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见吕欣童扬手便要杀人,张紫涵忙奔上前,阻止道:“妹子,不要杀他。姐姐还有要紧事情问他的。”

  吕欣童一听,明白了:“姐姐功夫这般了得,如果想杀死贼人,还不是手拿把攥的事儿。”点了点头:“好吧!”收回手来,朝白福彪啐了一口,道:“畜生!就让你再多活一会儿!”转身闪到了一旁。

  张紫涵俯瞰着栽卧地上的白福彪,冷冰冰地问道:“姓白的,我来问你,你可是天狼教的人?”

  白福彪冷“哼”一声,趾高气昂的喝道:“不错,大爷我正是天狼教飞狐堂的堂主。识相地,赶紧给大爷我解了妖法,放大爷离开这儿。要不然,绝对没你好果子吃。”

  张紫涵一听,心中不快:“我是人,不是妖,哪儿会使妖法来着?!”顾不上这些,接着问道:“我再问你,吕叔叔家有碧眼金蟾,可是被你等一伙儿给抢去的?”

  白福彪一愣,问这个干什么?鹰眼一瞪:“一点儿没错!是我们干的,你想咋地?”

  令白福彪没有想到的是,张紫涵登时就急了,一探手,抓在他的肩膀子上,抓的白福彪只觉生疼难禁,哎呦不止。

  张紫涵不肯松手,厉声喝问道:“那我再来问你,你可认识‘鬼头刀圣’万(mo)俟谢,这厮右臂上纹有一枚鬼头刺青?说!到底认不认识?”

  说到“鬼头刀圣”万俟谢,正是当年杀害张紫涵一家的四个恶徒其中之一,张紫涵当年虽年幼,可这恶贼的贼音贼貌,还有他右臂上的鬼头刺青,已然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里,十五年来从未淡忘过。当年这厮一跳上前来,便喝令张家人交出碧眼金蟾,她虽然未曾亲眼见识过,可也牢牢记住了“碧眼金蟾”四个字。如今江湖上又掀起抢夺碧眼金蟾的风波,让她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当年的杀家仇人,殷切的希望由白福彪身上得到相关线索。

  白福彪瞧她满脸的杀气,甚是骇然!说话变得直结巴起来:“姑……姑娘莫……莫恼,我……我当……当真没……没听过这……这人的名……名字。”

  “当真没有?”张紫涵再次喝问。

  白福彪急忙摇头:“真……真的没有!”

  张紫涵无可奈何,只好放开白福彪,冷着张脸沉默半晌,伸过手,抓起白福彪丢落地上的银枪,冷冷的说道:“姓白的,今天我姑且放过你,希望你改邪归正,切莫再作恶。否则,这便是你下场。”话音未落,玉臂一扬,“嗖”,银枪脱手飞了出去,“噗”,力透一株犹如腰粗般的柏树。

  别说白福彪了,连吕欣童也被吓得娇躯直哆嗦起来,不禁咂舌:“天呐!姐姐好大的力气!”这哪里是力气大,分明是姑娘家的运使内劲于枪杆之上,使了这一手“飞枪透树”的绝活。

  白福彪被吓得神魂俱冒,魂飞天外,半晌说不上话来。待回过神,挣扎着站起身,朝张紫涵揖了一礼,谢过饶命之恩,连银盔都懒得捡,转向正南,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张紫涵或许不会想到,仅仅一年之后,俩人还会再见面的,到那时,白福彪虽算不上一个好人,可也不能说是坏人,因为那时的他,俨然成为了一个头顶光秃秃的小和尚。

  吕欣童见张紫涵放走了贼人,心里不乐意了,小嘴儿一撅,埋怨她道:“姐姐,你干嘛放那坏蛋离开的?真搞不懂你到底咋想的。”扭过脸去生闷气。

  瞧她生气了,没办法!张紫涵只好哄哄她:“好了,妹子,休要恼姐姐的!常言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他能够改过自新,做一个好人的话,这不也是功德一件么?”

  吕欣童仍旧背对着张紫涵,小嘴儿嘟囔道:“可是,狗能改的了吃屎么?”

  张紫涵掩嘴一笑,道:“放心,倘若他真的不知悔改,若再被我给遇见,定然一剑杀了他。”

  吕欣童跳转过身来,嘻嘻笑道:“这样最好。但愿这小子知道好歹,别辜负了姐姐的一番好心。”脸色一沉,朝张紫涵问道:“姐姐,你方才说的那姓万的,到底是什么人?妹子瞧你方才的样子,好可怕呦!似乎跟这姓万的,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张紫涵瞧她这般没学识,掩嘴一笑,道:“妹子,你可说错了,他不姓万,而是姓万俟!”

  “啊?”吕欣童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天底下哪有这种怪姓的?”

  张紫涵笑了笑,解释道:“妹子你有所不知,万俟乃是复姓。”脸色一冷,接口道:“这万俟老贼,正是当年杀害我父母的仇人之一。”

  “什么?”吕欣童惊愕万分:“姐姐,莫非这帮贼子杀害你一家,也是为了碧眼金蟾?”

  张紫涵点了点头:“不错。当年我才六岁,随父母一同返回家乡,经过鹰愁峡时,突然冒出一伙贼人,二话不说,拔刀就杀人,一眨眼间,包括马夫在内,随行的五十几个人,全给人杀死了,只剩下了爹爹,妈妈,我,还有超叔。

  我当时都吓坏了,吓得直往妈妈怀里钻。贼人行凶的过程中,我亲耳听见过,有一个贼人报出了自家名号,叫什么鬼头刀圣——万俟谢!正是这万俟老贼,非逼着我爹爹交出碧眼金蟾来。我爹爹口口声称,并不知道有什么碧眼金蟾的,这帮贼子恼羞成怒,对我爹爹就下了毒手。

  后来,他们还要杀我和我妈妈。幸亏有超叔在,拼了命把我从妈妈的怀里给救了出来,要不是超叔舍命相救,我早已死在了万俟老贼的刀下。万俟老贼的刀,向我头上砍落下来的那一瞬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我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可是爹爹,妈妈,还有超叔,他们……”未再说下去,张紫涵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吕欣童心中气愤难平:“这帮可恶的贼子,太可恨了。”将手搭上张紫涵的肩头,抿抿嘴唇,尝试着安慰她几句:“姐姐,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的。反正,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也别太伤心了!瞧你哭的这般厉害,我都快跟着哭出来了。”

  不知怎地,张紫涵突然趴卧在吕欣童的肩上,哭的愈加的厉害。吕欣童一时不知所措,伸过手,揽抱住她的娇躯,颤抖道:“姐姐,既然你想哭,那就痛痛快快的哭吧。哭出来,心里兴许会好受些。”吕欣童瞬间长大了许多,仰瞧头顶这片蓝天白云,满腹委屈与不满,瞬间爆发出来:“老天爷,你为什么这么不长眼的?眼瞧着恶人横行,好人遭难,你却全然置之不理,不管不顾,你还妄称什么天,狗屁,不要脸。呸!”瞧!这丫头还真够大胆的,连老天爷都敢骂,胆子大的没边儿了都。

  古往今来,有多少的灾难祸患,皆属人为,与老天爷又有何相干的?姑娘啊,切莫怪错了对象哟。

  痛痛快快的哭过一场,姑娘家的心里总算好受了许多。抬手擦了擦香腮边的泪痕,娇羞的说道:“妹妹,让你瞧姐姐笑话了,怪不好意思的。”

  吕大小姐一向大大咧咧,直来直去,哪里在乎这个的?摆了摆手,笑道:“哎呀,没什么啦,女孩子家,哪有不哭鼻子的。”

  张紫涵点了点头,稍作认可:“这倒也是。”转而对吕欣童说道:“好妹子,你现在暗器功夫已然练得差不多,姐姐我,是不是也该离开了?”

  “啊?”吕欣童连连摆手:“不……!不行!还差得远咧,哪儿算练成的?”一把攥住张紫涵的手,生怕她从自己身边溜走似地。杏眼一眨,满脸诡笑道:“嘿……!姐姐,要不,干脆你别走了,好不好?”

  张紫涵一听,不乐意了,挣脱出手来,嗔怒道:“好你个臭丫头,你咋说话不算数的?”扭过脸去,生闷气道:“反正你已经练成了,我就是要走,看你怎么拦得住我?!”

  孰料,吕大小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张紫涵一瞧,愣了:“哎,妹子,好端端的,你干嘛哭呀?”

  吕欣童将头埋于膝间,呜呜咽咽的哭泣道:“反正你要走的,管我干嘛?让我哭死算了。呜……!我是个没人疼、没人爱,苦命的孩子,小翠走了,爹爹也不知道在哪儿,好不容易遇上了姐姐,想不到,连你也要离开我,以后再也没人肯理我了,我好命苦哇!”诉完委屈,依旧“叽里呱啦”哭个不停。

  张紫涵瞧她哭的这般伤心,实在于心不忍,伸手抚了抚她的后背,“好了……,妹子,你别哭了,我,我不走行了吧。”

  “真的?”

  “真的!”

  吕大小姐仍不肯相信,低着头,哽咽道:“那,那要是,如果你反悔,怎么办?”

  张紫涵手托香腮,稍微地想了想,说道:“我,我就是小狗。”

  吕欣童一听,乐了!忙转过身来,握住姑娘的双手,嘻嘻笑个不停:“太好了!姐姐你可要说话算数呦!不然,你可就变小狗了。”

  “好啊?!你……”张紫涵一瞧,自己上当了!敢情吕大小姐只打雷不下雨,拿鬼把戏骗自己的。张紫涵既好气又好笑,樱桃小嘴儿一撅:“臭丫头,我再也不理你了。”背过身去,暗生闷气。

  吕欣童诡计得逞,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嘻嘻笑道:“哎呀,好啦,好啦!姐姐,快别生气了。有道是,呃……”吕大小姐两眼翻白,稍微的想了想,忽道:“……有道是,姑娘一言,八马难追。你既然答应了人家,可不许反悔哦。”

  张紫涵回过身来,葱白玉指轻杵了下她的额头,怩笑道:“什么呀,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吕欣童将手一摆,笑道:“管他呢,咱是姑娘,不是君子!不管怎么说,你已经答应了人家,不能反悔的,不然,你就是小狗。”瞧,这丫头还拿话茬子,要挟上人家了。

  张紫涵无言可辩,只恨自己见识太浅,上了人家的当。拍了拍姑娘的玉手,语气柔和的说道:“妹妹,你干嘛非不让姐姐走的?”

  “呃……”吕欣童吱唔半天,说道:“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反正,就是不希望让姐姐走的。没有人陪着我,我会感觉到孤单,寂寞,夜里,我还感觉到害怕。”

  一听这话,姑娘家心里明白了,敢情这丫头千方百计的让自己留下来,是要给她做伴儿。张紫涵幽怨的叹了口气,道:“可是,妹子!姐姐我真的有要紧事情。要不这样,我只离开三个月,三个月一过,我立马回来看你,怎么样?”

  吕欣童虽不情愿,但人家姑娘家的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自己又怎好意思再胡搅蛮缠的?点了点头,嘟囔道:“那好吧。这三个月里头,如果我实在寂寞的话,也只好重新回到百花谷,找我师父去了。”

  “啊?”张紫涵一惊,连连摆手:“不……!万万不可。鹰愁峡乃强人聚集之地,凶恶的厉害,你一个姑娘家的,功夫还没练到家,绝对不可以独自前往百花谷的。”

  “那依你之言,我总不能一个人憋在庄子里头吧!三两天或许还可以,时间一长,我会闷出病来的。”

  张紫涵伸过右手食指,轻轻抹了下她的小瑶鼻,笑道:“傻丫头,绝对不会。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吕叔叔就会赶回家来的,不就有人陪你玩儿了吗?再说,你还可以借练功夫来消遣时光的,哪里会闷的慌。”

  吕欣童冲她吐了吐舌头,轻“哼”道:“也只好这样了。”牵过姑娘的手,“姐姐!三个月不回来,你是小狗!”

  张紫涵微怔,“好——!三个月后,姐姐一定回来好好陪你。”

  “嗯!”欣童小姐欢喜的点点头,俩姐妹手牵手,说说笑笑,回转松月山庄。

  总算是摆脱了这丫头的纠缠。张紫涵在松月山庄又滞留了两天,这天上午,姐妹俩正式道别。

  临行之际,吕欣童命管家钟伯由账房支取出一千两银票来,递交给张紫涵,作为她路上的食宿之用。张紫涵本无意接收,然执拗不过吕大小姐的一番盛情,也只好答应了。姐妹俩相拥话别,简单的寒喧了几句,张紫涵认蹬上马,眼含泪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望着张紫涵渐渐远去的身影,吕欣童久久不肯回转过身来。待到再也瞧不见了,吕欣童难以抑制心中的激情,玉手掩住口鼻,哭着跑回了庄去。钟伯甚是不忍,黯然叹道:“天公不作美!好好一对情深意重的姐妹,非逼着硬生生分离不可。恨哉!恨哉!”

  话说张紫涵,离了松月山庄,一路上晓行夜宿,饥餐渴饮,非只一日功夫,来到了永兴军路京兆府同州贵丰县地界。在这里,她遇上了一件怪事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