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拔掉无情的渣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晴和陆世泽又坐了一会,看到两个病号的脸上渐渐带了几分倦色,便很识趣的告辞离开。
这家医院的环境很好。
虽然已是冬季,路边的云杉龙柏依然苍翠。
用卵石铺成的小路上,陆世泽搀着夏晴缓缓走在前边,身后还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黑衣保镖……
“夏晴。”
陆世泽突然停下脚步,望着她的眼睛郑重开口道,
“这次你救了我,还没正式跟你说谢谢呢。”
夏晴却嗤笑一声,拉着他继续向前走,午后暖阳在二人身上晕开一片温柔的光:
“你不用谢我,算我还你的。”
“还我的?”陆世泽不解的歪着头,
“我们以前见过吗?”
夏晴微微垂了眸,脸上露出一抹难得的恬静神色:
“见过啊……”
“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大约……四五岁吧。”
“他们打我,嘲笑我是没妈的孩子,是你救了我,还说要保护我……”
陆世泽听完,脑袋里瞬间冒出了一堆问号。
他站在原地绞尽脑汁的想了半晌。
似乎有那么一点印象,却又有些记不起来了。
夏晴看着他一副苦思冥想的模样,轻皱眉提醒道:
“那时候我还跟你说,长大了我要嫁给你。”
“结果你却说……”
夏晴话说到一半突然闭了嘴。
陆世泽的好奇心立刻就被勾了起来,急火火的追问道:
“我说什么了?”
夏晴白了他一眼,似乎直到现在还带着点怨气:
“你说,你不喜欢男孩子。”
“???”
陆世泽脑袋一懵,记忆里好像有什么情景骤然闪过。
拼拼凑凑,越来越清晰。
到最后,竟然猝不及防的抱头大笑起来:
“你要这么说,我可就想起来了,哈哈哈哈!”
“你就是那个没妈的野小子!”
“……”
“对,我就是那个没妈的野小子!”
夏晴看着他一副笑到不能自理的样子,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陆世泽却像被拉了电闸似的立刻止了笑,小跑着追了上去。
“喂,夏晴!”
夏晴不理他。
他便直接霸总上身,从背后把她揽进了怀中。
温热的感觉环绕过来,夏晴有些僵硬的停下脚步。
陆世泽本以为她会回头给自己一拳。
没想到,她竟然就这么安安静静的任他抱着。
“夏晴。”
陆世泽将下巴抵在她瘦削的肩膀上,贴着她的耳廓闷声道:
“我想清楚了。”
“过去我混蛋爱玩,以后都不会了。”
他的手指缓缓向下,摸了摸夏晴还没有任何凸起的肚子,嗓音也变得温柔起来,
“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有爸爸、有妈妈……”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都会给他一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家。”
夏晴愣了愣,带着几分茫然的回头看他。
这突然正经起来的样子,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二世祖吗?!
陆世泽却趁她发呆的时候,侧过头,直接吻上了她红润的双唇。
夏晴轻轻抽气
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陆世泽吻得更深了。
有力的怀抱,缠绵的亲吻,在这寒冷的冬日,仿佛瞬间就抵去了所有寒意。
保镖们立刻很有职业素养的低下头。
环绕着云柏青松的小路上,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被夕阳映成一副浪漫的水墨画……
……
霍渊的伤口较重,还需要住院治疗。
黎静宸索性也就赖在了医院里。
虽然病床稍微窄了点,但并不妨碍他时不时的和霍渊腻歪一会儿。
医院里的饭不好吃,就去外边买回来亲手喂给霍渊吃。
洗脸洗澡刮胡子换衣服,照顾男人起居。
短短十来天,竟练成了一个雷厉风行的行动派,直接惊呆了所有人。
林越在做了足足三天思想斗争之后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抱着厚厚的一摞文件就直接送到了病房里。
那架势,比任何一个探病的人带的“礼物”都多。
黎静宸的脸色有点黑。
林越的面相有点苦。
“黎总,这些还只是需要您签字的一半,还有一半您看……”
林越盯着黎静宸的脸,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是我明天再搬一趟,还是您亲自过去签?”
“王副总呢?”
黎静宸有点不悦,“副总签字不是也可以吗?”
“王副总说他妈生病了,要回去当几天孝子。”
“那刘副总呢?”
“刘副总说……他家狗生了,要伺候几天月子……”
黎静宸:“……”
这群老狐狸,分明就是全都不想担责任。
一个公司留着这么多光拿股份不干活的,简直就像是在身上养活了一群血蛭,怎么可能成长得起来?
“算了,明天我亲自去签。”
“你一早过来接我。”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视线忽然落在那叠文件的最上方,目光一滞。

JCW……
他立刻走过去,拆开最上边的信函看了起来。
随着内容过半,神色也跟着严肃了几分。
“啊,好的黎总!”
林越并没有注意到黎静宸阴沉下来的脸色,十分痛快的应了一声,恨不得蹦着离开了病房。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黎总一直都是这样的冰块脸,今天和平时也没什么两样。
霍渊靠坐在病床上,欲言又止的望着黎静宸。
能让一向冷静的他露出这种表情的,一定是公司出了什么麻烦事。
可才刚刚经历过危险,自己又不能跟在身边,让他一个人去公司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黎静宸看完信,便将它重新放回了桌面上。
特意去锁好门才坐回霍渊床边,笑眯眯的看着他软声道:
“不放心我?”
“嗯。”
霍渊用力握了握右手,很疼,仍然还是使不上力气。
便有些懊恼的皱了皱眉。
“放心吧。”
“这件事一定和老爷子有关,如果偏离了他的掌控,老爷子自然会去善后的。”
黎静宸侧过身,故意将手覆在霍渊的腰腹间。
白皙的手指从病号服的下摆钻了进去,沿着他轮廓分明的肌肉一点点向上摸去。
就连嗓音也变得低低哑哑的,*感无比:
“现在……我需要你帮帮我。”
霍渊只觉腰上一痒,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胸腹间的肌肉瞬间就绷紧了。
黎静宸微凉的手指就像藏着火焰似的,寸寸掠过,碰触到的地方烫得他全身发麻。
“宸宸……”
霍渊将他作怪的手按在胸口上,随着自己渐渐急促起来的呼吸起伏着,
“这是在医院……”
“嗯。”
黎静宸微微一笑,却用另一只手扯开了霍渊的衣襟,露出男人肌肉紧实的胸膛,
“我知道……”
他俯下身,一边用薄唇在霍渊胸前添吻着,一边把自己的上半身扒了个干净。
霍渊:“……”
肌肤贴着肌肤,暧昧的气息在周身蔓延。
黎静宸伏在霍渊身上,故意用身体挡住了他受伤的部分。
然后迷离着双眼,装出一副情动模样。
拿起床头桌上的手机对着自己“咔嚓咔嚓”就是几张照片。
甚至为了增加效果,还在霍渊的胸口上特意种了几颗小草莓,然后指着自己的脖子说:
“来,还我一颗。”
霍渊彻底凌乱了……
原本被黎静宸勾起的火,瞬间就被这一系列诡异的行为给浇灭了。
直到黎静宸给自己拍完“船照”,他的脑袋还是懵的。
可那人却在“利用”完自己后,就像个拔掉无情的渣男一样穿好衣服,坐在床边认真欣赏着手机里的照片。
一边看,一边对着霍渊勾唇道:
“你说,这些照片要是寄给媒体……”
“会不会引起轰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