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我只喝进口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了班,黎静宸给霍渊打过电话,便独自下到B2车库。
霍渊已经在车里开好暖风等着他了。
黎静宸刚坐进车里,就隔着中控扶手勾住了霍渊的脖子。
“想你了。”
他将薄唇在霍渊浅淡的唇瓣上蹭了蹭,然后退后半分凝望着他,盈满渴望的眸子让人血脉喷张。
霍渊深吸口气,直接扣住他的后颈重新吻了上去。
从温柔缱绻,到炽热侵占。
霍渊将驾驶座后退,竟直接把黎静宸隔着中控扶手抱到了自己怀里,让他*坐在腿上。
昏暗的车内安静无比。
两个身影交叠在一起,周围只能听到二人甜腻的亲吻,和各自愈演愈烈的心跳声。
呼吸太乱了,隐隐有些透不过气来。
黎静宸挣扎着抬起头,用染着雾气的眸子望向霍渊:
“别在这里……”
“先回家。”
“嗯。”霍渊温柔的在他脸上亲了亲。
既是在安抚黎静宸,也是在平复自己。
待到心跳渐渐缓了下来,才把黎静宸重新安顿在副座上,系好安全带。
自己也调好座椅,开车直奔黎静宸的公寓而去。
……
进了门,黎静宸便习惯性的先去浴室洗澡换衣服。
霍渊脱掉外套,洗手准备做饭。
冰箱里不少有新添的食材,显然是黎静宸提前准备好的。
霍渊把东西取出来放在台面上看了看。
两块和牛战斧,两块肋眼,两盒意面,还有半成品的奶油蘑菇汤和烟熏三文鱼。
以及做沙拉用的生菜、黄瓜、羽衣甘蓝……
霍渊猜测,这应该是黎静宸要亲自上阵的意思吧??
可是想起他之前在自己家为了一碗面毁了半个厨房的架势,就还是有那么点放心不下。
黎静宸洗得很快。
霍渊不过楞个神的功夫就从浴室走了出来。
身上只穿了一件十分宽大的白衬衫,一直盖到了半截大腿,可剩下的半截……
就什么都没穿?
“怎么没穿浴袍?”
霍渊怔怔的看着他,视线总是忍不住落在他修长笔直的双蹆上。
过去穿个浴袍好歹主打个若隐若现。
现在这样子,对于他这个刚开过荤又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刺激属实有点大了……
“一会不是要红酒牛排烛光晚餐吗?”
“穿个浴袍叫怎么回事?”
黎静宸回答得理直气壮。
“那你下边怎么不穿??”
霍渊额头三根黑线,总怀疑他是故意的。
“谁说没穿?”
黎静宸把衬衫下摆往上提了提,特意让他看个够,
“你看,里边还是穿了的。”
霍渊:“……”
霍渊偏开脸,不再看他。
再看下去今天就得换伙食了……
“好啦,这顿我来做。”
黎静宸忽然笑了笑,将他按到当初充满心理阴影的客厅沙发上坐好,
“你等着就行了。”
霍渊见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只能配合的点了点头。
毕竟这种富人家的少爷不会煮面也正常,他们平时应该很少吃这种东西吧?
或许……
牛排沙拉蘑菇汤这种简单的西餐他就比较得心应手了。
霍渊坐在客厅,看不见厨房里的状况。
但是那种“叮里咣啷”的声音自从黎静宸围着围裙进去以后,就一直没有断过。
他忍了几次没有过去,免得黎静宸觉得自己不相信他。
直到牛肉的味道渐渐变成了一股焦糊味……
霍渊才不得不走到厨房门口,生怕他把厨房给点着了。
然后
就看到黎静宸拿着食品夹对着盘子里两块黑碳战斧发呆的场景。
蔬菜洗了一半。
奶油蘑菇汤还在咕嘟咕嘟冒着泡。
意面没有开始煮,烟熏三文鱼刚刚切了几片……
但是战场已经被摧毁得差不多了。
“我来吧。”
霍渊生怕打击到他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心,走到黎静宸身后将他揽入怀里。
然后拿起他的手来回看了看,又放到唇边轻吻了一下道:
“没有烫到吧?”
“这么好看的手,用来做饭太可惜了……”
“以后不允许你进厨房了。”
霍渊没敢说,主要是怕你哪天把房子给烧了……
黎静宸穿得很薄,男人身上火一般的体温直接隔着衬衫布料传了过来。
烤得他浑身发热。
眼看着自己已经毁了两块牛排,他也只好点点头,逃也似的跑出去准备酒具了。
……
简单的两份西餐,霍渊做得很快。
端到餐厅长桌上的时候,黎静宸已经留下几盏装饰灯,在桌面上摆好了红酒和餐具,还点亮了一座欧式烛台。
“你坐这里。”
黎静宸给霍渊拉开椅子。
几点柔和的烛光打在黎静宸的侧脸上。
如果不看下半身。
那干净洁白的衬衫,再配上他精致的眉眼,颇有一种欧洲贵族的感觉。
霍渊安静的坐了下来。

黎静宸却没有去到对面,而是故意挨着他坐好。
将盘子里七分熟的肋眼肉一点点切成小块,沾了酱汁,然后用叉子送到霍渊嘴边。
“我这份是你的。”
黎静宸弯了弯眉眼,歪头看他。
霍渊便会意的张嘴接了。
然后把自己面前的也切成小块,反送了回去。
不得不说,黎静宸留下的光线刚刚好。
既不会过分昏暗看不清东西,又保留了一种恰到好处的朦胧美。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投喂了片刻。
黎静宸突然停下动作,望着霍渊的薄唇说:
“酱汁沾到嘴角了。”
还没等男人做出反应,就用手勾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尖划过唇角,带着那一抹淡淡的咸味闯进口中,暧昧的掠过牙齿和上颚,最后和霍渊的纠缠在了一起。
“霍渊,你究竟是不会喝酒,还是单纯的不喝?”
黎静宸微微后撤,掀起眼皮看他。
被情*浸染的眸子潋滟动人。
“想试试么……”
霍渊也被撩得动了情。
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附在黎静宸耳边道,
“不过……”
“我只喝进口的。”
黎静宸闻言,怔愣了一下。
刚想说我这里只有进口酒,又后知后觉的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
他回望着男人唇角淡淡的笑意。
突然喉结微动,一抹红晕从脸颊染到了耳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