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您又打人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静宸给霍渊订了蛋糕,还特意买了一块腕表作为生日礼物。
霍渊平时没什么交际,除了运动很少出门。
所以黎静宸并没有提前给他打电话,而是悄悄来到他的住处,想要给他个惊喜。
黎静宸敲了敲门,屋里却是静悄悄的。
又连按了几下门铃,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他有点疑惑。
连忙掏出手机给霍渊打电话。
短暂的静默后,听筒中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提示音,黎静宸才真的慌了。
看看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5点半了。
他靠在冰冷的房门上,又连续听了三遍“关机”才罢了手。
忽然想起自己之前留了林越那把备用钥匙,便在钱夹里一通翻找,终于从夹层中刨出一把房门钥匙来。
冬日里天黑的早。
不到6点的时间,屋里已是一片黑乎乎的。
黎静宸打开灯,霍渊果然没在家。
面积不大的一室两厅被男人收拾得干净整洁,一应用物也简单的很。
黎静宸脱掉外套,直接趴在了霍渊的床上。
脸颊贴着床单,洗衣液残留的香气里藏着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
时钟“嘀嗒、嘀嗒”的缓缓走过,天色也彻底黑了。
黎静宸感觉自己睡了一会,再醒来时身边还是空空荡荡的。
他飞快的拿起手机。
除了屏幕上的时间从17变成了19,再也没有任何改变。
通话尽头,依然是一遍又一遍的关机。
黎静宸坐起身体,心情却不禁一路跌至谷底……
有点饿了。
胃也开始隐隐作痛。
用了大半天时间给霍渊挑选生日礼物,午饭都没顾得吃,只想等晚上和他一起来个烛光晚餐。
可是天都黑了,他还没回来……
想起上次在御馆,自己肚子饿的时候,霍渊都会给他准备好热腾腾的饭菜。
现在却就剩下自己了。
他不喜欢霍渊床单被褥的颜色,黑灰色的调子衬得整间屋子都冷冰冰的,让他感觉孤单。
黎静宸穿着霍渊的拖鞋走到冰箱前,翻出一小把青菜和两个鸡蛋。
煮个长寿面吧。
或许把面煮熟了,他就回来了。
厨房里泛黄的灯光有些昏暗,锅里的热油正在冒烟。
黎静宸手忙脚乱,匆匆将鸡蛋丢进锅里,可是溅起来的热油却不偏不倚直接落在了他的手腕上。
手上一疼,锅铲掉落在地上。
去捡锅铲,胳膊肘又碰翻了泡着青菜的玻璃碗。
黎静宸沉默着站在原地。
只有油锅里荷包蛋的“滋啦”声打破了周围的寂静,他就那么站在冰冷的灰调瓷砖间,慢慢揉着泛红的手腕。
大概是油烟气太重了
又或许是烫得太疼了
他望着眼前的一切,竟在不知不觉中微红了双眼……
荷包蛋青菜面煮好了。
霍渊依然没有回来……
黎静宸挂断了机械冰冷的语音,才发现已经晚上八点了。
再等等吧。
等到八点半还不回我就走了。
黎静宸靠坐在沙发上,望着那碗面渐渐冷去,脑袋里却纠纠缠缠的都是一些不好的事。
霍渊他是不是出事了?
还是在和谁约会呢?
一会开门进来的,会不会是两个人??
时钟慢慢走到了八点半,他却有些挪不动步子。
再等等……
九点不回,我就真的走了。
黎静宸没法形容心中的感觉,就是有点喘不上气来。
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房间,心里也像是突然缺了一块似的,怎么填也填不上。
时间过得很漫长,但它终于还是到了9点。
黎静宸只得披上风衣起身离去,甚至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只是漫无目的的走在灯火街头。
冬夜的风冷得刺骨,很快就穿透了他单薄的衣衫。
路边
酒吧的霓虹忽然照在他脚下,带着几丝暖意。
或许是想要喝一杯,又或许只是想暖暖,他就真的被诱惑了似的转身走进了店内……
一杯Mojito,传说中初恋的味道。
对于突然想喝甜口酒的黎静宸来说,还是喝出了一点失恋般的苦涩。
他一个人坐在角落,对着酒吧内绚烂的灯光出神。
整个人看起来安静又低调。
可是那太过引人注目的长相还是引来了一些不自量力的圈内人。
“请你喝一杯?”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他对面。
眼睛盯着他,目光里裹满了*望。
“不用了。”
黎静宸神色漠然。
那人却仍不甘心似的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别这么冷淡嘛!”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哥哥可以安慰你~”
……
霍渊送走了不但醉醺醺还骂骂咧咧的二人,回到家就在门锁上发现了一些被人动过的蛛丝马迹。
他猛的推开门,人却闪到了一旁。
没有想象而来的偷袭,却意外闻到了一股带着焦糊的油烟味……

霍渊一懵,小心翼翼的摸进房间里。
厨房里是作案现场般的狼藉。
客厅的桌子上却摆着蛋糕、礼物和一碗已经彻底坨在一起的青菜面。
霍渊见状,连忙拿出手机。
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手机已经没电了。
接上电源。
就在开机的一瞬,十几个未接提醒同时涌了出来。
密密麻麻的从屏幕上滚过。
霍渊看着那十几条鲜红的提醒,心里蓦地抽痛了一下。
从这一遍遍未接记录中仿佛看到了黎静宸找不到自己时的焦急心情……
霍渊不敢耽搁,立刻拨通了黎静宸的手机。
在男人接起的一瞬,他觉得自己的手都在发抖:
“黎静宸,你在哪?!”
霍渊的尾音有点打颤,随后便嗫嚅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确实没想到黎静宸会知道他的生日,更没想到他会带着蛋糕和礼物来找他。
甚至这个从来没下过厨的男人,还亲手给自己煮了一碗面:
“对不起……我……”
“霍渊,你到家了么。”
电话里传来黎静宸金属般清冷的嗓音,打断了他徘徊在唇边的话。
“到家了!!”
霍渊急切的追问着,“你在哪,我去接你!”
没等到黎静宸的回答就摔上门跑了出去。
电梯停留在顶层
他就直接改进了楼梯间。
甚至给人一种若不是楼层太高,他就要直接从窗户跳下去的错觉。
“不用……”
电话的另一头,黎静宸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刚才发泄的太狠,到现在手上还有些疼,
“你在楼下等我,我马上就回去了。”
听到黎静宸带着浓重鼻音的话,霍渊心里又是阵阵刺痛。
这么冷的天。
他却一个人待在外边,这么长时间找不到自己,心里一定很委屈吧……
“乖,位置发我,我去接你。”
他温声轻哄,脚步也越发加快了几分。
黎静宸默了默,实在拒绝不了霍渊这么温柔的请求,低声道:
“好。”
挂断电话。
黎静宸并没有立刻发位置给霍渊。
而是甩下一叠钱给了已经傻眼的酒吧主,然后脚步匆匆的向外走去。
开玩笑。
这种场面怎么能给霍渊看见?!
他一边走,一边给林越打电话:
“金海酒吧,过来把现场处理一下。”
林越顿了顿,忍不住惊呼出声:
“黎总,您又打人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