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从井中捞起万历开始 > 第二十三章:练兵?练将?(一更没啥难度)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练兵?练将?(一更没啥难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朱翊钧笑了笑,“你倒是不居功自傲,足见真性情。边关有你这等武将镇守,朕就放心了。”

  马芳心头一热,泪水夺眶而出,跪谢道:“末将受陛下重用,感恩在怀,心怀以身许国之志,就是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

  朱翊钧沉着脸,故作不悦地说道:“杀敌可以,死就算了,朕不允许!朕还要委以爱卿重任呢!”

  “皇上……末将……”

  朱翊钧看似训斥实则爱护的话,立马戳中马芳的心窝,他离座翻身跪倒在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朱翊钧亲自扶起马芳,有些歉意地说道:“其实是朕有愧于你们,朕知道你们边关将士的生活,饷不足养家,甲不足护身,兵不足杀敌,训不足征战,残不足抚恤。。。。。。”

  马芳惊悸不安,赶忙说道:“陛下圣明。但这些过错,罪在贪墨恶吏。陛下自登基以来,焦劳日甚,末将等耳闻目睹。还望陛下莫要自责。”

  朱翊钧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朕听说爱卿小时候被蒙古鞑靼部落掳走?”

  马芳点了点,“是的,陛下。”

  朱翊钧叹了口气,“太祖曾高举着日月王旗,向天下汉人奋力高喊‘驱逐鞑虏’,率领着天下一切残存的汉人,向北元发动了猛攻,他们一路向北奔跑,越过了失落三百多年的黄河,抵达了沦陷五百多年的长城,最后一举击毁了元大都,再次恢复了汉人河山。”

  “到了成祖皇帝时期更是频频开关出征,大明将士骑着马、带着刀、穿过长城、越过草原,饮下过斡难河的血水,扫荡了全漠北。成祖兵锋所指,有我无敌。”

  “二祖的万丈光芒,犹如天上的炎炎烈日,让人不敢逼视。”

  朱翊钧满面得意,与有荣焉。可是转眼间脸上露出愁苦惆怅的神色,“可如今形势攻守易形,蒙古诸部,频频犯我边境,以至边疆沦陷,边民涂炭。朕每每念此,都心痛如绞。”

  马芳见朱翊钧如此作态,吐口而出:“北方战事已有百余年,根深蒂固,积重难返,并非可轻易了结。而今陛下留心封疆,宵衣旰食,正是臣子枕戈待旦之时,还望陛下宽心。”

  朱翊钧望着马芳说道:“爱卿心中可有克敌计策?若有可与朕说来。”

  马芳闷头想了会儿:“克掳之道,重在以快致块,料敌先发,敌欲动我先动,以我火器骑射之长,克敌弓弩骑射之短,重创敌于塞上,方为制胜之法。”

  “细细说来!”

  马芳娓娓道来:“鞑子有三点我大明无法比拟,一为蒙古军“天生骑射,弓马娴熟“,二为“来去迅即,顾此失彼“。三为“居无定所,进退自由“。”

  “故而想要平定蒙古,必须以骑致骑。如今我大明与蒙古诸部和议成功,末将认为至少五年内不会有大规模的战乱。陛下可以借此机会训练出一只十万人的铁骑,足以踏平蒙古。”

  “好”朱翊钧一挥袍袖站起:“爱卿与朕想到一起去了。朕这次调你入京就是想让你替朕整顿三大营。”

  三大营即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在永乐朝成型。但是正统十四年发生的土木堡战役,不仅让明英宗朱祁镇被俘虏,而且把三大营丢得一干二净。

  于少保为了北京保卫战设置了团营,历经百余年,直至嘉靖二十九年庚成之变,团营不堪一击最终废止,后不再复设,团营士兵重回三大营旧制。

  朱翊钧突然笑眯眯地对马芳说道:“爱卿,朕准备征调你进入五军都督府,担任右都督,加封太子太保。你可有信心替朕打造出一支不弱于成祖时期的三大营?”

  什么叫一步登天,这就是了!

  至今还不明白皇帝为何对自己如此垂青的马芳,再次被朱翊钧的话炸得晕乎乎的,一时都不知如何作答。

  “末将有信心,只是怕京师勋贵们不把末将放在眼里。”片刻之后,马芳沉声回道。

  大明朝人尽皆知,三大营是明朝勋贵们的最后一方乐土。他们岂能这么容易吐出来?

  朱翊钧马上接道:“朕自有处置,不会让爱卿你树怨,爱卿只管替朕练兵就是了。”

  马芳正准备派谢,只听朱翊钧说道:“古语有言‘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所以朕决定成立教武堂。”

  马芳问道:“陛下准备兵和将一起练?”

  朱翊钧点了点头,真诚的发问:“何谓练兵?何谓练将?”

  “练兵者,主要练其胆量,取良家子弟,三天一操,五天一练,三年之内,可成精兵。练将者,主要练其眼界,取精兵中的优异之材,传之兵法策略,十年之内,可成良将。”

  朱翊钧点了点头,这话说得很中肯,所谓的兵,就是普通士卒,古代不像现代,普通士兵待遇并不好,更不可能每天操练。

  哪只明军倘若能做到三天一操,五天一练,那绝对是明军精锐中的精锐了。倘若统军将领再给力点,练出个张家军、李家军之类的,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所谓的练将,就是培养中、下层军官。教授他们,策略、弓马、器械、火药、车阵、天文、地理,诸如此类,使得他们可以统领士兵。

  朱翊钧想了想,开口问道:“若是朕要练一军统帅呢?”

  马芳笑着回道:“回陛下,一军统帅,诸如巡抚、总督等,都是文官出身,练是练不出来的,陛下取文官中知兵事者任之即可。”

  听完秦川一怔,太监王振当真是改写了大明朝的历史,让武将从此成为了文官们低三下四的跟班。

  “至于总兵官、副总兵、参将、游击将军、守备、把总等实际统兵官,即无品级,也无定员。总镇一方者为镇守,独镇一路者为分守,各守一城一堡者为守备,与主将同守一城者为协守。又有提督、提调、巡视、备御、领班等,皆是不可练之辈,只能从有战功的世袭勋贵中挑选任用。”

  马芳说完,含情脉脉地看着朱翊钧,希望他可以明白自己的潜台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