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打算包养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循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了。
仍然是那个陌生号码。
仍然是十分简短的一句话:
“黎静宸已成立核心组,准备全力拿下城北这块地。”
黎循想了想,很快就回了一条消息过去。
“能不能拿到标底。”
言简意赅,开门见山。
显然是要和这个藏在暗中的人正式聊聊这件事了。
此刻,耀城地产的副总刘全兴正靠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间,对着手机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他放出的诱饵有了回应。
鱼已经上了钩,就看他能接受的价码如何了。
黎禹赫那个蠢货要他拿标底向黎循投诚。
对他说,等将来黎静宸战败,还能继续在黎氏谋一个好前程。
简直是笑话。
背主求荣的人,依着黎循那样精明的性子,又怎么可能再被重用?!
这么大的项目,他就是要狮子大开口,狠狠赚足一大笔钱。
就算将来被黎氏驱逐,也能带着他的小娇妻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才行。
他抬头向着客厅中间望去,年轻漂亮的继任妻子正在给狗梳毛。
瓷白的皮肤,曲线玲珑的身材,脸上挂着诱人的甜笑。
他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要是没了钱,又拿什么能留得住她?
凭他丑?凭他老?还是凭他睡觉不洗澡?
刘全兴看看时间,距离黎循的回复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他吊足了胃口,才重新拿起手机按出发送键:
“可以,三千万。”
黎循看着屏幕上这近乎疯狂的要价,眯了眯眼。
片刻之后,嘴角才勾起一抹危险的冷笑。
他回复道:“成交。”
随后便退出信息页面,打了个电话给裴玉。
铃声响了许久。
就在呼叫即将结束时,对面才传来男人温润的嗓音,比平时多了些沙哑:
“什么事?”
凌乱的气息直扑听筒,带起呼呼的风声。
“???”
黎循下意识的看了看腕表。
什么情况?
这才几点就做那事呢?
他怕裴玉脸皮薄没敢直说,只是试探着询问道:“打扰到你们了?”
“没事。”
裴玉靠在酒店包厢外的墙壁上,用手摸了摸额头,似乎有些发烫,
“在和客户喝酒,有些多了。”
他刚刚回国就空降成了盛业地产的执行总裁。
面对着周围满满的质疑声,他急需尽快做出些业绩来立威。
可是那些商场上的老狐狸知道他急,便越发想着法子的拿捏他。
生意不能不做,就故意拖延时间,
必须要他一家一家的亲自来谈才行。
今天这已经是第二场酒局,不知不觉就喝得有些多了。
“在哪,我现在去接你。”
黎循皱了皱眉。
这群老色批,没几个好东西。
不过是看裴玉长得好,性子又柔,想要玩那些把人灌醉了动手动脚的把戏。
“不用。”
“我已经叫了小杰来。”
裴玉微微仰起头,直感觉有些天旋地转,按照他平时的酒量远远不至于如此。
不知是不是酒的问题?
反正是真的不能再喝了……
“小杰?”
黎循先是懵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是蓝夜的那个mb,
“你们都开始私下联系了?”
“打算包养他?”
“包养?”
裴玉的脑袋转得有点慢,答非所问道,“也是……”
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上次小杰一早不辞而别,当天晚上他就不放心的跑去了蓝夜,以为是他要和自己断了的意思。
结果一个人厚着脸皮等到小杰,才知道只是店里有急事。
至于是什么急事,小杰没说,他也不想问。
万一问出来是有人点他出台,恶心的就是自己,还不如直接装聋作哑。
裴玉不敢直说来意,便借口要了小杰的私人电话,还非常“金主”的告诉他:
“以后就不要通过店里了,他们还要抽你的成,我不会亏待你的。”
裴玉不知道,一般的mb是不敢这样做的,如果被店里知道私下交易就会被开除。
他只记得小杰很开心。
还在蓝夜大厅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了他一个吻。
他那么高兴,大概是因为可以多挣些钱吧??
裴玉蓦地红了脸。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落荒而逃似的离开了蓝夜。
小杰的确是一只尽职尽责的“鸭子”,不但随叫随到,还偶尔跨界给他当当司机、保镖兼厨师,就连那方面也越发和谐了。
他每次都会给钱,小杰也不客气的照单全收。
可是他给得再多,也没法避免小杰去接待别人。
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想到直接包养他呢?!
“什么也是?”
“喂?裴玉!”
黎循更懵了。
男人说完一个“也是”之后就再没了动静,只得又喊了他几声。
裴玉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却忽然听见小杰的电话也同时打了进来,便毫不犹豫的切断了黎循的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裴哥哥,我已经到酒店停车场了。”
“你在那个房间,我上去接你。”
裴玉“嗯”了一声,报了房间号给他。
随后又忍不住嘱咐道:“你不用着急,我还要去和客户打个招呼。”
“好。”
小杰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裴玉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
直到挂断电话,才想起给一头雾水的黎循发消息:
“刚才小杰打电话,就挂了。”
“明天我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黎循把手机丢在桌上,有些无奈的扶了扶额,冷哼道:
“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
“不对。”
“有异性没人性……”
“也不对。”
“重色轻友……”
“对,就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
黎少桀高高大大的身影往包厢门口一站,满脸都是煞气。
里边的老狐狸们立刻就换了张脸,一个个客客气气在合同上签了字,看着裴玉脚步踉跄的告辞离开。
“怎么喝成这样?”
黎少桀架着裴玉走进电梯,紧锁着眉心问道,“他们故意灌你?”
“没有。”
裴玉迷离着双眼,猫似的直往黎少桀怀里蹭。
冷白的皮肤上染着酡红,满身满脸的酒气。
“今天中午刚喝了一场,晚上就有些多了。”
“以后少喝点,小心喝坏了身体。”
黎少桀心疼的叹了口气,将揽着他的手臂又收紧一些。
穷人的柴米油盐,富人的利益风险,哪怕做了高官也一样是天外有天。
这个世界上,又哪有人能活得容易?
眼前红色的数字闪了闪,电梯门缓缓打开,璀璨的灯光从头顶照射下来。
黎少桀看了看醉眼朦胧的裴玉,又看了看人来人往的酒店大堂,竟毫不顾忌的直接将人抱起,向着金光闪耀的旋转门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