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黎静宸醉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世泽磨磨蹭蹭的跟在夏晴后边。
一边走,一边还在想要不要直接逃跑的好?
陆家除了长姐陆世熙,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
从小到大宠是真宠,打也是真打。
轻易不管,管就是上手。
陆世泽想起上次被老爷子绑着押到了相亲现场的情景,心里就是一阵恶寒。
偏偏他还不服气,中途找借口丢下夏晴直接跑了。
结果刚到家就被几个保镖按在地上,然后被老头子用戒尺狠狠打了一顿屁股。
疼得他三天没下床,一个月不敢去开房。
陆世泽有点怂。
主要是实在不想再吃一顿板子了。
就……还是跟她去吧……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了10层。
陆世泽又是一懵。
这家酒店的顶层明明有好几套总统套房,老爷子怎么突然这么小气,就给她们安排了一间普通套房??
直到进了门,看到里边的布局。
他这混乱的脑子才瞬间灵光了起来。
这是怕他们分房睡啊?!
得……
一语成谶。
这下真的得睡沙发了。
夏晴先进了门,陆世泽随后就靠在了门板上,没敢往前走。
那紧张样子,竟像极了被土匪头子抓上山寨的小媳妇。
夏晴见他没动,反而转身走了回来。
就这么和他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就在陆世泽飞快的偏开头,以为她要强吻自己的时候,就见女人白皙的胳膊从他身边越了过去,房门“咔哒”一声落了锁。
陆世泽瞬间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锁门。
可是下一刻,又突然愣住了。
等,等下!
陆世泽猛地看向夏晴。
她她她她锁门干嘛?!
……
大半瓶的红酒虽然被黎静宸吐出去不少,但他还是毫无疑问的醉了。
醉得浑身没有力气,站都站不稳,就连视线也变得模模糊糊的。
霍渊将车开到了公寓外,一伸手便将黎静宸打横抱进怀里,踢上车门进了楼。
黎静宸感觉身上很热。
和这个火炉似的男人贴在一起,就变得更热了。
他挣扎着想要把人推开,却被男人更加用力的箍在怀中。
“乖,就快到了。”
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温柔又宠溺。
黎静宸缩了缩脖子,头皮瞬间一片酥麻。
霍渊拉着黎静宸的手指按开指纹锁,抱着他径直向卧室走去。
黎静宸有点晕,只感觉到男人穿过客厅,用肩膀顶开卧室门,然后把他放在了自己柔软的大床上。
一瞬间如同跌进云里,黎静宸舒服得喟叹了一声。
可是没过多久,那种燥热就再次侵袭上来。
好热。
他烦躁的胡乱撕扯着领带,感觉就要把他勒得窒息了。
衣服也紧绷绷的裹着自己,全身上下都不自在。
霍渊单膝跪在床边,看着他面色绯红的胡乱扭成一团,眸色渐渐深了。
忽然俯下身吻了吻他带着薄汗的额头,低声道:
“让你再舒服些吧。”
男人刻意放轻的声音带着几分暗哑,丝丝缕缕的缠缚过来。
黎静宸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心脏也在“怦怦怦”的越跳越快。
他透过蒙着雾气的双眼回望霍渊。
男人结实的身躯挡住了大片灯光,暗影从头顶压迫下来。
手指正缓缓的从自己衣襟探入,绕到后背。
一边将他的上半身抬起,一边随手一扯,便将他的外套扒了下来。
然后是领带……
最后,竟从脖子开始一颗一颗解他的衬衫扣子……
诱人的锁骨
微微起伏的胸膛
肌肉分明的腰身……
霍渊压抑着呼吸,就像是在拆开自己心仪的礼物般一点点解掉黎静宸身上的束缚。
手指不断向下,直到按在他的皮带扣上,才蓦地停了下来。
黎静宸感受到他的动作,全身一僵。
只觉得脑袋里“嗡”地一声,整个身体都像是被施了咒语似的动弹不得,就连呼吸都停住了……
霍渊也怔了怔。
抬眼去看黎静宸。
那双深邃的黑眸此刻要命的诱人。
“这么舒*么?”
男人的指节停留在他小腹间暧昧的弧度上,微微扬了嘴角。
黎静宸原本就发热的脸颊便越发滚烫了几分。
他好想抱住他,点燃他,让他那双黑眸因为自己染满*色。
可是他没有力气,动动手臂都不能。
黎静宸只能低低的喘息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有些可怜。
霍渊忍不住在他的薄唇上亲了亲。
又顺手解开了衬衫上最后两枚扣子,轻哄道:
“等我,我去给你熬一点小米粥垫垫胃再睡。”
“……嗯。”
黎静宸很听话,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
可是当霍渊端着粥碗回来的时候,他却早已睡熟了。
霍渊把粥碗放下,给他盖好被子。
此刻的男人正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在脸上遮出一片好看的暗影。

没有了刻意伪装的淡漠和冰冷,乖巧得像个孩子。
……
今年的12月22日,刚好是个周末。
霍渊从来不过生日,可是到了这天,却被沈天野和江泽早早的喊出去吃晚饭。
距离公寓不远的小饭店,三个人点了几个小菜,又开了几瓶啤酒。
霍渊依旧是果汁。
大家一边吃一边聊着最近的状况。
霍渊把这两个兄弟从东皇要出来后,就直接给了他们一个月的工资,让他们尽全力去找那次车祸的目击者。
没想到江泽竟真的给他带来了好消息。
“我们又得到了个新的消息,那个目击者似乎带着家人去了Y城。”
“Y城?”
霍渊皱了皱眉头。
那是一座边境小城,不怎么太平,但是鱼龙混杂确实更适合隐藏身份,
“消息可靠吗?”
江泽喝了一口酒:
“不能确定,但是感觉比上次可靠一些。”
“我们决定先去看看再说。”
霍渊点点头,拿起酒瓶给他们二人满上:“好,那就辛苦你们了。”
“大哥还跟我们客气什么?”沈天野和他碰杯,
“当初你救我一命,我跟了你。”
“前一阵子你又救了我,我们认你一辈子大哥。”
“喝酒!!”
他豪气的一饮而尽。
地上东倒西歪一堆空瓶子,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喝完的。
霍渊和江泽相视一笑,默默看着他发疯。
酒喝得越多,嘴就越刹不住车。
到最后,就看他一个人在那里手舞足蹈的说个没完。
江泽只好没眼看的拿起纸巾擦着被他喷到脸上的唾沫星子……
“你干嘛?”
沈天野突然注意到了江泽的动作,顿时蹿了起来。
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像只炸了毛的公鸡:“你嫌我脏??”
“你刚知道?”
江泽就着凳子向旁边挪了挪,仿佛生怕白痴会传染。
沈天野顿时就不干了:“我X,你个娘炮!”
又来了……
霍渊坐在对面,无奈的扶了扶额。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俩人动不动就开干的习惯还是没有改。
他一点也不怀疑。
如果不是自己在场这俩人大概已经打起来了,而且那种打法会幼稚得让人不忍直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