庄子上的家丁仆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不少,现下,只有老管家钟伯,还有五六位忠心的仆人留守庄子,替主人看家,静等主人归来。盼星星,盼月亮,今天终于把吕欣童给盼了回来,钟伯的心里总算是有了主心骨:“大小姐,好不容易回到家来,可千万别再走了,要不然,我们这些人,可真不知道该咋办了?”

  “钟伯,谢谢你肯留下来,替我和爹爹看好家。我吕欣童在此谢过了。”言罢,起身揖了一礼。

  钟伯好生惶恐,哪里受得起这个?急忙还礼:“小姐千万别这样,如此,折煞老奴了!老爷和大小姐,平日里待我们甚是不薄,我们做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只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老爷和小姐,让老爷和小姐平白遭了这番劫难。”说着,摇头叹息不止。

  吕欣童好生感动。忽地,想起小翠来,问道:“钟伯,不知你们将小翠如何安置了?”

  钟伯默然半晌,浑浊的老泪扑扑滚落下来,哽咽道:“朱姑娘为了救小姐,不惜舍却自己的性命,我们由衷地钦佩。”

  抹了把泪,继续言道:“那天以后,我们几人凑钱买了副薄皮棺材,将姑娘盛敛好,给葬在了庄后的山上。咳……”叹息落泪不止。

  回想起自己与小翠平日里相处的情景,欢声笑语,音容笑貌,清晰闪现眼前,回响耳畔。吕欣童心中很不是滋味儿,晶莹的泪珠儿好似决了堤的江水,哗哗淌了下来:“小翠,我的好妹妹,都是姐姐不好,害得你年纪轻轻的丢了性命,我……我真得很对不起你!”姑娘哭的那个伤心劲儿就甭提了。

  钟伯不忍心直视过去,扭过身,抽噎不止。张紫涵心里头亦跟着难过,可是,她落不下泪来。挨到吕欣童跟前,手抚娇躯,宽慰道:“妹妹,别太难过了。小翠姑娘在天有灵,也不忍心见到你这般伤心的。”

  吕欣童泪眼儿瞧视着张紫涵:“姐姐!我……”心中难过,说不出话来,一头扎进了张紫涵的怀抱里,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

  哭过一阵,姑娘家心里总算感觉舒畅了许多。抬手擦了擦香腮边的泪痕,对着张紫涵勉强挤出个笑脸:“谢谢姐姐。”

  张紫涵淡然一笑:“没什么。妹子!赶了许久的路,可觉得肚子饿了?”

  “这……”吕欣童只觉得这话语好熟悉,似曾听过。哦,想起来了:

  “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若再晚回来一会儿,小翠可就饿死了。”

  吕欣童眼含泪花,淡淡笑道:“好妹妹,你放心,姐姐一定不会让你饿坏肚子的。”转过头来,朝钟伯吩咐道:“钟伯,麻烦你带俩人,赶往好客酒家,买上几样像样的小菜,然后再到香烛店,买些香烛纸钱,我要亲自到山上去,好好看看她。”

  “是!老奴遵命。”钟伯揖了一礼,领命而去。

  由钟伯在前引路,张紫涵陪同,吕欣童来到松月山庄后山上小翠姑娘的埋骨之处。

  吕欣童缓缓蹲下身来,将六样精致的菜肴一一摆列开来,点上两只香烛,烧化了些纸钱,泪眼盈盈,喃喃道:“小翠!我的好妹妹!姐姐看你来了!姐姐知道,你这丫头,一向馋嘴的厉害,这些菜,是姐姐令钟伯特意给你买来的,你就尽情的吃个够吧。小翠……”姑娘家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痛之情,“扑通”,双膝跪倒在小翠姑娘的坟前,双手伏地,嚎哭不止。

  “大小姐,你……”

  未及钟伯把话说出口,张紫涵伸手阻拦道:“钟伯,你就让妹子她,尽情的哭个够吧!这样,她心里才会好受些。”

  “可是,哪有主人家向下人跪拜的?”

  张紫涵摇了摇头:“没关系的!妹子她,生性纯真,重情重义,决不会计较这些的。”

  “那,那好吧!”钟伯不便再说些什么,转过身来,黯然流泪。

  吕欣童祭过坟,取过一张由家中带来的楠木板,持过宝剑,以剑尖在上面扭扭捏捏的刻起字来。她功力尚浅,刻字异常困难,费了半天力气,一个字都没刻好,张紫涵走上前来:“妹妹,你想刻些什么,由姐姐代劳好了。”

  吕欣童满眼泪花的瞧着张紫涵,点了点头:“谢谢姐姐。我想刻,吕欣童之妹忠烈女朱翠翠之墓。”

  张紫涵脸泛淡容:“好的!姐姐替你完成。”张紫涵功力精深,没一炷香的功夫,楠木板上赫然呈现出吕欣童口述的几个字来,镌刻清秀工整,字体圆润端正,甚是美观。将墓碑立在朱翠翠的坟前,三人朝她拜了三拜,转身走下山来。

  吕欣童抬头望天,忽然,瞧见天上的云朵,缓缓地拢到一处,眨眼间,凝聚成为一张笑脸,像极了小翠姑娘,朝她招了招手:“小姐,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小翠虽然不在了,冥冥之中,也一定会为你祝福的。小姐,永别了。”云朵散开,再也瞧不见了。吕欣童手捧喇叭状,仰天大喊道:“小翠……,妹妹……,你不能离开我,不能——”

  这时候,忽听身后传来一阵猥琐的笑声:“臭丫头!咱爷们儿等了这许久,可算是把你给等回来了。”

  吕欣童一愣,回转身来,瞧了眼来人,两眼瞬间冒出火来,浑身爆发出一股凌人的杀气,“哇呀”一声暴叫,犹如发了怒的雌鹰,拔剑猛扑来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