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何少要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救人。”
晏海偏过头,目光冷冽的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万一打不过,我还可以跑。”
夹克男迟疑了一下。
冷少给他的任务是保护晏海,他确实不该将他一个人留下来。
可是反过来再想想,这个老太太伤得不轻,再拖下去必死无疑。
晏海要是一直护着她,少不得束手束脚,反而可能会弄巧成拙……
“……我知道了。
夹克男咬了咬牙,俯下身,将满头是血的老太太抱了起来。
他本想说,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了。
可又觉得不太吉利,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可千万要小心”来。
话音刚落
房门就再一次被人踹开,又有四五个满脸凶相的小混混冲了进来。
晏海把抢来的棍子横在身前,挡住了所有人的路。
夹克男只好把心一横,从内间的后门跑了出去。
幸运的是,对面那些人的眼睛只盯着晏海,并没有去追的意思。
此刻并不宽敞的小店里,一连挤进了好几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连棍子都要甩不开了。
“峰哥!您怎么来了?!”
疤痕脸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一边按着被棍子抡到的伤处,一边满眼惊愕的看着打头的墨镜男。
从他恭敬的语气来看,这个人应该身份不低。
“何少说了,今天必须把这个人带回去。”
“???”
“何少?要他??”
疤痕脸看了看晏海,又看了看墨镜男,越发惊讶的张着嘴,满脸都是不敢置信,
“这个卖花的?!”
“知道那么多对你没有好处。”
墨镜男沉着脸冷嗤了一声,似乎懒得和他解释。
只是对着身边跟着的几个手下扬了扬下巴,阴仄仄的说,
“给我抓活的。”
“是,峰哥!”
身后的几个混混闻言,同时向着晏海围了过来。
虽然还没动手,可是单凭这几个人摆出的架势,晏海就能感觉到不简单。
和之前收保护费的那几个货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的。
桌子被推倒,狭小的空间里瞬间开始了一片混战。
棍子击打在身体上的闷响,杯盘碎裂的声音,还有对手不断发出的惨呼充斥在耳边,浓重的血腥气味也从周围氤氲而起。
对面的人似乎没想到晏海的手上功夫会这么强。
尽管人多拥挤的环境对他十分不利,但他的身手依然灵活无比,一双黑眸里藏着的杀意更是让人脊背生寒。
很快,他就硬扛着所有人的围殴将挡在身后的对手全部放倒,转身就要向外逃。
墨镜男迟疑着蜷了蜷手指。
最后,竟从衣襟里掏出一把手枪来。
就在晏海几乎要夺门而出的瞬间,装了消声器的手枪发出一声沉响,男人高大的身影顿时踉跄着倒了下去。
低沉的闷哼声后,晏海穿着休闲裤的大腿上渗出一片血红。
他挣扎着撑起身体,却被从后面赶上来的众人死死按在了地面上。
下一刻,木棍从半空呼啸而过的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
晏海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完全无法挣脱。
紧跟着,眼前一黑。
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
“啪!”
杯子碎裂的脆响从总裁办公室里传了出来,紧跟着便是一阵骇人的寂静。
在门外等候审批文件的员工们同时一凛。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多出,全都低着头像鹌鹑一样缩在旁边。
办公室内。
林越怀里抱着一个文件夹站在屋子正中。
大概是因为紧张,手指不自觉的紧抠着边缘,藏在金丝眼镜下的双眼里满是不安。
“黎……黎总……”
他小心翼翼的嗫嚅了一声,却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再有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了给JC集团交货的最后期限,可是江达仪器厂却迟迟不给出货。
这些日子,监督进度的专员几乎天天守在厂子里。
对方先是说要集中抽检,合格了才能发货。
之后又说原料不够,耽误了生产,还需要多等几天。
谁知等着等着,满满一仓库的货品却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
厂长也不见了踪影。
待到黎氏这边意识到不对,林越便亲自带人去了江达仪器厂。
一个负责生产的小头头正穿着工作服灰头土脸的跌坐在厂房地上,被一群工人围在中间骂得狗血喷头,甚至还有人动了手……
机器停了。
货物没了。
工人们加班加点了这么久,不但加班费打了水漂,就连拖欠了近半年的工资都没有拿到。
整个厂房里乱哄哄的,吵得人脑袋瓜子直嗡嗡。
“……”
林越看着眼前的混乱,整个人都麻了。
天知道这特么是什么状况啊?
难不成是传说中的……
厂长跟小姨子跑路了??!
就在他神游天外的时候,黎静宸冷冰冰的嗓音再次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吓了他一哆嗦:
“之前负责跟进进度的人呢?”
“那边到底有没有按时按量生产产品?!”
“呃……他还在江达调查情况呢……”
“之前仓库里的存货量他都是亲手清点记录的。”
林越低下头,手忙脚乱的从文件夹里摸出一份材料递到黎静宸面前,
“这是之前所有生产进度的跟进结果。”
“我看了……”
“应该没……没有问题……”
迎着黎静宸冷得能掉冰碴子的目光,林越越说声音越小。
到最后,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在心虚什么……
黎静宸接过文件,匆匆扫了一眼。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可以确认江达厂长的逃跑,货物的消失都不是意外,自始至终就是一个圈套罢了。
这其中,还少不了黎循的手笔。
黎静宸揉了揉额角。
盯着窗外的目光渐渐有些出神。
厂长卷钱跑路,就算能把整家仪器厂进行拍卖清算,所得的钱也只够支付拖欠工人的工资保险等等,基本没有能力再赔偿自己。
等于他白白支付了一大笔定金之后,还要去赔偿对JC集团无法交货的一切违约损失。
还有海运的定金。
虽然不多,也足够给他雪上加霜。
黎静宸突然发现。
黎循这招玩得有点狠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