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张八道图 > 第十八章 石肤术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石肤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手里的《土遁术》,周全想了想,分析再多也没用,直接尝试一下不就好了。

  翻看土遁术,周全发现,这术法的修炼,真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这土遁术可不是简单的火球术,需要熟悉不少法印和细节。

  最基础的,想要修炼土遁术,需要先学会一门低级术法:石肤术。

  土遁术,是把自身转化成土石元素,进行遁地,学习石肤术也算是循序渐进。

  当然,你要是非要直接学习土遁术,也不是不可以,但这无疑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人家有比较简单的分步解题步骤,你非要一步到位,难道别人都是傻子吗,非要分步计算。

  周全倒是没觉得自己有多天才,就算是有些天赋,也是“八道图”赋予的,自己还是先学习石肤术好一点。

  其实,周全也没有什么压力,土遁术能学会,自然是好事,学不会也没关系,就算自己只学会了石肤术,也是不亏的,反正自己的主要目的,是提升术道修炼的进度。

  沉寂、厚重、坚固……周全认真感受土石之力的特点,发现土石之力果然比冰火之力要难一些。

  不过,正如他推测的那样,自己修炼土石之力,也还算顺利,没有太多阻碍。

  周全有些开心,如此以来,自己学会土遁术,也不是不可能。

  很快,周全就发现自己错了,别说土遁术了,这石肤术都不简单。

  能够修炼土石之力没错,但这不代表你可以马上学会石肤术,土石之力只是基础,想要学会石肤术,还需要学习法印、特殊的控制法等等很多东西。

  不像火球术,把火之力凝聚到手心就可以。

  石肤术需要把皮肤转化为土石元素,这可比火球术难多了,甚至在所有低级术法中,也算得上比较难的。

  周全也是该犟脾气,越是难,他就越想成功。

  这一修炼起来,直接就忘了时间,中午饭都没吃,一直修炼到了晚上六七点。

  藏书馆的管理员有些无奈,这都到了下班的点了,那小子居然还在修炼。

  毕竟是会长的徒弟,自己也不好去打断。

  这时候,钟阳来到了藏书馆。

  管理员正准备上前打招呼,钟阳直接抬手阻止了。

  他站在一个书架旁边,朝着周全所在的那个隔间看过去。

  “居然真的在里面修炼……”钟阳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他嘿嘿一笑,对管理员说道:“别打断他,他什么时候走,你就等到什么时候。”

  钟阳往外走,内心已经乐开了花,这次算是捡到了宝贝。

  只是筑基期,就能修炼土遁术?听都没听说过啊。

  当然,他还没有修炼成功,但是,根据刚才的观察,他确实已经在修炼了,不管成不成,都是个妖孽了。

  就算最后没有修成土遁术,只学会了石肤术,也算得上天才了。

  毕竟,这小子才筑基期啊。

  能够施展火球术,就已经令人吃惊了,要是真的学会了石肤术,那可真就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了。

  其实钟阳也不觉得,周全在这个阶段就能够学会土遁术,能够学会石肤术,就已经非常吓人了。

  ……

  咕噜,周全的肚子发出一阵叫唤。

  他停下了修炼,一阵眩晕感袭来。

  虽然他大多时间在看书,和分析其中的原理,凝聚土石之力的时间不多,但这一天下来,他的灵力和精神力也几乎见底了,甚至体力都有些不支,毕竟是一直没有吃饭。

  周全叹了一口气,别说这土遁术了,就算是石肤术,也不是一两天能够学会的。

  不过,这一天的时间,也不是没有收获,按照石肤术的法印,他已经能大概模仿一下。

  虽然还不能完全施展石肤术,但皮肤已经有了紧绷和发硬的感觉,这说明是有进步的。

  而且,“八道图”中术道也有了进展,不再是停滞不前,这是让他最开心的。

  周全缓了缓神,从隔间走了出来。

  不知不觉,就已经晚上九点了,管理员都已经坐在一旁开始打盹了。

  跟人家道了声谢,周全便离开了。

  打车回到家之后,简单吃了一些东西,他倒头就睡,实在有些太累了。

  第二天,周全再次来到藏书馆,继续学习石肤术。

  至于学院的事情,有钟阳这个老师,还担心什么,一句话的事情。

  在学院也学不到什么东西,还不如在藏书馆泡着呢。

  一连一个星期,周全都泡在藏书馆,学习石肤术,现在,石肤术也算是学到了一点皮毛。

  周全也不知道这算什么速度,自己觉得有些慢,钟阳还不知道周全的进度,要是让钟阳知道,非得惊掉大牙。

  别说你一个筑基期了,就算是正常的入道期,一个星期就初步掌握了石肤术,也是绝对的天才了。

  周全打算歇一天,去学校露个面,怎么说也是学院的学生,虽然有钟阳帮自己请假,但还是露个面好一些。

  到了学院,许多人看他的眼神,又发生了变化,他拜钟阳为师的事情,应该有不少人知道了。

  这件事情瞒不住,也没必要瞒,他也跟何翼虎说过。

  “老周,你这些天去干嘛了,怎么没来学院?”看到周全之后,何翼虎问道。

  “去术道协会学习了,在哪不是学习,又不是非得在学院才能修炼。”周全说道。

  何翼虎看着周全,露出一副怪异的表情,“啧啧啧,还真是一步登天了啊,现在旷课都这么理直气壮了。”

  周全瞥了何翼虎一眼,说道:“你小子别在这阴阳怪气。”

  “哈哈,开个玩笑,你有啥好处,记着我虎子就行了。”

  周全没搭理他,何翼虎跟自己关系是很好,但自己也不能把钟阳给自己的丹药给他啊,那也太那什么了。

  放学后,周全碰到了钟瑶,钟瑶皱着眉头问道:“听说你这几天一直在术道协会?躲着我?”

  “嗯……额,不是不是,这不是去藏书馆学习吗,没有躲着你。”想起那天钟瑶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周全还有些后怕。

  “哼,怎么着,现在不缺钱,不缺丹药了,也懒得帮我修炼了是吗?”钟瑶问道。

  周全有些尴尬,“哈哈,这不是最近修炼有些紧张,每天都很晚才从术道协会回来……”

  “算了算了,用不着你,反正我现在也摸到了门道,没有你也一样修炼。”

  周全挠了挠头,说:“那个,你用透支精神力的办法修炼,还是要谨慎一些,不要太激进,免得出问题。”

  “我知道,我又不傻,对了,有一件事情跟你说,明天不是周末吗,有一个宴会,我需要一个同伴,你跟我一起去吧。”钟瑶说道。

  “晚宴?”周全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我就不去了吧,我还要修炼呢,你没有别的朋友吗?”

  “我是在跟你商量吗,按照辈分,现在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姐,没毛病吧,我让你陪我参加一个宴会,你都推三阻四?”钟瑶有些不开心。

  周全愣了一下,还真是,按照辈分,自己还真得叫人家师姐。

  要说朋友,钟瑶可能还真没有什么朋友。

  她平时高冷得很,很少跟同学搞关系,当然,她肯定认识不少富家子弟,但要说真正的朋友,恐怕还真没有,反正这么些天,周全是没有发现她跟什么人关系比较好。

  自己陪她参加宴会,说起来也合情合理,毕竟也算是同门师姐弟。

  既然钟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周全自然也不好再拒绝,“那好吧,明天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五点,到时候你……算了,到时候我去接你吧。”钟瑶说。

  周全想了想,说道:“到时候,你直接去术道协会接我吧,我应该还是要去修炼的。”

  “行吧。”

  和钟瑶约定好之后,周全便回家了。

  对于所谓的宴会,周全并不在意,权当是去白吃一顿了。

  第二天,周全再次来到术道协会的藏书馆,继续修炼石肤术,虽然已经掌握了一些皮毛,但还不够,必须要相对精通之后,才能开始土遁术的修炼。

  修炼起来,时间过得总是很快。

  周全散去了术法,胳膊上坚硬的凸起逐渐消失,他喘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想了想,没有继续修炼石肤术。

  精神力和灵力在修炼中都消耗了许多,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好,晚会还要去参加宴会,总不能一副肾虚的模样过去吧。

  他吃下一颗低级凝神丹和一颗低级聚气丹,恢复起来,赶在五点前,把状态恢复一下,也省得给钟瑶丢人。

  梆梆,隔间门外有人敲门,周全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门外的钟瑶。

  不到两个小时的恢复,配合丹药,倒是恢复了七七八八。

  从隔间出来,周全看了看钟瑶,钟瑶穿着一身白色的礼裙,并不奢华,但十分合体,手里拿着一个小手包,头发也简单做了发型,十分有气质。

  周全说道:“真漂亮,走吧。”

  “你就穿这个?”钟瑶问道。

  周全愣了一下,说实话,他根本没把这个宴会当一回事儿,钟瑶也没跟他说今天宴会到底是什么规格的,他就穿了一声寻常的休闲装。

  他站在钟瑶跟前,显得确实太朴素了一些。

  “那个……我都是这样的衣服,而且你也没说穿什么啊。”

  钟瑶拍了拍脑门,有些无奈,这确实不怪周全,他没有参加过这种宴会,自然不知道其中的门道。

  “你这一身,太……太休闲了一点,走,赶紧去买一身吧,这么过去,有些太扎眼。”钟瑶说道。

  “可是,我没太多钱,正装应该比较贵吧……”周全说道。

  “这……跟你师父要啊。”钟瑶说,“算了,我帮你要,说不定还能克扣一点,嘻嘻。”

  周全有些意外,钟瑶顽皮起来,倒是挺可爱的。

  “喂,爸,给我打几万块钱……什么叫又要钱,这次可不是我要的,是你的宝贝徒弟,他跟我去参加宴会,总得买一身像样的衣服吧。”
sitemap