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我给自己批假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
黎静宸神情恍惚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凌乱的发丝被汗水打湿,贴伏在脸侧。
一双柳叶眼里波光潋滟,眼尾却红得诱人。
身上好疼。
他从没想过第一次会这么疼。
擦,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哭了多少次,求饶了多少次,又被霍渊掐着腰拖回身下多少次了。
虽然到后边,也算是享受到了……
可是现在却又累又痛,就连一个手指都不想动!
“我抱你去洗洗吧?”
霍渊单膝跪在床边,在他汗涔涔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眼底是从未见过的温柔。
黎静宸却用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瞪他。
这会儿倒是温言软语的,疯起来却一点也不做人。
自己哭得嗓子都哑了,也没见他放过自己半分。
要不是昨天自己先主动勾引他的
要不是蹆上没力气……
他就真应该直接把他从床上踢下去……
“宸宸……”
霍渊看着他气呼呼的样子,扬了扬唇角。
那神清气爽的样子,就像是刚刚吃饱的野兽,浑身上下都透着餍足。
“嗯……”
“嗯??”
黎静宸的反应有点慢,几秒之后才意识到霍渊叫了自己什么。
男人磁性的嗓音带着淡淡宠溺在耳边响起,下一刻,竟仿佛烫穿了心脏,全身都跟着轻颤几息。
“抱着我。”
霍渊垂手将他从被窝里捞了起来,直接放进了盛满温水的按摩浴缸中。
黎静宸就舒舒服服的躺着,放任按摩的水流在身边滚动。
霍渊跪在浴缸旁的防滑垫上,小心的给他清理。
待到水微凉了,便用浴巾把人裹好抱回了床上。
“饿了吗,我去给你做饭。”
霍渊只披了一件浴袍坐在床边,看着有些诱人。
“我不饿,你陪我躺一会吧。”
黎静宸望着他结实优美的肌肉摇了摇头。
饿倒是不饿,就是有点渴了。
要不是实在来不了了
他就……
然后……
唉!
可惜现在,他只能像个废人一样躺着了……
“嗯。”
霍渊应了一声,面对着黎静宸侧躺在床边,单手支头,另一只手捋了捋他贴在额头上的发丝。
黎静宸向着他身边凑了凑,扯开妨碍他欣赏美景的腰带。
忍不住用指尖在他的胸腹间划过,从上到下,最后又落了在那块枪伤上。
原本亮闪闪的眼睛瞬间多了几丝阴郁。
霍渊知道。
除了吃醋,黎静宸可能更介意自己差点为别人死掉的事。
或者,称之为后怕……
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他实在无从改变。
于是故意握住他的手,拉着他从自己的腹肌上一块一块的摸过去,哑声道:
“喜欢吗?”
黎静宸手指一顿,蓦地抬头看他。
只觉得全身的热量都冲上脑袋了,脸也跟着火烧火燎起来。
刚刚那些不爽得情绪瞬间被他忘了个光。
“喜欢……”
黎静宸没忍住,尴尬的咽了一下口水。
霍渊便轻笑着托起他的手。
垂了眸
在他的手心正中烙下一个吻,虔诚道:
“是你的。”
……
或许是累得紧了,又或许是因为霍渊就在身边。
被霍渊强行喂了半碗粥后,黎静宸睡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安稳觉。
再睁开眼时,已经是早晨7点多了。
黎静宸看了看表,猛地坐了起来。
一种酸痛的感觉就像是电流般从尾骨直窜上后背,他“嘶”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就直接又躺下了……
霍渊做好早饭,一进门就是黎静宸睁着大眼睛在床上躺尸的场景。
他抿了抿唇,俯身撑在床边问:
“疼?”
黎静宸点点头,委屈巴巴道:
“你下次能不能……慢点……”
霍渊的动作又快又狠,不管前边学着电影里准备得多温柔体贴,上了战场就还是满身的戾气,还tm越求越兴奋……
霍渊却像是被触动到了什么点似的,深邃的眸子微沉,嗓音也带着几分诱惑:
“昨天求我快点的不是你么?”
黎静宸一急:
“那我求你停下的时候你怎么不听呢?!”
话音刚落,脸就蓦地红了起来。
霍渊看他此刻的样子,终于压不住嘴角笑了起来:
“那,今天还去不去公司?”
“不去了……”黎静宸闷闷的翻个身,背对着他嘟囔了一声,
“我给自己批假了。”
……
黎静宸再去上班的时候,已经是周三了。
连续在家歇了两天,公司里堆积了不少等着处理的事务,他若是再不去,林越大概就要抱着一摞文件来“上门慰问”了。
17楼的小会议室,长桌旁已经坐满了大大小小的股东。
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
黎静宸知道为什么。

承建安隅里住宅区的项目已经顺利拿了下来,因为是福利性住房,利润并不丰厚。
注定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去获取不怎么对等的回报。
股东们明显分成两派,一派认为没有高回报就等于是做了赔本买卖,用这些钱去投资一个利润更好的项目才对。
另一派却认为,这是政*下放的福利性工程,有利于和上边建立更多联系,并且可以获得更多的口碑和名气。
黎静宸在这件事上却始终态度强硬,甚至有点一意孤行。
他在S城做了这么多年的地产生意。
看过太多为了追求利益而糊弄老百姓的豆腐渣工程。
他想要去做这个项目,就是想亲手给那些花光两辈子积蓄才能买得起一套房的人们建一套好房子。
一套用料扎实,牢固耐用的好房子。
会议开始了,两派股东率先争论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亦乐乎。
黎静宸就坐在主位上静静看戏。
他穿着剪裁合体的深色西装,内搭淡蓝色衬衫,领带打得一丝不苟,交叠着腿靠坐在真皮座椅间。
脸上一片冷漠,看不出任何表情,就连眼神都冷得吓人。
众人见吵了这么久也吵不出个结果,便十分默契的同时把矛头指向了黎静宸。
甚至还有资格老些的反对派对他拍了桌子。
黎静宸漠然的看着他们,直到会议室里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众人见他始终一言不发开始面面相觑的时候。
他才随手戳了戳手里的文件,丢在桌面上:
“都说完了?”
“那我来说两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