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是霸总吗?怎么又被保镖亲哭了 > 第90章 病成这样,还试个屁

我的书架

第90章 病成这样,还试个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高峰还没完全过去,车子在繁华的街市上走走停停。
裴玉歪着头靠坐在副座上,像只乖巧又慵懒的猫。
他微眯着眼,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黎少桀帅气的侧脸。
男人纯黑色的衬衫半敞着,露出两段锁骨和修长的脖颈,再往上,是线条优美的下颌线,薄唇微微开启,看着就很好亲的样子。
裴玉咽了咽口水,忽然有点渴。
原本烧在心里的火也开始向周身蔓延,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就像是被他融化了一样。
“到了。”
黎少桀把车停在地下车库,转到裴玉这边打开了车门。
裴玉头晕得厉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黎少桀轻松抱了出来,还顺便踢上了车门。
“唔……”
他不自觉的闷哼了一声,下意识的缠上了黎少桀的脖子。
男人身上熟悉的冷香随着火热的气息传递过来,一种难以启齿的焦躁立刻直冲脑海。
那声轻哼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
黎少桀黑黢黢的眸子沉了沉,就连呼吸都加快了几分。
明明是最顶级的电梯,却仍然觉得速度太慢。
红色灯光闪了几下,黎少桀已经大步穿过走廊,来到了裴玉的房门外。
“开门。”
黎少桀抱着裴玉站在门前,染着情*的嗓音暗哑撩人。
裴玉反应了一下,才慢吞吞的把手指贴在指纹锁上。
房门的“滴滴”声还没有结束,他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已经被黎少桀甩到了床上。
“想了?”
黎少桀胡乱扯掉衬衫,直接*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裴玉晕满绯红的脸。
裴玉也扬着脸看他,那一身结实的肌肉杀气腾腾的从头顶压迫下来,心跳瞬间快得就要蹦出胸膛了。
“抱我,快点。”
他抬起双蹆,缠上黎少桀的腰。
殷红的唇低低的*息着,就像在诱人采撷一般。
黎少桀听话的向他贴靠过来。
裴玉呼出来的热气不断从颈侧划过,空气中仿佛都带了细微的电流,令他一阵头皮发麻。
“求我。”
黎少桀故意磨他。
随手拨开裴玉的腰带,手指沿着衣摆下缘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纽扣,直到整个胸膛都呈现在自己眼前。
冷白的肤色,流畅的线条,火一样的触感从指尖传递过来,黎少桀却微微一愣。
“求你,小杰。”
“我好难受……”
被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直击心脏,裴玉立刻就受不了了。
他抬起双手去勾黎少桀的脖子,半睁着的双眼里湿漉漉的,看着有些可怜。
“……”
黎少桀却在下一刻猛地撑起身体,紧跟着,一只大手就覆在了裴玉的额头上。
半晌,才迎着裴玉疑惑的目光叹了口气道:
“能不难受吗?你发烧了啊。”
温暖的怀抱突然没了,微凉的空气吹得裴玉打了一个激灵。
他下意识的拉住黎少桀的胳膊,脑袋里晕晕乎乎的,嘴上却在不满的胡乱嘟囔着:
“发晴呢,发什么烧……”
“……”
黎少桀无奈的捏了捏他的脸,“体温计和药在哪?”
裴玉却按住他的手,一边用脸颊蹭他的掌心,一边勾着眼看他。
就像没听见他的问话一样:
“听说……发烧的时候……”
“你要不要试试~”
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烧得迷糊了?
平日里腼腆羞涩的小猫突然多了几分傲娇,本能的诱惑着眼前的男人。
黎少桀被撩得心脏狂跳,可是看着裴玉烧得全身滚烫的模样,他又怎么下得去手?
“躺好。”
“你都病成这样了,还试个屁。”
黎少桀抽回手臂,将他重新安顿在床上,故意按着他的肩膀挑眉道,
“万一传染给我怎么办??”
“???”
裴玉脑袋一懵。
怔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黎少桀话里的意思。
原本就湿漉漉的眸子立刻就有泪水开始打转,满眼都是委屈。
“逗你的。”
黎少桀笑着俯下身,跟他来了一个缠绵的亲吻。
随后还恋恋不舍得舔了舔裴玉嫣红的唇瓣,呢喃道:
“我倒是情愿你能把病气全部过给我,你这小身板太不禁折腾了。”
话落,便拉过旁边的鹅绒被给裴玉盖好,拍了拍他的手背说:
“我先去给你煮点粥垫垫,然后把药吃了,好好睡一觉。”
“下次,连本带息的一齐补给你。”
裴玉脑袋里昏昏沉沉的,虽然对着黎少桀点了点头,却完全反应不过来他说了些什么,只是安静的看着他转身离开。
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周围也恢复了寂静。
他就这么看着看着,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裴玉再次醒来时,黎少桀就靠坐在他身边打着瞌睡。
他一动,那人就醒了。
“几点了……”
裴玉茫然的看着黎少桀,嗓音有些嘶哑。

头发里湿乎乎的,身上却没有那种粘腻的感觉,大概是男人给他擦过了吧?
“三点多。”
温暖的掌心再次覆了过来,“没事了,这药还挺管用的。”
“什么药?”
裴玉完全不记得他吃过什么药,不过这会确实清醒了不少,身上那种酸软的感觉也减轻了许多。
“感冒冲剂。”
黎少桀下意识的吧嗒嘴,有些不满道,“还买什么无糖型的,那么苦。”
男人说完,裴玉才感觉到嘴里果然还残留着一点苦味。
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蓦地就红了脸。
“出了那么多汗,先喝点水润润。”
黎少桀倒了一杯温水送到他手中,又趿拉着拖鞋向厨房走去,
“粥还在汤煲里温着,我给你盛点。”
裴玉半靠在床头,手里捧着玻璃杯。
透过氤氲的雾气看着黎少桀转身离去的背影,忽然鼻尖一酸,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悄然漫过心头。
温暖,感动,又陌生。
“尝尝我做的鸡肉青菜粥。”
黎少桀端着一个白瓷小碗走了回来,沿路都在飘着热腾腾的米香。
裴玉连忙放下水杯伸手去接。
黎少桀却没给他,而是直接坐到了床旁:
“烫手,我喂你。”
“我自己来。”
裴玉依旧摇了摇头。
他只是感冒而已,又不是残废了,实在不习惯让别人来喂自己吃饭。
黎少桀却故意把手里的碗拿开,还在他凑过来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威胁道:
“再不张嘴,我可就用嘴喂你了。”
“就像那碗药似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