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是霸总吗?怎么又被保镖亲哭了 > 第30章 是谁要在房间等我未婚夫?

我的书架

第30章 是谁要在房间等我未婚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晏海一动不动的站在包厢外,像一尊冰冷的石膏雕像。
厚重的房门隔绝了包厢里的大部分声音,此刻能听到的只有阵阵暧昧模糊的音乐声。
虽然VIP包厢附近人员没有那么杂,但还是时常有人来往走动。
看到这样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又高又帅的男人笔直的站在门口,总有人忍不住多看两眼,甚至还有停下来试图搭讪的。
晏海不理,就像没听见一样。
那些人便只好讪讪的离开。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突然打开了,两个mb吓得脸色惨白,就像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晏海心里一惊,没顾得多想就冲了进去。
然后当即就懵在了原地。
冷廷骁棱角分明的侧脸上挂着惯有的冷漠,低垂着睫毛,指间夹着点燃的香烟。
正用力压着男孩凹陷的腰窝,白嫩的皮肤上满是青紫淤血的印子,此刻已经泪流满面,趴都快趴不住了。
可是男人脸上的暴躁却丝毫没有缓解,就像一头被关进牢笼的狮子,正在拼命蹂躏着自己的猎物来发泄怒气。
“冷少。”
晏海怕出事,连忙向前走了几步,出声道。
冷廷骁偏了偏头,当视线落在男人脸上,目光却是一凝。
黎静宸说,那个保镖是他男朋友……
他微眯了双眼,突然也想尝尝类似的味道。
便直接扯下领带丢给沙发上的男孩,冷声道:
“知道该怎么做么?!”
男孩满脸畏惧的点点头,抖着手将领带覆在了眼睛上。
冷廷骁便转身向着晏海走去,衣衫半褪,满身的欲气。
冰冷的眸子沿着他的宽肩窄腰,修长双腿梭巡了一圈,随后勾了勾唇道:
“脱衣服。”
“……”
晏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这种凌迟般的酷刑中熬过来的。
但是他明白,自从在拳场被冷廷骁看上以后,他除了隐忍承受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最后一个mb被冷廷骁用钱打发走了。
男人暴躁的情绪也莫名缓解。
此刻他正懒懒的靠在沙发里吸烟,满脸的餍足。
黎静宸也是这样吗?
他缓缓吐出一个烟圈,隔着烟雾看晏海痛苦喘息、挣扎起身的模样。
回忆中,男人屈辱忍耐的表情竟让他格外受用。
……
几天后,黎静宸在办公室接到了陆世泽的电话。
一般来讲,他没有发微信而是改为打电话的时候,就是有正经事了。
黎静宸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按下了接听键。
陆世泽似乎在外边,听筒里传来一阵阵呼啸的风声:
“这周六晚上5点半,电影节颁奖典礼,来赏个脸吧?”
黎静宸本来在忙着处理文件,听到这句差点直接把电话挂了:
“不去。”
他皱了皱眉。
什么狗屁电影节,像他这种一年到头看不上两场电影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啧,那你可就不识好人心了~”
陆世泽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差点被挂机,还忍不住卖着关子,
“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语气颇有点神秘兮兮的意思。
“什么人?”
原本已经被放在一旁的手机,又被黎静宸给拾了起来。
短短一句话,好奇心就被勾了起来。
“上边专门管进出口贸易这块的人。”
陆世泽压低声音,说完,还特意补了一句,
“不是S城哦,是上边……”
“要不是在捧我们公司的一个当红小花,人家才不会大老远的特意跑来一趟呢。”
“晚上的庆功宴他也会参加,你来一起吃个饭,混个脸熟。”
“以后要是有事,也好过过话。”
黎静宸没有回话,而是低头沉思了片刻。
就在陆世泽看了看手机,以为自己又被挂了电话时,才终于听到男人清澈的嗓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我知道了。”
“颁奖典礼就算了,晚宴我会准时。”
陆世泽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晚上8点,到了直接联系我。”
……
陆氏的庆功宴上众星云集。
从影帝影后到当红顶流,从新晋明星到数不清的各线小演员。
整个娱乐圈来了大半。
余下的还有不少名导名家,资本大佬,热闹得像一场文娱界的名流盛宴。
宴会厅内,几盏巨大的欧式水晶灯落下一片璀璨华光。
墙上嵌着复古壁画,周围是一片金漆银器。
人们用水晶杯盛着香槟,穿着华丽的礼服穿梭在猩红色的地毯间,整个会场都散发着一种精致奢华的味道。
黎静宸穿了一身白色晚礼服,内搭淡蓝色衬衫走进大门,干净清爽又满身贵气。
霍渊还是习惯性的跟在黎静宸身后。
黑色西服,黑色领带,优越的身高即使站在在人群中依然醒目无比。
两人进了会场,远远就看到陆世泽正站在香槟塔旁和一个美女调情。
那女人背对着门口,红色落地裙衬得她格外惹火。

“我们去那边。”
黎静宸对着霍渊示意了一下,便迈开长腿向着陆世泽走去。
霍渊点点头,可是太过复杂的环境总是能激起他骨子里的警惕,垂在身侧的手指始终紧攥在一起。
陆世泽风流多情。
如今又是陆氏的庆功宴,作为主角的他更是浪得风生水起。
不断有美女从他身边擦肩而过,顺便隔空送来一个香吻。
他便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那个红色长裙的女人更是大胆,葱白似的手指沿着男人胸前缓缓划过,暗示意味十足。
“陆少今天似乎有点忙?”
黎静宸走到二人身旁,淡淡的向陆世泽看去。
那女人侧头一看,立刻下意识的贴到陆世泽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
她不动,黎静宸还没注意。
现在这么一看
原来是那个想要叫他黎哥,结果被他从蓝夜气跑的女人……
叫什么来的?
姜凝?
“陆哥,今天我不去车里等你,去房间等你好不好~”
女人很有觉悟。
黎静宸便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二人公然搞暧昧。
谁知下一刻,另一个身穿白色鱼尾礼服的美女从旁边走了过来。
身材高挑,皮肤白皙。
一双杏眼眼尾挑起,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
“啧~”
“让我看看,是谁要在房间里等我的未婚夫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