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是霸总吗?怎么又被保镖亲哭了 > 第117章 怎么又是修罗场?

我的书架

第117章 怎么又是修罗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少桀是打车来的,身上还穿着昨天在夜店时的花衬衫。
黎静宸看着他的打扮眉头拧瞬间成了一个疙瘩。
直到男人坐上车,他才冷冷的咬牙道:
“黎少桀!你就穿成这样去墓地?!”
“就算你不尊重他,也得尊重一下旁边的妈妈吧?!”
“嗐!”
“大哥你别生气。”
黎少桀自知理亏,连忙陪着笑脸向他靠近了几分,低声解释道,
“我这不是没来得及换吗?”
“你先送我回去换身衣服,咱们再一起过去也不晚嘛。”
“你不是从家过来的?”
黎静宸忽然不解。
黎少桀:“咳……”
黎静宸满脸不悦的又剜了他一眼,继续问道:“那你车呢?”
“没开。”
只有这句回答的格外痛快。
“……”
虽然完全不知道这小子在搞什么鬼,黎静宸也实在没时间跟他打哑谜。
只得叹了口气,对着驾驶座上的霍渊说:
“先去少桀那里换衣服吧。”
“穿得跟个鸭子似的,被妈妈看见会不高兴的。”
黎少桀:“……”
黎少桀十分无语的抿了抿唇。
黎循,裴玉,现在又加上大哥。
讲真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觉得我像鸭子??!
车子穿过细雨下的城市。
水滴沿着街道两侧的房檐珠帘般落下,在路上漫成一片浅浅的河。
到了黎少桀的别墅门口,黎静宸和霍渊在车里等,黎少桀便独自去楼上换衣服。
动作很快。
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当他一边整理着袖扣一边从别墅大门走出来的时候,车内的二人竟都同时一愣。
黑色西服,黑色领带。
和黎静宸有几分相似的脸上突然多了平日里少见的郑重模样。
如果说黎静宸是冰冷清澈的水。
他就像是肆意凛冽的风。
眉眼间那一抹玩味的笑意又给他多添了几丝纨绔和张扬。
“帅吗?”
他唇角微勾,对着黎静宸扬了扬下巴。
黎静宸也难得配合的点点头道:
“不错。”
“比刚才那身花的好看多了。”
兄弟俩相视一笑,一同坐在了后排座椅上。
霍渊也转过头,轻转方向盘,载着二人直奔黎氏墓地而去。
……
墓地里空旷安静。
天上下着小雨,地上绿草如茵,周围的云柏青松间一片翠意蒙蒙。
黑色描金的花岗岩墓碑上刻着黎曜城和另一个女人的名字,看在黎循眼里,却只觉得讽刺至极。
墓碑前,一束紫色鸢尾花正摆放在石台上,渐渐被雨滴砸得凋零碎落。
爱丽丝
这是他妈妈生前最爱的花。
明明是浪漫之花,身上却带着毒性,像极了那个女人为父亲飞蛾扑火的一生。
“循循,你要努力,更像父亲一点啊。”
“循循,你是曜城的儿子,妈妈这辈子只希望你能得到黎家的认可,在我死后,请带我回黎家……”
短短两句话。
就决定了他的一生。
就决定了他黎循从小到大都无法选择的一生。
忽然,雨渐渐大了。
黎循却没有打伞,只是放任自己站在风雨之中。
天很凉。
心也很痛。
坠落的雨水湿透了他的碎发,沿着他的额头不断淌落下来。
就像是老天都在替他落泪一样……
……
黎氏墓地的大门外。
霍渊把车子停在停车场中,便安静的在车里等着。
黎静宸和黎少桀先后下了车,同撑着一把伞,沿着被雨水冲刷过的石板小路缓缓向墓地中间走去。
天色越发阴沉了几分。
微风夹杂着雨丝,打在身上一片彻骨冰凉。
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这样并肩向前走着。
绕过一片松柏林,再拐过一个弯。
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正站在父母合葬的墓碑前。
一身黑衣,没有撑伞,雨水从头顶直浇到脚下,昂贵的西装湿答答的贴在身体间。
我糙!
黎循!!
黎少桀脚步一顿。
没想到冤家路窄,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他?!
完了完了。
黎少桀忽然一阵脊背冰凉,这么冷的天,握着伞的手心里却已经渗出汗来。
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上次是黎禹赫,这次又是黎循。
他只是想捂紧自己的小马甲,怎么偏偏到处都是修罗场?!
“怎么了?”
黎静宸见他突然停下脚步,也只能跟着站在了原地,满脸疑惑的问道。
黎循听到黎静宸的声音,也跟着回过头来。
黎少桀瞬间头皮一麻。
石板路附近只有草地,连个能藏身的地方都没有,脑瓜子里顿时一阵兵荒马乱。
怎么办?
怎么办?!
黎少桀情急之下突然半背过身,让黎循看不到自己的脸。
然后把手里拿着的伞高举着递给黎静宸,一边鞠了一个90°大躬,一边闷声闷气道:
“是,黎总,我在外边等您!”
那恭敬的态度唬得黎静宸吓了一跳。
“???”
黎静宸茫然的看着他的头顶,张了张嘴。
脑袋里仿佛直接蹦出了一千个问号。
可还没等他问出声来,黎少桀就已经把伞强行塞到自己手里,几乎是夺路而逃的向回走去。
男人走得很快,高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雨雾中。
而身后,黎循已经顶着大雨来到了他面前。
发丝贴伏在额头,被雨水湿透的样子看起来狼狈至极。
“这里不欢迎你。”
黎静宸只得收起心里的疑惑,回头望向黎循,目光落在男人身上一片冰冷刺骨。
他竟然还敢出现在父母合葬的墓碑前?
被妈妈看见,一定又要伤心了吧……
“我也姓黎。”
黎循低沉的嗓音从对面传了过来,高大的身影逆着光,莫名带着攻击性,
“我也是黎曜城的儿子。”
“我身上也流着黎家的血。”
他缓缓向黎静宸靠近了一步,用那双阴沉沉的眼睛看他:
“就连爷爷都已经承认了我的身份。”
“所以……”
“请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能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