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出大事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晏海闻言,脑袋里忽然一片空白。
手上刚刚卸了力,就被身穿武装服的人从冷廷骁身上扯落下来,转身向前走去。
晏海手上一空,整条胳膊都僵在了原地。
透过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他看到冷廷骁胡乱抓住那个男人的衣襟,然后恋恋不舍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冷少……”
晏海心里狠狠抽痛,不甘心的向前追去。
那个男人今天所承受的一切伤害,都是为了救自己,为了保下自己这条烂命……
就是因为戒毒会痛苦,会不堪。
他才更应该守在冷少身边
不是么?!
“晏先生。”
齐浩却再一次拦住了他的去路,低声叹息道,
“我们要直接飞回总部,老爷子已经被惊动了,去那里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你已经不是东皇的人了,我不想再作重申。”
“当初离开,是你自己的选择。”
“至于现在能不能回来,就要看冷少的选择了,懂么。”
晏海缓缓顿住了脚步。
突然觉得整个身体就像有千斤重,再也没有力气挪动分毫。
当初离开,是你自己选择的。
至于现在能不能回来,就要看冷少的选择了……
晏海垂手站在原地,耳边不断重复着齐浩的话。
从来都是狗为主人奋不顾身。
怎么会有主人为了护狗而死这么傻?
意识飘离
曾经藏在心底的一幕幕就像是被撕碎的照片。
有亲昵,有酸涩。
带着泛黄的回忆一块一块在眼前闪过。
冷少……
晏海听着前方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突然脱力般的跌坐在了地面上。
一种强烈到窒息的冲动竟在这一刻袭上脑海。
他抬起头,用那双深如幽潭的眸子看着即将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
一道泪水从脸侧潸然落下。
冷少
我想回去了……
冷少
你还要我吗?
……
霍渊跟着东皇救援队在矿洞里搜查了一圈。
抓了几个小喽啰,搜到了一些文件。
可惜的是,到处都没有那个何少的身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大概是在放烟雾弹的时候从哪个暗道溜走了。
毕竟这么大的地下工程不可能只有一个出入口。
可就这么让罪魁祸首给跑掉了,霍渊总有些不甘心。
“大嫂,来帮帮我。”
霍渊被一声呼喊给叫回了神,不由得颦眉看去。
只见黎少桀正站在不远处回望着自己,指了指满脸木讷的晏海道:
“海哥好像走不了路了,我们把他架出去。”
霍渊:“……”
晏海是海哥,自己就是大嫂?
这小子究竟什么眼神??
东皇的救援队还在忙着清理搜查现场,负责医疗的人也跟在冷廷骁身边,这里完全是无人问津的状态。
霍渊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转身向着二人走去。
洞口放下来的软梯不太好爬。
二人半拖半拽的才把晏海给弄上了地面。
刚一离开洞口,就有阵阵冷风吹了过来。
三架直升机正停在不远处的空地上,螺旋桨的轰鸣声响彻山谷,巨大的探照灯将四周照得亮如白昼。
“霍渊!”
“少桀!”
黎静宸被两个救援队员拦在几米外,看到三个人安全上了地面,激动得眼角都挂了泪花。
刚刚看到冷廷骁浑身是血半死不活的被送上了飞机,他就直接向着洞口冲了过去。
男人伤痕累累的样子,让他甚至不敢去想他们在新兴手里经历了什么。
只觉得多一秒都等不了了,他要马上见到霍渊和黎少桀,知道他们还活着。
可还没跑到地方,他就被两个人给拦住了。
硬生生的重新把他架回了外围。
“洞口是被炸开的,周围的地层都不稳定,任何人都不许随便进入!”
黎静宸脑袋里一阵嗡嗡作响,根本听不进去他们说了些什么。
就在他们乱成一团的时候,终于见到三个人灰头土脸的从矿洞里爬了上来,黎静宸悬了大半夜的心才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怎么伤得这么重?!”
黎静宸扑到三个人身边,看着他们各自满身是血的样子,顿时觉得头皮一麻。
霍渊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齐浩安排完冷廷骁的飞机,也一路小跑的赶了过来。
“我安排了飞机,直接送晏先生去东郊医院。”
“霍先生和黎二少也一起去检查一下。”
“我没事。”
霍渊看了一眼黎静宸,“我们自己开车回去。”
虽然他现在身上又是血又是土的,却并没有伤到什么,只是看着有些吓人罢了。
“我也没事。”
黎少桀劫后余生,却完全没有轻松的感觉。
在蓝夜端盘子,然后逃跑,最后又整夜未归……
呜……
家里还有个修罗场在等着他呢!
“不行。”
齐浩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拒绝道,
“那个姓何的跑了,我们的人正在追。”

“现在这片地方并不安全。”
“所以,希望你们能听从我的安排。”
霍渊看了看天际,仍然是黎明前最黑的时刻。
那个姓何的身份不低,还有手段,这里又是新兴的地盘,的确还是谨慎些为好。
“……好吧。”
霍渊看了一眼始终木然不出声的晏海,对着齐浩点了点头。
然后便和黎少桀一起继续架着他向直升机走去。
舱门关紧。
地面上的一切都变得渺小了起来。
一轮残月穿过云层,将点点冷光洒向地面。
飞机越升越高,霍渊的心却随着整晚的回忆越来越沉。
东南国的组织。
有枪
有毒
又和国内第二大黑帮联合在一起。
他总感觉身边的人都已经一步步卷入到某种布局巨大的博弈之中。
身不由己,无法挣脱。
他望着渐渐远去的空旷山谷,竟突然一种奇怪的预感。
类似这样的危险
恐怕在未来的某一天
还会到来……
……
黎静宸几人乘着东皇的飞机到了东郊医院。
晏海身上又是枪伤又是鞭伤,后脑还有严重撞击造成了中度脑震荡,当即就被留下住了院。
由齐浩派来的几个东皇保镖轮流值守。
霍渊和黎少桀身上倒只有几处皮外伤,简单清理了一下,抹了些药就可以离开了。
黎静宸把满脸生无可恋的黎少桀送回了别墅。
待回到公寓时已经接近傍晚了。
楼道里有些暗,声控灯随着二人的脚步声陆续亮起。
远远的,就看到了可怜巴巴坐在门口的林越。
男人完全不顾形象的靠坐在大门口,鼓鼓囊囊的公文包随手丢在一边,平日里用发胶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凌乱在额头上,看起来焦急又狼狈。
“黎总!!”
林越看到二人回来,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就连说话都带了哭腔,
“您可算回来了!”
“公司那边……出大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