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从井中捞起万历开始 > 第二章:我给你看个宝贝(求收藏,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二章:我给你看个宝贝(求收藏,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川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将冯保与姚旷密谋的那段录像给朱翊钧看了起来。

  朱翊钧黯然垂下眼帘,“冯大伴,居然要利用朕!”

  他怎么可以利用朕?不!他怎么可以欺骗朕!

  朱翊钧从小到大在冯保那感觉到的,是冯保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爱。

  虽说冯保是个下人,但在朱翊钧的心里,却在心中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自己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父皇仙逝的那天,是冯保陪了自己整整一夜,哽咽着安慰自己:“太子爷,生死乃天命,莫要难过了。您肩上还有先帝给的担子,只要将江山治理好,老臣想先帝九泉之下,亦能开怀!”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偏朕!”朱翊钧眸子里蓄满了泪水,“他为什么不跟朕说!只要他说,朕还能不依他吗?”

  秦川从朱翊钧话中听出了他对冯保的依赖,叹了口气说道:“权力使人陶醉!对权位的追求可以让他们不择手段。”

  “当真是天家无恩情吗?”朱翊钧喊出了被无数皇帝口口相传的名言。

  “那你打算怎么做?”

  “自然是告诉母后娘娘。”

  秦川一拍脑门,你咋就是个妈宝男呢?

  秦川神情不悦“你在好好琢磨琢磨。”

  朱翊钧试探着问道:“那告诉陈太后娘娘?”

  秦川这回直接把手拍在了朱翊钧脑门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的选项中就只有这两个女人吗?”

  秦川怜悯地望着朱翊钧,这二货徒弟注定成不了海王。

  “师傅,从来就没有人教过我如何处理这些事情。”朱翊钧表示这题超纲了。

  “那你的那帮帝师都教你什么了?”秦川有些无语地问。

  “为君者的德行!”

  秦川神色顿时猛沉,张居正的目的不言而喻了,文官们现在只是需要一个毫无主见的皇帝,一个执行他们意愿的工具。

  工具是不配有思想的!

  这可不行,如果还按原来的轨迹走,等张居正把万历按在地上摩擦十年后,大明朝堂已经不是万历可以玩的转的了。

  “你给我听好了,张居正教不了帝王心术的由我来教,张居正不敢做的事情由我做,张居正不敢管的事由我管。总之一句话,张居正管得了的我要管,张居正管不了的我更要管。你听的清不清楚!”

  偌大的寝宫中,一片静默,只有秦川喘息的声音。朱翊钧满脸惊叹,随后拼命鼓掌。

  “那师傅徒儿现在应该怎么去做?”朱翊钧觉得自己快要成师傅的迷弟了。

  “那为师先问你,这内廷谁的官最大。”

  “孟冲,他是司礼监掌印太监。”

  “老二是谁?”

  “冯大.....”朱翊钧说到这,顿了一下“冯保,他是司礼监秉笔兼东厂提督太监。”

  目的达成!秦川很开心。要想改变历史,先得改变万历对原有人物的看法。毕竟人家有感情基础,而自己更像是横刀夺爱。

  “老三呢?”

  “张鲸、张勋他们,因为他们都是秉笔太监,再次一点便是像张伴伴一样的管事太监。”

  “那你知道他们中间谁的矛盾最激烈?”

  “孟冲与冯大伴。”

  “为什么?”

  “司礼监掌印太监一职,按理来说是非冯保莫属,即便不是冯保,也轮不到掌尚膳监的孟冲。但由于高拱的推荐才得以当上的。”

  “所以呢?”

  朱翊钧灵光一闪,恍然大悟道:“冯保恨高先生与孟冲,但是因为高先生是内阁首辅,冯保没办法扳倒他。所以他才联合张先生。”

  秦川笑的很开心,这徒儿不算太笨。

  秦川摸了摸朱翊钧的龙头,柔声问道,“那你知道,为什么张居正要帮冯保?”

  秦川说完,便凝视着朱翊钧,沉默不语。

  见朱翊钧眉头紧锁,秦川想了想,这问题对现在的朱翊钧似乎有些难,便提醒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无非‘利益’二字。”

  “我明白了!”过了好一会儿,朱翊钧才激动的拍了小手,急切地说道,“张居正帮冯保,是为了让高拱与冯保相争,他反而能从中渔利!”

  “继续说。”

  “若是张居正与冯保联合驱逐了高拱,那么他们二人一个可以成为内阁首辅,一个可以成为司礼监掌印太监,这是双赢的局面。”

  “那你可知道,这样的局面谁是最大的受害者?”

  “自然是高拱.....”

  秦川不待朱翊钧说完,便打断他的话,“错了,最大的受害者是你呀。”

  朱翊钧一脸迷茫的望着秦川,这话从何说起?

  “他二人一个是外相,一个是内相,再加上不久之后你妈就要来陪读了,你觉得你这个皇帝的说的话,能出的了这个紫禁城吗?”

  秦川这话让朱翊钧整个人身子僵住,屏住了呼吸。

  “那我应该怎么办?师傅帮帮我!”朱翊钧可怜兮兮的望着秦川。

  “将计就计,趁机罢免了孟冲,把这掌印的位置留给自己的人。然后从冯保手中收回东厂,让他继续担任秉笔太监。至于高拱与张居正各大五十大板,让他们继续斗下去。”

  “我还要继续用冯保?”朱翊钧觉得不可思议,“师傅,我感觉我现在看到冯保他们都觉得恶心。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一来是为了利用他来给张居正打倒高拱希望,二来是提醒你提拔上来的人他们背后还有个随时会复位的人。”

  秦川看着朱翊钧脸上的神色,心里产生了一丝丝的不忍与惆怅。叹了口气。

  “你能当上皇帝纯粹是因为你身体里流淌着朱家血脉,但这不代表着你适合这个位置。若是真的想成为如你们朱家太祖一样的人物,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朱翊钧抬起茫然的脸蛋,良久,才掀开被子,下床,对着秦川深深做了一个揖。

  “请师傅教我!”

  秦川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尽是肃穆的神情,“那为师就来教你帝王之道!帝王之道,首在平衡!”

  秦川说道:“无论是哪朝哪代,这朝堂之上都避免不了大臣们拉帮结派。那么帝王要做的就是平衡他们,不至于让们其中的某一个党派一家独大,将其他的党派排挤的没有安身之所。”

  朱翊钧不解问“可若是朝堂党派太多,不是会让朝廷陷入党争当中,影响朝堂的正常运转吗?”

  不亏是我的徒弟,脑瓜子跟我一样灵光,可惜没有我帅,池塘里的鱼也没有我多。

  “这是你以后要学的,你可以暂时在心中思考。我们接着说平衡。”

  “现在大明朝堂之上,高拱一党独大,那你就培养张居正一党,来制约他们。”

  “可若是高拱一倒,这朝堂便是张居正说了算了。所以我们要在高拱倒台之前培养出可以抗衡张居正的党派。若是没有,就直接在高拱倒台的时候,借机将张居正的势力削减。”

  “总之,朝堂可以有党派,但是党派的声音不能掩盖住皇权。”

  朱翊钧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问道:“师傅,既然高、张两人斗法是为了获取更大的权力,他们联合六部不是来的更加直接,为什么要联合孟冲与冯保呢?”

  要解答朱翊钧这个问题,首先的要理解明朝朝堂的运行模式,首先六部大臣向皇帝递上“奏章“,在有阁臣做出“票拟“送与皇帝,最后在有皇帝做出“批红“,在送交到大臣手中。

  “你如今还是个孩子,你手中的“批红“是在司礼监那帮太监的指导下完成。”

  “换句话说高拱与张居正谁能把站在自己这边的太监送上司礼监掌印之位,那么他们只需要将自己的意见授意他人,写成奏章,再由自己“票拟“赞同,最后借你的口说出他们的话。说句‘挟天子以令诸侯’也不为过!”

  朱翊钧顿时把双眼瞪得贼大一阵骇然,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长大吧,骚年!”秦川拍了拍朱翊钧肩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