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是霸总吗?怎么又被保镖亲哭了 > 第77章 大小的小,杰出的杰

我的书架

第77章 大小的小,杰出的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能。”
黎少桀突然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
立刻点头如捣蒜。
馋半天了,这不就等着这句话呢么?!
黎循却不知道他的心思,以为那个mb满脸开心完全是因为有钱赚了。
于是嗤笑了一声,对着黎少桀格外豪气道:
“那就给我把裴总伺候好了,今儿晚上点你们最贵的房。”
“一切消费挂我账上,不用给我省钱。”
“好的老板!”
黎少桀痛快应声,露出一副mb的职业笑容来。
可幸福来的太突然,心里就莫名有点紧张。
这就可以吃了?!
能亲嘴吗?!
他喜欢狂野的还是温柔的?!
要是把他*得哭出来一定很好看吧!
这么好听的声音,*起来也一定很带劲儿……
黎少桀连忙偷偷掏出手机给前台发了个信息,让他通知所有在班的人,免得一会儿不小心碰上哪个坏了自己的事。
见对面迅速回了个“OK”的表情包。
他这才把手机重新揣回兜里,满脸讨好的给裴玉敬酒:
“老板放心,我今天一定给裴总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舒舒服服四个字说得有些暧眛。
手也不老实的沿着大腿向小腹间滑去。
裴玉身上一僵。
薄唇不自觉的微微开启,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黎循坐在旁边,突然觉得这样的气氛下自己好像有点多余了……
于是很识趣的按下前台通话给裴玉订了一间豪华套房。
这种房型甚至还配有专用电梯,最大化的保证了高官巨贵们的隐私。
服务生来送房卡的时候,黎少桀还有点小紧张,可是看着来人满脸的意味深长,便开始放心大胆的继续装。
当着员工的面一口一个裴总,风*又撩人。
主打的就是一个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果然,服务生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鸡皮疙瘩瞬间掉了一地。
送完房卡,竟然同手同脚的就退了出去。
“我先上去了……”
裴玉手里捏着房卡看向黎循,嗓音淡淡的,一抹微红却从耳根直染到了脸颊。
黎循斜靠在沙发上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走。
裴玉便站起身,拾起外套搭在臂弯里,故意挡住了被黎少桀几下就撩精神了的地方。
然后带着男人走出包厢向着电梯走去。
整个十二层都铺着柔软的暗金色地毯。
房间的隔音极好,走廊里一片安静,只有璀璨的灯光悄然照亮了脚下的路。
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人,他们也没有说话,似乎都在克制着什么情绪。
裴玉自然而然的走在前边。
黎少桀便故意慢下几步,视线落在他西装笔挺的清秀身影间。
男人的骨架不大,肌肉却很紧实,细腰翘臀双腿修长,看起来格外诱人。
再加上那张禁欲寡淡的脸。
若是被撩得动了情,在自己身下满脸泪痕的辗转求饶,又该是怎样一副银迷场景……
黎少桀想着想着,就已经脑补起了火。
待到裴玉打开门,他便迫不及待的钻了进去。
抬起脚,“砰”的一声把房门踢严。
有力的手臂直接将裴玉压在玄关墙上,狠狠吻了下去。
成年人的默契犹如汹涌的暗流,瞬间将二人淹没。
裴玉紧贴在墙上,男人火*的身体将他禁锢在原地,滚烫的薄唇也随之覆了过来。
*绵的亲吻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男人身上浓烈的荷尔蒙渐渐将他裹挟其间。
或许是常年禁*,又或许是身体太过*感。
仅仅是简单的亲吻他就已经动晴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黎少桀发现裴玉两腿发软,开始控制不住的往下滑,这才堪堪放开了他。
男人原本淡漠的脸上全是忍耐神色,正用一双湿漉漉的眸子迷离的回望着自己,被他咬得红肿的唇微微张开,无法控制的*息着。
强吻完了金主,黎少桀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一只鸭子……
连忙扶住他的身体,后知后觉的补了一句:
“可……可以吗……”
“先去洗。”
裴玉有点冷淡的剜了他一眼,看起来没什么杀伤力,反而有点撩人。
“一起洗。”黎少桀耍无赖,甚至还带了些撒娇味道。
“你先去……”
裴玉挣扎着推他,想要进房间。
这么多年全靠自己解决需求,如今突然要和一个陌生男人“坦诚相对”,他总感觉还没有准备好。
“我伺候你洗。”
黎少桀不让他走,低下头黏黏糊糊的亲他的耳朵。
裴玉难耐的哼了一声,顿时卸了力气。
黎少桀便笑着亲了亲裴玉的额头,随后大手一抄,竟将他打横抱进了浴室。
……
大半晚的疯狂。
汗水几乎浸湿了整条床单,地上也是一片狼藉。
裴玉就像是传说中引人沉沦的妖精,只要一个简单的眼神,就能让黎少桀不停的为他冲锋陷阵。

黎少桀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那么用心的伺候过一个人。
在这种事情上,他从来都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主宰者。
如今却在见到裴玉第一面时就毫无骨气的匍匐在了他的西装裤下,甚至被人当成鸭子都全不在意……
半夜沦陷,半夜好眠。
清晨的微光穿过黛色天际,屋子里还是一片暗影朦胧。
黎少桀从梦中惊醒,摸了摸身边已经没了人影。
他紧张的坐起身,向着卧室四周张望过去,直到听见浴室里突然传来吹风机的“嗡嗡”声才放下心来。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突然好怕这个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们甚至还不知道对方的姓名。
第一次如此心动,他不想只是大梦一场。
裴玉吹干头发,穿着一身微微发皱的西装走了出来。
白衬衫依然扣到颈间,这次却是为了掩去黎少桀留下的痕迹。
“裴总~”
黎少桀哑声唤他,还想继续温存一下。
裴玉却没有理他,只是默默对着更衣镜整理衣襟,佩戴腕表,眉眼间带着几丝冷漠。
“裴哥哥~”
看着裴玉这一副无情渣男样,黎少桀也不气馁,掀开被子就要下地。
裴玉手上一僵,故意偏开脸不去看他,声音也越发冷淡了几分:
“钱放在床头了。”
“我要赶回去换衣服,时间很紧。”
黎少桀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奖励他这只“鸭子”的小费……
他向着床头看去,枕头上工工整整的摆放着一张支票。
金额不小。
看来对他的服务还挺满意的?!
黎少桀微微勾唇,其实他也很满意。
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缘故,裴玉*感得不像话,随便碰碰就要哭,他一哭自己就受不了。
最后……差点榨了他半条命去……
啧……
不能再想了。
黎少桀低头看了看自己,把掀开的被子又重新盖了回去,再望向裴玉时,忽然非常职业的对着他笑了笑道:
“那裴哥哥下次来蓝夜还要记得点我哦~”
“我叫小杰!大小的小,杰出的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