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从井中捞起万历开始 > 第七章:天地不仁(求推荐,求收藏)

我的书架

第七章:天地不仁(求推荐,求收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川看着沉默不语朱翊钧问道:“听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这句话吗?”

  朱翊钧点了点头。

  秦川又开口问道:“那在你心中你可知道皇帝是什么吗?”

  朱翊钧摇了摇头,“皇帝”二字不曾在朱翊钧脑中生根,皇帝的权威他也很少想过。

  “皇帝即天下”秦川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皇帝就是站在这个世界食物链最顶端地存在,这天下的芸芸众生都是它盘中的食物,任其鱼肉。”

  朱翊钧直瞪瞪地看着秦川的脸,脸上露出怎么也抓不住要领的神情。

  不过有一点他还是明白的,师傅这是让他要心狠手辣。但这不是暴君才做的行径吗?师傅要把我培养成一个暴君?

  “师傅,书上不是说‘为君者止于仁’吗?”朱翊钧吸了一口冷气,茫然失措地接着说道:“张居正也曾教导朕,为君者应当爱民如子,与官同乐,方能天下大治,四海升平,方不失为一个明君。”

  秦川听完,有些心疼的望着朱翊钧,看吧,被那些文官忽悠瘸了吧。

  “这些是为君之道,跟帝王是什么有一毛钱关系吗?”秦川觉得是时候给他洗洗脑了,不然迟早要被那帮文官带进沟里去,“你当个皇帝,连皇帝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觉得谈其他的还有意义吗?”

  “去把冯保找来,我在这空讲你也领悟不到。”秦川想了想,还是现场教学来的印象深刻。

  不过时,只听殿外一声“司礼监掌印太监冯保见驾”,就见冯宝碎步走入。

  冯保进得殿来,远远就跪倒了。朱翊钧等他参拜礼结束,叫他平身说道:“朕听说,大伴精通书画,今日朕画了一幅山水画,想让大伴给朕看看。”

  说完,朱翊钧对着张维说道:“把画拿给大伴瞧瞧。”

  殿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冯保无声的看着面前宣纸上画的愤怒的小鸟。

  这画的是什么啊?简直不堪入目。冯保在心底给出了评价。

  “如何?”朱翊钧恬不知耻的说道:“朕觉得,朕的画工和张择端相去不远了。”

  是相去甚远吧,陛下!冯保在心底疯狂吐槽,嘴上却说道:“老臣也是这样认为的。”

  “朕听说你这里收藏了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拿来给朕观摩观摩。”

  朱翊钧看着冯保满脸的肉疼,故作不悦的问道:“怎么,大伴不愿意?”

  冯宝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说道:“老臣绝无此意,老臣身上穿的、嘴里吃的、平时用的,都是皇爷所赐。老臣的一切都是陛下的。”

  朱翊钧满意的点了点头,话锋一转“关于徐爵,大伴你没什么要跟朕说的吗?”

  秦川此时提出来,目的只有一个:提醒冯保,朱翊钧不是瞎子,他能看的见。更是要冯保知道你只是皇家的一条看门狗,就老老实实的当看门狗,别总想着吃里扒外。

  冯宝脸上的汗水滚滚落下,将头叩在地上上,咚咚作响,额头都叩出血来了,大声回道:“老臣死罪!”

  “既然知罪,就给朕杖毙了他!”

  冯宝嘴唇有点颤抖,想说什么,可又咽了下去。

  “老臣这就去办。”冯宝想躬身退去。

  朱翊钧却突然发话:“大伴,先别急着走,朕听说你还有个弟弟?”

  冯保吃惊的望着朱翊钧,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只得硬着头皮回道:“回皇爷,老臣确有一个弟弟。”

  朱翊钧听完点了点头,“那就让他去中军都督府做个都督吧。”

  “老臣叩谢皇爷隆恩!”冯保脸上一扫忧愁,喜笑颜开。这波不亏,我还小赚。

  虽然自土木之变以后,五军都督府职权日益衰微,但有都督这个名头,自己有的是办法将它变成世职,那我冯家也能一跃成为大明的勋贵世家了,也不枉自己下半身挨得这一刀了。

  朱翊钧这才挥挥手:“大伴走吧,朕这回真的要睡了。”

  “你明白了吗?”待冯宝走后,秦川问道。

  “师傅这是在打一个巴掌,然后给一个甜枣。”朱翊钧觉得自己悟道了精髓,仰头骄傲的对秦川说道。

  “啪!”朱翊钧的话,气的秦川直接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后脑上。

  “我这是在告诉你皇帝的权力有多大,从你嘴里你说出的每句话,每个字,都能够决定一个人的性命、财富和权力,甚至是能决定大明江山未来的走向。”

  “你还不明白吗?无论是贵为大明首辅的高拱,还是内廷一手遮天的冯宝,在皇权面前,不过都是朽木大厦,不堪一击。是死是活,全凭你口中说出什么话来。”

  “所以,以后你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不需要在怀着任何的畏惧,该心存敬畏的是他们。”

  “现在你明白我开头说的那句话了吧。你是天子,你是圣人,你可以无视这世间的一切。”

  “我明白了,师傅。”朱翊钧重重地点了点头。

  文华殿布置得跟朝会相仿,当然这得益于喜欢修仙的嘉靖皇帝。

  殿内正中设有龙椅,龙椅前列有香亭熏炉,烟雾袅袅,满殿幽香。

  龙椅台阶之下,左边立着的是大明的文官,右边,依旧还是大明的文官。没办法,派王振王公公所赐,大明的武将已经没得地位了。

  龙椅上坐着的是朱翊钧,此刻他那明亮的双眸中,充斥着阴沉和愤怒,严肃的神态,使下方的大臣们都低下了头,唯恐自己引来了皇帝的怒火。

  曹金全家被灭门了!韩楫全家也被灭门了!

  第二日,小道消息如同插上了翅膀一般,在极短的时间内,就飞遍了京师的大街小巷。

  才有了今日文华殿内的这一幕。

  所有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望着高拱,似乎在说‘你这也太狠毒了吧。朝堂输了全家被杀那是技不如人,可你这算怎么回事?你没家人吗?’

  高拱则是回给他们一个看待白痴的神情,‘你觉得老夫和你们一样蠢吗?’

  当高拱的目光接触到冯保的时候,两位大佬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丝微笑。‘合作愉快,下次杀你的时候,给你留个全尸。’

  “岂有此理,简直无法无天。”朱翊钧怒道,“刑部,给朕彻查下去。”

  “臣遵旨。”刑部尚书王之诰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