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去保洁部也可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飞驰。
一座座气势恢宏的摩天大楼从贴着金属膜的车窗间缓缓退去。
阳光与暗影交错,不断的从车中掠过。
驾驶位上的男人正戴着墨镜,单手扶着方向盘,一言不发的望着前方。
紧抿的薄唇,棱角分明的下颌线,给人一种很难接近的感觉。
一身黑色西装将他魁梧的身材修饰得挺拔有型。
这个人晏海见过。
名字叫做古越的。
据说,他曾经是金鹰的几个当家王牌之一。
却莫名其妙的在巅峰时期选择了退役,之后做了冷靖川的保镖队长。
平日里若是没有重大活动鲜少露面。
但是东皇私底下的枪支弹药,安保安排,甚至包括武装类私人飞机的调用都掌握在他的手里,是个很受信赖的实权派。
不过……
晏海偏过头,看了一眼在旁边闭目养神的齐浩。
这两个人的关系这么……好?
却是有些出人意料。
但更出乎意料的,却是齐浩给他安排的这间“宿舍”……
晏海提着行李站在玄关处,抬头望向眼前有着木质旋转楼梯的复式公寓。
水晶吊灯,真皮沙发,羊毛地毯,华丽到无法形容的装饰用物。
晏海皱了皱眉,只感觉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十分怀疑齐浩对“宿舍”这两个字有什么严重的误解,以至于给他安排到了这样一间“总统套房”来?
“宿舍?”
晏海黑漆漆的眸子落在齐浩身上。
齐浩咧嘴一笑:“没错。”
晏海默了默:“要租金么……”
如果要租金的话,他给东皇打工的钱大概还要倒贴回去一些……
齐浩:“不要,放心住。”
晏海:“换间小的,有没有?”
齐浩:“没了,全满。”
晏海:“……”
晏海没办法,只得老老实实把自己的行李归了位,东西少到连一格柜子都没有填满。
“啧……”
齐浩看着他这副寒酸样,皱了皱眉,揪着他的胳膊就往外走。
一边走,一边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黑金色的银行卡,对着他笑眯眯道,
“看你这可怜的!”
“走,哥带你买东西吃饭去,今天的开销都算我的!!”
他将那卡片在晏海结实的胸膛上拍了拍。
俨然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可是那张银行卡被掌心覆盖住的部分,却完全挡住了用烫金定制的专属字母:LTX
……
第二天一早,齐浩带着晏海直奔总部大楼而去。
“宿舍”和总部的距离近得有些夸张,满打满算用不了十分钟,还得是走路。
沿途上人来人往,直到进了总部大门,还不断有各种下属职员对着齐浩满脸讨好的问着早安,顺便用一副探究的神情打量着晏海。
冷廷骁人冷,身边的人总是规规矩矩的低着头,安静得像一群鹌鹑。
如今跟着齐浩走在人群中。
那种似真似假的热情扑面而来,搞得晏海浑身都不自在。
“工牌已经给你办好了,下次上班自己刷门禁。”
齐浩给晏海整了整衣襟,把工牌戴到了他的脖子上。
昨天亲手挑选的西装穿在男人身上,将他衬得高大挺拔,出人意料的好看,
“很多部门对专业技术有硬性要求,安排起来比较困难,你先去车队委屈几天,过阵子有更好的地方我再给你调换。”
“嗯。”
“已经很好了。”
晏海淡淡的点了点头,看着周围光鲜亮丽的人群,忽然有种隐约的自卑感从心底升起。
能入东皇总部的人几乎都是传说中的高级金领。
个个穿着高定西服,拿着名牌包包,走路带风,满身的精英气。
而自己,却是自幼生长在社会最底层,为了一口饭在泥潭里打滚的小混混。
当初跟在冷少身边的保镖们大多喜欢用拳头说话。
这也让他没去注意那些所谓的阶层观念。
可是今天,站在这座全国最顶尖的大楼中,他才想起那些人也都顶着让人艳羡的履历和头衔,就连齐浩,都曾是空军里最年轻的中校之一。
只有自己。
一片空白。
不对,是一眼忘不掉头的黑暗和卑微……
“好了,到了。”
齐浩拍了拍晏海的肩膀,示意他前边就是车队所在的区域。
和想象中不一样的是,仅仅一个车队就占去了半层楼的面积,虽然叫做车队,大概只是为了低调。
因为他还看到了专管直升飞机、私人运输机和游艇的办公室,各种类型的驾驶员多到出乎晏海的预料……
“齐助理。”
一个穿着浅色职业装的女职员从办公室内迎了出来,把晏海上下打量了一番,红唇微翘,
“这位就是晏先生吧?入职手续办好了么?”
“都办好了。”
齐浩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交到女人手中,
“以后还要麻烦你多照顾一下我这个小兄弟了。”

“没问题。”
女人收好文件,故意向着齐浩面前靠了一步,凑到他耳边说,
“陈队长那边,有点小麻烦。”
“你先去解决一下吧,我带着他去熟悉一下环境。”
陈和?
齐浩皱了皱眉,这个家伙是跟在冷靖川身边很久的老人了,如今是车队队长。
虽然职位在古越之下,却和他不怎么对付,连带着对自己也有些阴阳怪气的。
可晏海的事,也是经过他首肯的。
总不会事到如今才寻出个什么由头来故意找麻烦吧??
“我知道了,那就麻烦你了。”
齐浩对着晏海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那女助理便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晏海向办公室内走去。
……
齐浩进到陈和办公室时,那人正拿着一份文件看得认真。
直听见大门重新关起的闷响,他才抬起头,对着齐浩咋了咋舌,一脸为难道:
“齐助,你之前说安排个人,我也不好驳你的面子。”
“可是这资历……你说,这都是些什么啊……?”
“要是上边问起来,我这人可就难做了。”
“实在不行,你再给他换个部门?”
齐浩站在原地,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人。
明明是和古越有矛盾,不敢堂堂正正的对着干,却反过来刁难和古越有关的小职员。
就像是大象在老虎开的澡堂子淹死了,却抓走了几个搓澡的蚂蚁。
这种嘴脸,还真是有够恶心的。
“所以,陈队长觉得哪个部门更合适?”
齐浩故作平静的追问着。
心里却是第一次有种想要好好整整他的冲动。
“啊,他这种履历嘛……”
陈和眼珠一转,
“如果进不去保镖组的话,其实,去保洁部也可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