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八月的天气酷热难耐,火球似的太阳当头,倾泻下来的烈火令万物萎靡,莫说是人,连躲在树荫下的小狗,也忍不住吐出舌头来,“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往常在天空中高高飞翔的鸟儿,也停在树枝上,不愿意飞翔。枝头的蝉儿一个劲儿的叫唤个不停:“热死啦!热死啦!”嗨,那年头也没个空调,热能怎么着?忍着呗!地上的小草,被晒得无精打采,懒洋洋地弯下了腰,花朵被太阳晒得把自己漂亮的小脸蛋藏了起来。

  话说京兆府贵丰县,有一个规模不小,民风淳朴的小镇子,名叫马家集。马家集位于这一带的商业交通要道上,南来的北往的,打把式卖艺,串乡做生意的,都打此经过,热闹的不行。可眼下,大街上连个人影也瞧不见。你想,大热天儿的,谁敢出来瞎溜达,不怕给晒黑喽哇?没办法,只好找阴凉地儿猫着去了。

  在马家集前街,有一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茶楼,名叫天茗阁。今儿个天儿这么热,来茶楼喝茶避暑的人还真不少,都快坐不开了。可是,半点儿声音皆无,连根针掉到地下,都能清楚地听出声儿来。

  你瞧这些人,不顾着吃茶,聊天儿,嗑瓜子,嘿!目光齐刷刷投向角落里的一名女子。但瞧这名女子,身着白衣轻衫,脸戴狰狞可怖的鬼脸儿面具。没错,正是百花谷主李元梅的徒弟张紫涵。不管你怎么瞧,怎么看,嘿!人家张紫涵压根儿不当回事儿,仍是悠哉悠哉的喝自己的茶,吃自己的点心。

  这些人好生奇怪:“咦,这人怎么搞的,大热天儿的,戴这么个鬼东西出来,吓不吓唬人咱姑且不论,你自己个儿不嫌热啊!姑娘家的,不怕捂一脸痱子,多寒碜!真是个怪人。”

  张紫涵正忙着吃茶,忽听见不远处茶座传来一阵细若蚊蝇的议论声:

  “哎,三哥,你瞧瞧这个人,会不会就是那个杀人吸血的女鬼呀?”

  “谁知道的?戴这么个鬼玩意儿,手里头还带着家伙什儿,保不齐就是那个挨千刀的鬼罗刹。”

  “嗯,我看也是。赶紧找个大仙儿把她给逮起来,免得教她到处去祸害人!”

  张紫涵心中一凛:“鬼罗刹?”姑娘家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好词儿。

  鬼罗刹,此乃传说中的恶鬼,还是地狱中的第一恶鬼,黑身朱发绿眼,极其凶恶。民间传言,鬼罗刹多为女性恶鬼,穿着华丽衣裳、戴着花冠头饰、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宝气,以妖媚迷惑善男信女陷入血流遍地、身首异处的灾难深渊。大多都半身裸露、貌美诱人、浑身透出一股不可捉摸的妖气,以揭示她善于伪装,凶残无比的本质。

  被人给比作臭名昭著的鬼罗刹,姑娘家的心里非但不恼,嘿!反而还很高兴,寻思:“世道黑暗浑浊,良善之辈多半不得善终,索性,倒不如做一个人见人怕的鬼罗刹。以鬼制鬼,以恶惩恶,仗着手中剑,专杀那些为非作歹,戕害良善的凶鬼、恶鬼。”打这起,张紫涵但凡遇上对手,总会报出鬼罗刹的名号,再也不以真实姓名示人。

  接着往下听,张紫涵的肺险些气炸了:敢情这一带,最近半个月时间里,经常有一些青年男女,莫名其妙的失去踪影,等给找到的时候,嘿,你猜怎么着?全变成了干巴巴的干尸,血被吸干了。张紫涵气愤难平:“可恶!这是哪个该遭天杀的贼子干的?太丧尽天良了。既被我鬼罗刹遇上,这事儿管定了。”

  夜半时分,夜深人静,明月高悬。皎白如银的月色,宛如流水般倾泻下来,洒照到小镇的每一个角落,一片亮白。“嗖”,忽见一道白影掠上墙头,隐身角落里,细细观瞧小镇上的每一处角落。

  这人不是别的,正是张紫涵。姑娘家的大半夜不待在房里头好好睡觉,出来干啥子的?还不是扮大仙儿捉鬼来着。可恨!枯守了大半夜,连半个鬼影儿都没见着。鸡叫头遍,天露微白,姑娘家忽觉一丝倦意,只好乖乖回转客房,当大懒猫去了。

  时近中午,休息够了,姑娘走出客房,来到厅堂进餐。正吃着,忽闻窗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粗略一数,人数还真不少,少说有七八个。

  但瞧这些人,进入到客栈大堂,二话不说,齐刷刷绕到张紫涵的跟前来。忽听一人惊叫道:“妈呀!”

  张紫涵一顿:“妈?朝谁叫妈的?”冷眸一闪,但瞧这些人,个个横眉怒眼,满脸怒气的瞅着自己,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为首的,是一位四十岁上下的年纪,紫黄色面皮,身材微胖,头戴纶巾,身穿青衫布衣的中年男子。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些二十来岁上下的青年小伙儿,其中有一个她还认识,正是这家客栈的伙计。伙计抬头指了指张紫涵,对为首的中年男子说道:“保正大人,就是她,她就是那个吸血的女鬼。”

  “真的?”中年男子两眼盯着张紫涵,冷声问伙什道。

  伙计连连点头:“当然了,小人亲眼瞧见,她大半夜的出去,直到天亮才回来的。”

  张紫涵一听,心里明白了:这些人果真是冲自己来的,而且是来者不善。你想,连保正都请过来了,能是小事儿吗?

  也许你会问,保正?啥鬼东西?简述一下,古代的时候,乡镇间,每十户为一保,设保长;每五十户设一大保,设大保长;每十大保(也就是五百户)设都保;都保的领导叫都保正,还有一个副保正。那时候家庭人口比较多,平均一户五个人,五百户人家大约两千五百人,那时候没有区的概念,就是县,大县设县令,小县设县长,保正大体上相当于现在乡长的职位。

  保正伸手捋了捋颌下稀疏的胡须,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说道:“姑娘,有道是,是非善恶自在人心。如果是你做的,请随我等到衙门走一趟,当着县令老爷的面儿,俯首认罪,坦承罪状,争取个宽大处理。如果不是你做的,那更好,也请随我们到县衙走一遭,县令老爷明辩是非,善断曲直,自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常言道,八字儿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更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官字两个口,上说有理,下说也有理。张紫涵心里明镜似的,不论自己有罪无罪,一旦进入到衙门里头,绝对讨不到好去。抿一口茶,冷声问道:“敢问保正大人,不知小女子身犯何罪,律犯哪条,为何要随你们走衙门的?”

  保正一听,心中不悦:“这么说,姑娘是指定不愿随我等走一遭了?”

  张紫涵也不争辩,冷静地回道:“若不能让小女子心服口服,恕难从命。”

  保正俩眼儿一瞪,咬牙喝道:“如此,得罪了!哥儿几个,给我上。”一挥手,六七个青年汉子轮胳膊抹袖子,上前便要拿姑娘。

  张紫涵一瞧:“要动手,姑娘奉陪便是。”“呼”的一抬脚,踢翻了一个……

  双方动手也就五六个照面,但瞧这些人,除了保正一个,趴卧的趴卧,栽躺的栽躺,没有一个站着的。你再瞧瞧这位保正大人,方才还颐指气使的,这会儿倒好,哆哆嗦嗦的变成孙子了:“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张紫涵冷冰冰地喝道:“保正达人,奉差拿人,眼睛一定要放亮些,万不可冤苦好人!”说完后,将剑鞘由他脖子上移开,跟没事人儿似的,走出客栈,来到马厩,取过白马,离开了马家集。

  人家姑娘离开才没多久,嘿!这位保正老小子,立马神气起来。抻了抻衣服领子,两眼一瞪,冷喝道:“哼,臭丫头,还反了你了。给我等着,总有人能治得了你!老黄我,这就到衙门走一遭。来人!给我备马!”没多大功夫,俩人牵过一匹矫健高大的棕黄马来,由俩人从后边儿拖着他的屁股,把咱们这位保正大人,给扶到马背上,一声吆喝,抄近路奔县衙而来。

  烈日当头,炙热难耐。张紫涵离了马家集,并不着忙赶路,驭马缓行,临近未时,来到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边。她心中好生郁闷:一来,自己无端遭了冤枉,自然很不是滋味。二来,“恶鬼杀人吸血”事件不得到解决,姑娘家心里头始终有个解不开的疙瘩。她决定,一定要妥善解决完这件事情再行离开。

  大热天儿的,一般人身在户外根本忍受不了,幸好人家张紫涵身负奇功,不似寻常人那般怕热。赶了许久的路,姑娘家忽觉口舌干燥,翻身下马,放养马儿自行食草饮水。姑娘家来身到溪岸边,缓缓蹲下身来,葱白玉指轻拨浮萍,手捧溪水,饮了两口,只觉清冽甘甜,甚是解渴。

  饮过水,忽见溪面上浮现出一张鬼脸儿,好生吓人。姑娘家回过味儿来,淡然一笑:“平素里专吓唬人,今儿个吓到自己,还真是报应!”解下鬼脸儿,一张冷艳绝美的脸倒映水面上:你笑,她笑;你皱眉,她皱眉。张紫涵手抚自己秀美红润的脸蛋儿,喃喃自语道:“合着,这就是我!许久不见,都快认不出来了。”试问,这世上又有几个人是真正认识自己的?

  张紫涵手捧溪水洗了洗脸,清爽润滑,舒服极了。星波一闪,环视四周,绿草茵茵,垂柳绦绦,水波粼粼,浮萍悠悠。青山绿水间,景色秀丽,令人陶醉。

  心情正佳,忽闻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转眼间,一彪人马闪现眼前。但瞧来人,均身着县衙官差服饰,腰悬配刀,手持锁链。细细一数,连人带马,不多不少,正好八骑。

  在这些人的后头,还跟着一骑,一匹矫健高大的棕黄马,驼着一位身着青布衫的胖汉,分明就是那位保正大人。张紫涵一咬牙:“敢情老小子,到县衙搬兵,拿我来了。”姑娘家根本不屑一顾,重新戴好鬼脸儿,悠哉悠哉的来到一株大柳树下,挨坐下身来闭目养神:“既来之,则安之!姑娘我,又没做错什么,何必要逃的?谅你们也不能奈我何。”

  保正眼尖,远远瞧见姑娘坐在树下,脚下使力,驱马来到打头的县衙差官前,抬手指了指姑娘,说道:“花捕头请看,那就是贼人。”

  花捕头点了点头:“很好!没跑就行。上!”一挥手,随行衙差纷纷下马,齐刷刷绕上前来,围成半弧形,将张紫涵给围在中间。花捕头挤身上前,手握腰刀,大声喝道:“呔!大胆贼人,还不束手就擒。”

  张紫涵冷眸一闪,冷声道:“敢问差爷,不知小女子身犯何罪,因何率众为难于我?”

  花捕头应道:“你为非作歹,残害无辜,更兼持械殴打公家办差官,还敢说无罪?给我拿下。”

  张紫涵一摆手:“且慢!差爷可有凭证?”

  花捕头“哼”了一声,道:“到达县衙大堂,不愁没有证据。”

  张紫涵暗笑道:“官府衙门一张嘴,无理亦能冤死鬼。倘若自己命不济,真得遇上个是非不明,黑白不分,不辩善恶的糊涂虫,那么自己这条小命岂不危险了?”冷眸忽现寒光,冷喝道:“既无凭证,胡乱拿人,岂非枉法?”

  “大胆!”姓花的勃然大怒,“唰”地拔出腰刀来,喝道:“贼人无理,质疑官差办案,又是一罪,赶紧给我拿下。”随行衙差一声呦呵,“哗啦啦”抖动手中锁链,上前便要锁拿姑娘。

  张紫涵一瞧,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眉下两眼开,咬碎口中牙:“娘的!没天理了,不打不行。”“呼”地一记扫堂腿,接连“噗通、噗通、噗通”,栽趴下三个来,纵身跃起,“砰”地一脚,又踹栽歪一个……

  要说这些县衙办差官,平日里拿些小偷小摸,地痞流氓什么的,那还说得过去。可是,遇上像张紫涵这样的武林高手,那绝对是白搭白饶的。没一盏茶的功夫,赶来的这八个人,给姑娘家揍趴下四对儿。

  还好姑娘家下手知轻重,不打算要他们的性命,只是使用些粗陋的拳脚功夫,小小惩戒他们一番。保正一瞧势头不好,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姑娘家着实恼透了他,岂能轻易放过的?跑出没三步远,给姑娘家撵上了,一伸左手,薅住他的衣脖领子,一戳右手,揪住他的裤腰带,一较力,“嗖”,好家伙嘛!把这大肥胖子一下子给丢到河里去了,“咕咚”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半天没露出头,“咕嘟咕嘟”喝了个水饱儿。老小子掉进河里,手脚直扑楞:“救命啊……!”敢情这位保正大人,是只旱鸭子,连个狗刨都不会。

  姑娘家也不打算要他性命,一瞧把他折磨的够够的了,脚尖点地,“嗖”的一道白影掠过水面,好似老鹰抓小鸡崽子似的,一把将这只大肥猪从水里头给“提搂”出来,脚尖轻点浮萍,“嗖”地又飞转回岸来,“噗咚”,将保正丢落地上。一来一回,真好似飞燕一般。

  保正这老小子,“稀里哗啦”吐了个尽兴,“呲溜”,还吐出一条小鱼儿来。等吐干净了灌进肚子里的水,“咕咚”,四仰八叉的栽躺地上,呼呼直喘大气:“哎呦!妈的妈,我的姥姥哟!差点没把咱老黄给淹死。”张紫涵将这些人小小惩戒一番,心里也就解气了。撇了眼栽躺地上的九个人,冷喝道:“我若果真是杀人吸血的恶鬼,此时此刻,你们几个哪儿还有命在?姑娘不陪你们玩儿了。失陪!”跃上马背,直朝县城方向奔去。

  眼瞧着姑娘离开,一个也不敢动,谁还敢上前找挨揍的,贱骨头呀!待缓过劲儿来,花捕头冲着保正一通数落:“都怪你这老东西,害得咱爷们儿这般狼狈。回去可咋交差的?”

  这位保正大人,就好像那斗架斗输了的公鸡似的,干低着头不说话,没办法,自己惹不起人家。

  回转县衙,花捕头将事情避重就轻地这么一回禀,本想能这样遮掩过去,没想到,还是让人家给瞧出来了。你想,这几个人,脸上都挂着相,县太爷又不是傻子,能瞧不出来么?欺瞒不过,只好如实交代。

  县太爷这个气呀,脸都气绿了。“啪”,一拍桌子,大骂道:“你们这群酒囊饭袋!连个娘们儿都拿不住,真是没用。全都是一帮草包、饭桶。气死我了都。”坐下身,灌了口茶,一不留神儿,茶水灌岔了道儿,差点儿没把县太爷给呛死。“啪”,一摔茶杯,接着骂道:“你们说说,你们这帮酒囊饭袋还有什么用?”

  花捕头两手一摊,苦着一张脸道:“大人,这怪不得小的们,实在是那娘们儿太厉害了。”

  “放屁!”县太爷勃然大怒:“分明是你们这帮草包饭桶没本事。你说说我卜世仁手下怎么养了你们这群饭桶,真是丢人。这要是传扬出去,让老爷我这张老脸,还往哪搁啊?”

  底下有个叫宋二的衙差,被骂的心里头实在窝火,小狗眼儿一翻,低声嘟囔道:“这能怨得了谁,什么样的将军,带什么样的兵呗。”

  卜世仁一拍桌子,掐腰喝道:“你说什么?”

  宋二一瞧:“哎呦!不好!敢情给这主儿听到了。”急忙朝自己腮帮子,招呼了两下子,苦着张脸道:“老爷息怒!都怪小的嘴臭,放狗屁呢!”

  县太爷卜世仁手捋八字胡,冷哼道:“再放狗屁,看老爷不打你板子。”抿了口茶,接口道:“出了这样的事情,还得靠老爷我自己。实话告诉你们吧,老爷我一早就把这事情给上报了,过不了几天,上头就来人,而且还是高人,有能耐,比你们这几个草包饭桶能耐大得多了。”

  这几个一听,心里头乐了,为什么?肩上担子总算是卸下了,不用再跑去挨那主的揍了。争先恐后的拍起卜世仁马屁来:“老爷英明,老爷英明。”

  卜世仁最爱听这个。手捋八字胡,嘿嘿笑道:“那是!老爷要没能耐,能当县太爷吗?再说,单靠你们这几块料,老爷我这乌纱帽,早就保不住了。”

  宋二一听,翻了个白眼,撇嘴儿道:“哼!迟早都得丢!”

  “啪”,桌子一拍:“你又敢放狗屁?”得!又让人家给听见了。宋二急忙用手捂住嘴巴,再也不敢说话了。心里头还直纳闷儿呢:“这老东西,平时耳朵背的不行,今儿个咋这么灵的?”

  要我说,宋二啊,你小子脑子缺根弦儿!平日里你求他办点事儿,好比借点儿钱什么的,他当然装听不见了!可今儿个你老当着他的面儿放狗屁,他能不灵吗?嗨,没脑子。

  这几个人,给县太爷卜世仁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顿,垂头丧气的退出衙来,是有气儿没地儿撒,有苦没处诉,心里头那个憋屈劲儿,就甭提了。没办法,只好凑俩小钱儿,到外头喝点儿小酒,解解心中的苦闷。嗨!你说窝囊不窝囊?

  回过头来,咱再说张紫涵。姑娘家,压根没把县衙这帮酒囊饭袋放在眼里,照样进城住店。白天呢,呆在客房里头休息。到了晚上,来到大街上,扮大仙儿捉小鬼,两天来一无所获。

  可巧这天下午,姑娘上街办点事情,又碰到县衙这帮瘟神,话没说上几句,你猜怎么着?嘿,又打起来了。这一交上手,坏了!姑娘遇上对手了,敢情啊,能人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