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是你自己说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妹妹当时有没有见到什么?”
黎静宸把头转向霍渊,“任何蛛丝马迹都可以。”
霍渊的目光沉了沉,对他摇头道:
“我很早以前就问过她了。”
“她说那天的天很黑,车灯很亮,速度也很快。”
“车子撞过来的时候,妈妈下意识的护住了她。”
“等到她再次恢复意识时,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天野和江泽十分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道:
“所以说,再没有其他证人证物了?”
霍渊再次黯然的摇了摇头。
偌大的客厅里突然陷入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沉默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黎静宸看着三个人有些挫败的样子,将手指轻轻覆上了霍渊的手背,勾唇道:
“没关系,我们可以再想想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没有。”
“这件事冷少也在帮忙,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努力,相信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微凉的触感从指间传递过来,却像是一束能够驱散阴霾的光,将他整颗心都照亮了。
霍渊侧过头,和他相视一笑。
感激的话那么多,到了嘴边却不知该如何表达,最后竟脑抽般的端起茶杯对黎静宸敬了敬:
“谢谢……”
然后不出意外的卡词了。
当着两个兄弟的面,还有那么点尴尬。
黎静宸便低垂下睫毛,直接将嘴凑到他的茶杯前,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
再抬眼看他时,那惑人的目光撩得霍渊心尖一颤。
“好!!”
“大哥你们这是在喝交杯茶吗?带我一个!”
沈天野突然在旁边起哄。
端着杯子就要往上凑。
“你是傻*吗?”
江泽却一个大比兜给他扇了回来,“你也知道是交杯茶,还瞎凑什么热闹?!”
然后竟握着他的手腕把那杯茶拉了过来,直接喝了个干净。
舔了舔嘴唇道:“还是咱们俩来吧。”
黎静宸:“!!!”
霍渊:“……”
“哎……”
沈天野脑瓜子嗡嗡的,哎了半天才憋出一句,
“你大爷的江泽!”
眼看着俩人撸胳膊挽袖子又要干起来,霍渊只得提起茶壶,给沈天野重新倒了一杯。
又把黎静宸的杯子送到他手中,打圆场道:
“好了,大家一起喝。”
“好。”
“一起努力。”
被他们俩这么嬉笑怒骂的一搅和,气氛瞬间又热闹了起来。
以茶代酒
四只青瓷茶杯重重的撞在了一起,霍渊的脸上也悄然扬起一丝笑意。
在这瞬间,他甚至在想。
有这样的爱人,有这样的朋友,即使他们的努力最终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他也没有遗憾了。
……
晚饭是在7幢吃的。
张姐忙前忙后的准备了一桌子饭菜,所有人围坐在一起吃了顿热热闹闹的晚餐。
二层的母女也下来了,和霍渊聊了几句当年的情况。
沈天野和江泽答应帮助霍渊去跟踪刘副总和陈主管,却不打算和他们一起回城。
一方面原因,是行动的时间还没到。
另一方面,他们不想去黎静宸提供的住处,而是打算在那两个高管家的附近临时租住一间,方便行动,也不显得突兀。
黎静宸想了想,便答应了。
到了休息的时间,齐浩把黎静宸和霍渊送到了另外一幢别墅就离开了。
和7幢同样的大小和装修风格,距离也很近。
黎静宸甚至有些怀疑整个东苑的别墅冷廷骁是不是占了大半。
夜幕下的庭院更显荒凉。
风吹树影在木窗外摇曳不停。
偌大的别墅里,只有黎静宸和霍渊两个人靠坐沙发上,随意拨着电视。
没有开灯的地方黑黢黢空荡荡的,陌生的环境也更容易引起一种本能的恐惧。
可是此刻的黎静宸却并不害怕。
大概是霍渊就在他身边的缘故,男人高大的身影,熟悉的气息暖烘烘的环绕过来,竟让他有一种哪怕不是在别墅,而是身在荒郊野外的山洞里都能安然等到天明的感觉。
“累了吗?”
霍渊低沉好听的声音突然从耳畔掠过,尾音上扬,带着几分缱绻味道。
黎静宸被撩得心弦轻颤。
回过头时,霍渊正用那双夜色般的眸子望着自己。
墙壁间璀璨的灯光映在他眼中,就像是藏了点点星河。
有人说
当一个男人深情凝视着自己的爱人时,就是他最最*感的时候。
黎静宸看着霍渊此刻的样子,竟不自觉的滞住了呼吸,心脏狂跳,仿佛就要被溺毙在这炽热的目光中了。
“嗯。”
他胡乱应了一声,其实早就忘了霍渊刚刚问了些什么。
薄唇微启,面色微红的样子,撩人却不自知。
霍渊眸色一沉。
二话不说直接将人从沙发上扛了起来,穿过客厅,直奔卧室而去。

“啊……”
黎静宸惊呼了一声。
猝不及防的天旋地转之后,突然跌入了柔软的大床上。
他用胳膊肘撑起身体,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睡衣的腰带在挣扎时扯了开来,露出半截线条优美的腰身,修长的大蹆。
冷白色的皮肤又滑又细,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霍渊……”
黎静宸仰着头,望着男人眼中*望分明的目光,整个人都开始紧张起来,
“不要在这做。”
这里是冷廷骁的地盘,谁知道他会不会安个监控什么的,他可不想免费在这给他演小片。
霍渊知道黎静宸在担心什么。
他在进入别墅后的第一时间就把所有房间都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但黎静宸既动情又抗拒的样子却莫名勾起了他的征服欲。
“怕让他看见?”
霍渊故意逗他,欺身上前。
“别!”
黎静宸竟在情急中直接抬起脚,抵在了霍渊的肩膀上。
“霍渊……不要在这……”
他嗓音轻颤,对视的目光中一片慌乱。
霍渊的衣襟半敞着,结实的胸膛随着渐渐急促起来的呼吸不断起伏,温热的气息便从脚面上苏苏麻麻传递过来。
“你刚才说什么?”
霍渊擒住黎静宸的脚腕,勾起嘴角问他。
“不要……啊……”
黎静宸刚刚开口,就看到霍渊低垂着睫毛,低头直接吻上了他的脚背。
电击般的感觉窜过脑海,他的声音立刻就变了调。
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就连剩下的话都淹没在了沉重的*息之中。
霍渊望着他瞬间被泪水浸湿的双眼,继续循循善诱:
“不要什么?”
“……在这做。”
黎静宸断断续续的说。
“好。”
霍渊立刻如愿以偿的放开了他,半跪在床上,轻笑道,
“是你自己说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